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灵的能力使我丝毫无法移动,他便向无力反抗的我发出了蓝色的直线光波,我心说这下完了,却见亚索健步飞到我身前。

  “面对疾风吧。”

  亚索大喝之时剑刃划破面前的空气,突然气流被改变,形成了一道风墙挡住了巫灵的能量。

  如果不是亚索的反应迅速,恐怕现在的我已经变成了灰烬融入这片黄沙。

  U“酷O^匠O网!$正¤版首*S发√~

  几秒后我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却没有躲开,而是直直的冲向了巫灵。

  够了,够了!

  为什么每次都是别人挡在我的身前,为什么我总需要别人来救我,为什么我永远是需要别人帮助的弱者。

  一瞬间屈辱和愤怒涌上了我的脑子,似乎是急于证明自己不是废物的思维控制了我的躯体,我的速度变的比平时快上数倍,剑刃直直的向巫灵砍去。

  在剑刃落下的一瞬间,我仿佛看见脖子上的项链动了一下,然后剑尖竟然出现了隐隐的冰霜,一剑下去,砍中了巫灵的肩膀。

  我惊讶的看到巫灵竟然如同被冰霜冻住了一般,纹丝不动了,但我想这一定如同刚才他给我的攻击一样,是暂时性的。

  “就是现在!阿利!”

  亚索大喊一声,老牛心领神会,野蛮冲撞击飞了面前无法动弹的巫灵,瞬间亚索冲向他,电石火光间只听剑刃不断划破空气的风声,亚索落地的时候巫灵的身体似乎已经开始散落下金属,但是那些能量还紧紧的包围着他。

  他是灵体,是不死的。

  但是在他挣扎的一瞬间,我看到了他胸前那块连着铁链的五角形金属已经裂开了一道缝隙,似乎有能量在从裂缝中流出。

  我没有再多加思考,不顾二人的阻拦,挥剑砍向了巫灵的胸前,一声破碎的巨响,巫灵的整个身躯应声而碎。

  看样子终于是打败了他,我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扔掉武器捂住了肩膀,刚开始被烧伤的地方开始疼痛。

  老牛见状忙走过来,低吼了一声,然后似乎是一种魔力注入了我的身体,我肩上的大片烧伤竟然慢慢愈合了。

  “阿利!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种能力!”我惊讶的问。

  “逃亡的时候俺自己悟的,不过治疗的时间会比较长。”老牛一边还在帮我治疗一边叫来了亚索

  “我没事,你治疗萨妮娜就可以了。”亚索简短的对我们说,而眼睛还是盯着巫灵的方向。“治疗完毕马上咱们马上出发,那个巫灵是不死的。”

  我这才想起他根本不会被杀死,便紧张的看向了他那边。

  只见那巫灵的金属躯体已经碎了,散落一地,他胸前的那块金属被我砍成了两半,还在发出微弱的蓝光,而巫灵的意识似乎还是清楚的,好像碎在地上嘟囔着什么话。

  治疗完毕后我们三个人走向了地上的碎片。

  “哼....想不到今日竟然败在你们三个平凡的生灵手下,真是耻辱,但我伟大的巫灵泽拉斯不会屈服,既然战败,怎么处置我悉听尊便。”地上的碎片声音有些变了,但还是带着一丝不屑。

  我心说你也死不了,我们拿着一堆金属碎片也没什么用,能拿你怎么样。

  “我们没兴趣怎么样你,只是路过这里的旅行者,你要知道这世界是无穷无尽的,你别想统治着什么,我们要继续赶路,你也无法阻拦了。”我冷漠的看着他说

  “哈哈哈哈哈哈....人类啊....”他发出了感叹。“你们不要以为有一双脚可以站在土地上便是这里的主宰了。”

  我一瞬间被他弄糊涂了,我们不是诺克萨斯人,从来没想过去主宰什么,只是这跟我们有脚有什么关系?然后突然一瞬间想到,都说越得不到什么的人越会努力对什么表达的满不在乎,难道他一直漂浮在漂浮在天上,是因为他的脚没办法落地?

  这想法真是太扯了,但是我还是问了一句。

  “你无法接触地面,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唉.....”他又发出了大笑,然后叹了口气。“无上魔力永生不灭无所不知卓尔不凡!!......可是我的脚没地方放!!!”

  我们三个对视了一下,老牛那个看精神病一样的表情又出现了,只不过这次不是对我,是对地上的,那堆碎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可不可以不愿意说:

其实亚索的w是挡不住泽拉斯的q的,但是为了剧情需要这里必须这么写,因为此文毕竟是故事性同人不是技术性,所以不严谨之处还希望大家谅解,不过会尽量减少这样的bug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