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天空仿佛被分离成两半一般。一半霞光异彩,光芒万丈,万里晴空;一半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万里皆阴暗。

  凌啸天冷喝道:“黑煞·魔影,为何你还是如此的执迷不悟,一心坠入魔道,你经过千亿年的等待,最终才得以重生!”

  酷匠●网●正/版首c3发4Q

  名叫黑煞·魔影的男子脸色狰狞的大笑:“呵呵,凌啸天,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你只是被天利用了而已,天也只是将你作为他的守护神一样的存在,为什么你还要护着天,跟我一起吧,来吧,来坠入魔道,把这该死的天,给我打破!”

  凌啸天依然是面无表情:“呵呵,黑煞·魔影,你不用迷惑本尊的决心,况且,天这个神一样的存在,岂是你可以打破的,你不用痴心妄想了!”

  黑煞·魔影狰狞地说:“今天,我将会用帝境,所带来的玄奥的气势,将天封印!让他尝尝,这样的折磨,在这万年中寂寞吧!”

  “魔影神劫·魔影封天!”凌啸天此时想阻止黑煞·魔影,却已经来不及了,帝境的超强者可用玄奥的气势瞬息间释放出尽百招,很显然,黑煞·魔影就是这样的超强者!

  顿时,当黑煞·魔影结完手印,就连凌啸天守着的这片天地也变成了黑压压的一片,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并不是乌云,而是一个个不知什么组成的黑影,如胶似漆,铺天盖地,一个个前扑后续的飞上了天空,周围顿时昏暗一片,煞气弥漫整个天地之间,似乎要吞噬整个苍穹!

  凌啸天见状连忙想要阻拦,却就在这时,凌啸天的脑中似乎多了一些什么?!对着昏暗的天空大喊了一声:“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如此,本尊本以为你守护着这片天地之间,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本尊对贼老天你不义……魔化吧,成为我的力量。五圣铠!?”

  顿时,红黑色的双色魔化朱雀;白黑色的双色魔化白虎;青黑色的双色魔化青龙;绿黑色的双色魔化玄武;红蓝黄黑棕墨色的六色魔化麒麟从凌啸天的体内一一出现!

  麒麟变成铠甲,负责前胸;白虎变成铠甲,负责双拳;朱雀变成红黑色的双翅,负责背部;玄武变成头型铠甲负责头部的保护;青龙变成铠甲,负责双腿!

  “贼老天,我与这魔头黑煞·魔影一起,与你抗争!”凌啸天愤怒的说着,还拿出了自己的佩剑一无极玄天!“太极八卦之双龙游天下”

  顿时,只见天空居然出现一白一黑两条神龙,呈八卦太极图之势,中央印着一把神剑的影子,凌啸天见状,把佩剑无极玄天一踢,无极玄天便飞跃到太极图上空,缓缓落下,与八卦图中的剑影稳稳合上。

  顿时,八卦阵如同激活一般,两条巨大的神龙快速转动,太极图也越加壮大,顿时就仿佛没有了尽头……

  过了半个时辰后,只听凌啸天一声令下:“动,印,裂,入,封。”

  当印字落下,太极图便疯狂转动,越来越快;当印字落下,天空便被缓缓上升的太极图压出一个太极图的刻印;当裂字落下,巨大的太极图便缓缓张开,两条神龙也相距地的来越远;当入字落下,两条神龙分别进入被裂开的一黑一白的太极图中;当封字落下,太极图消失,两条神龙也在天空中若隐若现……

  就这样,几万年后,这个世界充满了凌啸天,黑煞·魔影的灵气,充实在整个天地之间然而,最接近黑煞·魔影和凌啸天的地方,也变得荒芜人烟,但这里,同时也是灵气最浓郁的地方,还有着黑煞·魔影与凌啸天陨落时留下的宝物。

  但,同时也预示着死亡的征兆,这里危险重重,凌啸天与黑煞·魔影也因怕轮回转世时宝物被夺,所以,凭借一身修为,两人合力建造了弑天塔,共上千层,高不可攀。

  每层都有相应的宝物,但凡能上百层之人,便算是这片天地之间的超强者,只因这弑天塔极其凶险,但里面的奇珍异宝数不胜数,从古至今,却无一人能上第千层。

  只有一位修为达到皇境的强者到了第六百层,可惜,却牺牲在了那弑天塔第六百层里,每一百层,都是一道大关,相当于有一个BOSS在守关。

  但这弑神塔每千年一回,每次都有许许多多的人前来尝试,都希望得到宝物,一步登天。

  传说:这弑神塔第一千层有一件绝世法宝,据说,得此法宝者,开天辟地,无所不能,战无不胜,可得灭天之威能,得绝世传承,破天而去,到另一个位面。

  时至今日,在大陆的某一个角落,在一个叫凌煞的区域,出现了一个身穿乞丐服的老者,手里握着一个葫芦,他抬头望向那无尽的苍穹之间,只见繁星闪耀,他的眼睛突然射出一道凌厉的光芒,射入那无尽的繁星之中,顿时,只见繁星大乱,胡乱飞舞,这名老者的周围也时不时出现山洪,火山爆发,海啸,龙卷风,沙尘暴等异象,只见老者瞬间消失在地面之上,拿着他的酒葫芦出现在了弑天塔的塔顶。

  只听在老者到达塔顶的一瞬间,塔内传出一道愤怒的暴喝声:“犯塔者——必杀之!”而老者却浑然不惧,呵呵笑道:“老夫只是用这繁星测世,何来犯塔者之说。”他似乎流露出一丝讲惊讶:“什么,测世!但那似乎也轮不到你!”而老者却慢悠悠地说道:“难道,你们这群守塔者可以帮助到他吗?真是笑话!天大的笑话!”

  那人只好低喝一声:“哼!但你又能帮助到他多少?最后他依然只能靠我们的帮助。”

  老者依然优哉游哉地说道:“若是我不帮他,恐怕他连走到这里的资格都没有,再厉害的怪才,也未必能过那俘获人心的圣阵!”“哼,那我们是不是还得谢谢你了?”守塔者说完这句话说后就没有了声响,似乎已经认可了老者这样的行为。

  老者也没有心情回话了,只见他把酒葫芦拿在手中,酒葫芦开始自动将里面的紫色液体吐出,洒落在繁星上,老者念叨道:“只是可惜了我的万年紫叶酒,等他来了,我一定要让他赔偿我。”老者再次望向苍穹,只见繁星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快速而有序地组成一个桃心,桃心里显现出一个男婴被一个捡垃圾的老人遇见,“桃心?看来次子必犯桃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