---------------------------------------泽拉斯走后我们还是按照了原计划就地扎营休息,晚上我依然没有很快就睡着。

  我躺在我的帐篷里开始思考今天战斗时所发生的事,我确实看到了我的剑峰染上了冰霜,这到底是为什么,是因为那个时候项链的反应么?

  我握紧了那块小骨头,思考究竟是不是我的错觉才看到它好像发光了。基兰那个老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能穿越我的梦境从而托付实体的东西给我?

  我翻了个身,心想如果今晚还能在梦里见到他,一定要问问这个项链是怎么回事。

  只可惜,一夜无梦。

  接下来的几天都很平淡,每天重复着赶路,扎营的生活,没有遇到过危险。

  我真希望沙漠里的危险就都这样消失了,可自己也知道这不可能,只怕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所以当面前这个蒙面的人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一点都没有觉得意外。

  蒙面人漂浮在半空,头上围着一个紫色的斗篷,我看不到他的相貌,却看到了他的双眼。

  那是一双我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眼睛,如果非要选一个词,便是虚无。

  他似乎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而是与我们交谈。

  “旅人啊,离开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说。“艾卡西亚在召唤,总有一天,这一切都会化作虚无。”

  我听不懂他再说什么,但是无疑是在告诉我们不要再前进了,我不知面前人的来意是好是坏,想着如果是恶人难免又是一场战斗,这沙漠中的所有生物都不容小看。

  “旅人,不要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他这句话似乎是对我说的,我觉得他可能是知道些什么。

  “你是谁。”我皱起了眉头问

  “我是个先知,能够感知到一些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那人说“虚空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人类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艾卡西亚将会统治这个世界。”

  “感谢你的好意。”我冷冷的说“我不知道你所说都是什么意思,但请务必不要阻止我们前进。”

  “我知道你们的目的地。”那人说。“放弃吧,旅人。不会结果的。不要挑战命运的意愿。”

  我的心猛的一沉,不由得心生了一股怒火。“真是多谢这位先知,我们自有选择。”

  “愚蠢,自取灭亡。”那人留下这这句话便消失在了空中。

  那蒙面人的到来并没有带来一战,却给我的心底增添了无数的压力,一路披荆斩棘翻山越岭来到沙漠,眼看就要到达目的地了,却被一个自称先知的人告知一切都是徒劳,还真是讽刺。

  如果索拉卡的计算没有错的话,我应该只剩下一个月多的生命。想到这里就觉得很绝望,我还没回艾欧尼亚找那些人,我还没有解开自己身世的谜团,我还没有享受作为一个人该有的人生。心中的不甘和痛苦又能告诉谁呢。

  路已至此,我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也更加坚定了绝对不能让老牛和亚索陪我进圣坛的决心。

  如果真的有危险,我一个人死去就够了,他们也还有未完成的愿望。

  ---------------------------------------当那个自称先知的男人出现在萨妮娜面前时,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嘴上冷漠的回答,眼神却暴露了她的内心。我和阿利斯塔心知肚明她所承受一切压力,却也无法言说。

  自取灭亡?笑话。那人若真是先知便会明白我们是为了寻找生机才前进,若不走在时光的前面,才真的每一秒都在浪费着自己的生命。

  萨妮娜有着战士的坚毅,却带着一副女人的柔软心肠。而这正是她致命的伤。

  与那远古巫灵一战看似以闹剧收场,却不得让人心生后顾,如若当时那巫灵复原突然再次出手,我三人未必还能抵挡的过。

  我心知这妇人之仁,总有一天会害了她。

  另人不解的是萨妮娜战中的一击为何会突然让那巫灵动弹不得,她为什么一开始没有这样的能力。

  她没有解释,这似乎是她的戒心,是啊。我与她二人素昧平生,只是结伴穿越黄沙,当她成功找到了金字塔的入口,她对我曾经的恩也就报完了。

  已经行进了很多天,应该不远了。

  她所要面对的危险,定会选择自己去承受,我无权干涉,心中却泛起了一丝我不该有的感情,就是担忧。

  是同行的日子让我冰冷已久的心得到救赎,还是想起了曾经在艾欧尼亚有着家的日子,抑或她一开始对我的信任让我迷失了双眼把她当成了真正的同伴,这些都不重要了。

  不易察觉的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有她的路,而我还是要去追寻自己的使命。纵使这样告诉自己,可还是有了一丝失落的感觉。

  离别果然是令人不悦的。

  原来,我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这是来到这里后我第二次感觉脚下沙子里有东西。

  一开始我以为是走在沙子上凹陷进去产生的错觉,后来才隐约注意到黄沙在地面上的走向有时候非常的不自然。

  v更+新最L快=上^x酷匠2网

  比如我正在地上走,脚旁边的沙子突然鼓起了一块又平了下去,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们的脚下爬行。

  这一想法让我联想到了最讨厌的昆虫类,不由得浑身不舒服,再想想如果是能够引起这么大起伏的必定不是小东西,这让我觉得更难受了。

  显然亚索和老牛两个人也感知到了这一点,亚索总是停下来听是否有什么动静,老牛则是不住的往脚下看。但是我们心照不宣的谁都没有说出来,可能大家的心中都希望老天保佑,脚下的东西不要从沙子里钻出来。

  然而天,从来不从人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