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首P发`7

  艾欧尼亚是个繁华的城市,至少在诺克萨斯入侵前是的,这是我在城内穿梭了半日所得出的结论。

  “真想不到..啧啧..”

  “没想到他又回来了...”

  “是啊是啊,真是可怕啊..”

  “希望早点抓到他才好.”

  到了城门的时候,那里围满了人,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不停的灌进我的耳朵里,我忍不住停下往人群里看了看。

  人太多,我只是隐隐约约看见一张通缉令贴在那里,我也看不清上面人的样子

  “大妈,上面的人是谁啊?”我好奇的问

  “小姑娘不是本地人吧?旅行者吗?”

  “恩,是啊。”

  “这个男人曾是艾欧尼亚的骄傲,人称疾风剑豪的剑术天才,他是同辈中唯一能掌握御风剑术的学生,但是借着上次诺克萨斯的入侵,他竟然联合敌人,亲手杀死了他本该以命相保的长者,真是可怕啊,他已经潜逃在外很久了,最近有人说又在艾欧尼亚看见了他,小姑娘,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你千万要小心啊。”

  叛徒吗,我赴以一笑,果然在诱惑或是淫威的面前,有些人就是会堕落。

  虽然跟我无关,但是大妈的话也提醒了我,我需要小心,原本的重剑还在诺克萨斯,我需要一把能自保的武器,这就遇到了最大的问题,我没有钱。

  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盘算着来到了城郊,按照地图来看,走这边没错。

  与之前诺克萨斯相比,这小小的郊外也像是天堂一般,风温柔的吹在脸上特别舒服,身上的伤口好像都不痛了,小湖水映出了我的满面疮痍,也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心情。

  城郊开满了野花,颜色鲜艳特别漂亮,似乎是死亡已久的少女心复活了,忍不住开始采集,越来越多,高兴的我几乎要蹦蹦跳跳,把烦恼都扔到了脑后,在我脑海里那点可怜的回忆里,填上了带颜色的一笔。

  这感觉太美了,仿佛有悠扬的乐曲在我脑海中回荡,只是,为什么这音乐这么的哀凉,是因为我的内心不快乐吗

  不不不,慢慢的我就发觉到这声音不是来自我的脑子,而是耳朵。

  有人在吹笛子,笛声回荡在整个树林,那么悲伤和凄凉。

  我跟着声音的来源走了很久,拨开眼前的树木,看见了一个男人。

  他坐在一个座简陋的土坟前,音乐正来自他手中的竹笛。地上放着一个酒葫芦和一把剑。

  风扶过,一片叶子落在了男人的肩膀,他停下了笛声,拿起了肩头的落叶。

  “树叶的一生,只是为了归根吗..”

  “亚索,受死吧。”

  一伙人的出现打断了男人的喃喃自语,可男人依旧如同未听见一样端详着手中的落叶。

  “不要太小瞧人!你这叛徒!”身后之人见男人毫无反应不禁怒火中烧,举起剑朝男人披头砍去

  一瞬间我似乎没看懂发生了什么事,男人的举剑攻击的速度超乎了我的想像,一阵疾风吹起,刀光剑影间几人已经倒下。

  男人用拇指轻轻擦去脸上并非自己的血液,然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坐在了坟旁。

  “如果你也是来取我性命的战士,何苦躲藏,想杀我?你可以试试。”

  静了几秒后,我不得不承认男人的这句话是对我说的。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骄傲和不屑但却没有杀意,我很清楚,如果他想取我性命,实力的悬殊下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简单。

  “不。”我简短的回答着从树后走了出来“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你。”

  “这艾欧尼亚上上下下的正义之士无一不想取我性命,你不必隐藏。”

  “我只是个路过旅人,更对什么正义,毫无兴趣。”我走上前将手中的鲜花放在了墓旁“只愿生者平安,逝者安息。节哀。”

  正义,对我这样一个将被做成傀儡又连过去都不记得的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也许我那些丢失的记忆都是凶恶不堪的也说不定,我不愿意多一秒去想这些事,又有什么资格去定义正邪呢。

  “正义,好个冠冕堂皇之词。”男人闭着眼睛,与其说在跟我说话,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仁义道德,也是一种奢侈。灭亡之路,却短的超乎你的想象。”

  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与人这样交谈过,脸上和身上的伤痕透露着他的疲惫。

  “你就是有名的..疾风剑豪?”我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吾之荣耀,离别已久。在下名亚索,请问阁下有何指教?”

  我叹息了一声,这就是杀人如麻的通缉犯么,我看着他望着坟上永恩之墓四个字出神,眼里是数不尽的哀伤,不禁为之动容,连浪迹天涯的人都有所爱所牵挂的人,而我的亲人到底在何方呢。

  我从行囊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水晶瓶递给了他。

  “你伤的很重,这是朋友给我的药,我还有,这瓶给你。”

  “这是...”

  亚索端详了一下我手中的水晶瓶,神情里有点惊讶有点迷惑“敢问,这药是何人赠与阁下的。”

  “是城内一个叫做索拉卡的女孩,怎么了么?”

  “果然..众星之子的杰作..”亚索接过水晶瓶回答“感谢阁下赠予半神所做的药物。亚索铭记于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