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晕船。

  这是我上船前没想到的。用船老大的话说就是省饭了,因为吃什么一会也都吐出来。

  在船上的五天可谓煎熬,前一天晚上我几乎恶心的一宿没睡,终于第六天早晨的时候船老大告诉我马上要到了,我算是松了一口气。

  “丫头,前面这废墟。便是宏伟屏障之下的残城了。你要去恕瑞玛,就穿过这里一直往前走。我们就要在这里告别了,有机会再见吧。”

  告别友好得水手们,我终于踏上了陆地。只是这地方荒凉的让我觉得没有安全感,断壁残垣,荒草丛生。

  长时间船上的摇晃让我不太适应在平地上行走,整个人都摇摇晃晃的头也很疼。走几步就要找地方歇一歇。

  我随便挑了块土少的石头坐下,因为特别恶心就靠在旁边的一个大石块上,这姿势还挺舒服的。心想不知道这里曾经遭受了怎样的变故,这么大一座城就夷为平地了,也没有后人来祭奠和重建,真是荒凉阿。

  左右看了看,突然一块比较大损伤不太严重的石碑吸引了我的目光,上面有一行字,我定睛读了一下。

  厄尔提斯坦。

  不知道有没有名的城池,就是有名我也记不起来。我拍拍裤子的土准备继续往前走,结果猛然站起来又引起了头晕,被地下一个小石头块绊了一下,失去平衡,慌乱中抓住了那块石碑。

  本以为这样就不会倒了,结果那石头碑却连同旁边的一些石块一起很不自然的下沉了一下,两秒中之后我跟着他们一起跌了进去。

  出师不利,我扶着差点摔断的腰站起来,却发现我掉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我心说我知道这一路不好走,宏伟屏障这边肯定也不安全。但是也别让我一上岸就遇到新麻烦阿,我还着急赶路呢。

  m{看●G正.版:)章@!节上k酷匠(¤网

  这下面像个石头的隧道,一直向前好像挺长,我抬头看看掉下来的地方,竟然那么高。

  说实话我真的只想上去,然后快点去恕瑞玛,我不好奇石头隧道通到哪,里面黑漆漆的估计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可是上面太高了,石堆又不稳,一旦爬塌了我可能就要在此长眠了。

  我只能想,只是命运的安排,或者说的简单点,倒霉。

  没办法,我拿出了背包里的一个小手电,勉强照了一点光,硬着头皮往里走。里面很黑很长,我一直摸着石壁走了大概二十分钟才看到前隐约出现了一点光。

  光?我觉得非常的诡异,这里是地下的隧道,这隧道又不是往上挖的,为什么会有光呢?

  越往前走那光亮越大,当我真的走进它的时候下巴差点掉在地上。

  我面前的景象让我无法用震撼来形容,我所在的隧道就像一个小山洞一样在个不起眼的角落,这下面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一样,或者说是地下的另一座城池。

  我不知道光是怎么照进这里的,上面很高很高的地方像是黄土,看不到天空,这地下之城竟然能够亮如白昼,真是匪夷所思。

  唯一美中不足的一点,就是这里也是一座残城。断壁残垣,和上面的城几乎一样荒凉没有一丝生机。

  虽然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但是我很快就回到了最现实的问题上,这里怎么出去,我真的不认为穿过这座城就能上去,所以我也没有往更深的里面走。

  我研究着这个石壁,想着还是要回去才能回到最初的地方,不然可就要被活埋在这座死城了。我这个诡异的想法让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在把扯到了天边的思维收回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不远处的几个大石头上似乎刻着什么文字。

  我跑近看了看,完全看不明白,这上面多数是图画,而那些看起来像是文字的东西是我看不懂的语言。我心想这地方该不是几个世纪之前的人所住的地下遗城吧。

  我仔细看了看离我最近的这个大石头,上面似乎画了一个巨大的怪物,像是长着一对羊角的恶魔,他的身边应该是人类,可它并没有在攻击人类,而好像在带领着人类在迎战着什么。

  “你终究是回来了。”

  我还没来得及看其他的石头,就被背后的声音吓的魂不附体。

  我转身,看见对我说话的是一名老人,老人的打扮非常奇怪,似乎身后背着一个巨大的钟表形的东西,不过他表情和蔼,看起来没有恶意也不像是坏人。

  “您是谁?您认识我吗?”我问。“我这是在哪里?”

  “孩子,你不记得我了么。”老人迷一样的笑着。

  我摇摇头,我当然不记得

  “也该是这样。”他对我笑了笑“你的遗忘是为了未来更好回到时光的尽头。”

  我完全听不明白他说什么。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我的确是丢失了一些回忆,可能我以前认识您,但是我现在都不记得了,您能不能告诉我我这里是哪里,我该怎么回到上面?”

  “这里厄尔提斯坦。”老人说。“或者说这里只是一段记忆,一个梦。你并不认识我,可你见过我。只要你想回去,你就可以回去了。”

  我简直是要生气了,他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我现在就想回去,我怎么回不去?

  “伯伯,您送我回去吧,我着急赶路呢。”

  老人笑了。“你和从前不一样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面前这老人似乎认识我,那岂不是可以问他我之前的事情了。

  “伯伯,我失去记忆了,您能告诉我我是谁,我来自哪里吗?”我充满期待的问

  老人却笑着摇了摇头。“你选择忘却过去自有你的理由,这不该由我来告诉你,你的过去就在你的未来,走吧孩子,向前走,你的前方就是你已经逝去的时光,你需要的只是勇往直前,而我在这里替你守护着你曾经的时光。”

  我还是没懂,可我再想问他什么的时候他的身影却慢慢的消失在了空气里。

  “伯伯,伯伯!”我抬着头对着空气四处喊。“您别走,您告诉我阿!”

  四下毫无回应,这时候久违的头晕又袭击了我,我突然觉得天旋地转的厉害,然后耳边传来了什么人和什么人在打斗的声音,似乎打的很厉害,不在我身边,却又好像不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可不可以不愿意说:

今天两更,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