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粗糙的舒适感渐渐充盈着我的全身,我发现我躺在一个厚厚的干草垫上,牢房里的光线很暗,但我似乎还是能一眼的看到她猩红的长发。

  从一开始的狰狞,到最后的无力和绝望.我的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她,带着无尽的恨意,血腥的气息直直的喷在她脸上。

  “还不够,你还不配这么死去”红发的女人脸上涌现出一丝残忍的笑意,靠近了我的很难称之为皮肤的躯干。“

  我还记得,在角斗场中的最强的战神。

  ”女人眯着眼睛,似乎是在回忆,又似乎是在愤怒。“可以以一敌百的怪物,他枪尖因血肉而弯曲,他的躯体因杀戮而震颤,那样的人才配选择自己的生死,而你,不配”女人擦擦我沾在她盔甲上的血,关上了牢房的门。

  她很从容,并不担心我会逃跑,因为我不是她的对手,因为我没有那个能力,因为我从到了这里之后便一心求死。这里是我眼中所能看到的人间炼狱,诺克萨斯角斗士的牢房。

  阳光似乎从来没有光顾过这个地方,天使也不敢在这里踏足,这里的哀嚎和歇斯底里足以让意志坚定地人疯狂。

  我没有来到这里前的记忆,战争使我失去了回忆。只知道自己的身体相比正常人有巨大的力量,我能够轻易的拿起重我体重数倍东西。

  被抓来这里后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绞肉大赛的牺牲品,进行着日复一日的战斗。

  我就知道这个草垫不是红发女人的恩赐。

  “萨妮娜,俺觉得非常对不起。”隔壁的牛头人一被扔进来就隔着牢笼对我说。“不是你的错阿利斯塔。”我挣扎起来无力的朝他笑笑。“真是..对不起..”后者内疚的脸揪成了一团,配在一个牛的脸上显得有点好笑,皲裂的脸部皮肤让他看起来是那样的疲惫而痛苦。

  “天哪..”坚实的房门又“吱呀”的一声被推开,我趴在草垫上斜看着进来的人,那端着草药的姑娘瞬间眼泪溢出了眼眶.“怎么..会是这样..”“别哭艾莉娅,我们没事,说实话我倒是希望我有事。

  更jx新W最快a上酷匠网

  ”我凄凉一笑,往后缩了缩“别抱着我啦,都是血。”“哦萨妮娜,天哪。

  ”女仆的眼泪簌簌的掉了下来,她一边帮我处理着伤口一边痛苦的摇头“我从没想过..你们两个会..哦天哪..”“都是俺的错..萨妮娜..”“别说了阿利,你到底为什么不杀了我.”我闭上眼睛摇了摇头“不是说好帮我结束吗?”

  “俺..实在是..无法下手杀死你..萨妮娜..把你伤成这样实在对不起”“你们在说什么?”女仆不敢置信的盯着那只牛“阿利。你是说你上场前答应萨妮娜杀了她?”“俺..”“不!”女仆哭的更厉害了,但她没有停下帮我包扎的颤抖的手“

  萨妮娜你太傻了,你怎么可以放弃,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再会..”不再会去死吗?可是在这里又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我从这里醒来第一眼见到的便是诺克萨斯的精英们,他们似乎缺少心肠里最柔软的部分,他们是狡猾又贪婪的战士,残忍又致命,而她,更是这样的一朵狼毒花。是她送我上角斗大赛,是她一次次将我扔向地狱。

  我曾经以为那是她的任务和使命,可认识阿利斯塔之后,我才知道那是她对我特殊的“关照”。她拿走了我的武器,她禁制了我的行为,我的仇恨在无力中萎靡,我的斗志在黑暗中消沉,唯有长眠,才能摆脱我无尽的折磨。

  只可惜每次都只差那么一点,她便将我扔回牢笼给予治疗和囚禁。直到我能下一次走入赛场。

  我把和阿利斯塔一战作为了全部的寄托。我无数次请求他杀掉我,只可惜善良的公牛到结束也不忍结束我的生命。艾莉娅是负责治疗我和阿利斯塔的治疗仆人,她不像大多数诺克萨斯人。

  从她第一次给我治疗我便明白了这一点,她有血有泪,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仅愿意和我还有阿利做朋友,还一次次的想帮助我们逃走“萨妮娜,逃吧.”女仆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抓着我的手说“离开这,你们两个都跑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可不可以不愿意说:

所有的英雄都有,除了复仇之矛和以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