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我就愣住了,直到一只打野菊花信从草地里蹿出来就来捅我,我这才猛地回过神来。

  赶紧逃跑,勾引着他们去踩蘑菇,然后我说,怎么会呢?他背后不是还有他姐夫吗?怎么会被通缉?

  老饕说,那就告诉你一个更劲爆的,这事就是他姐夫干的。张正得本来已经去了派出所,但是他姐夫不但没帮他,反而落井下石,说他精神没有任何问题,只是纯粹报复社会,还弄了点别的东西给他按上。

  那,真是要往死里整的节奏,这些东西落实了,至少也是个几十年的刑,甚至可能要被判无期。

  事情办着还得手续,然后张正得趁着还在派出所拘留,趁着转到监狱去之前,张正得就能逃了出来。

  老饕说,就在今天早晨凌晨,姓张的装病,然后打伤了警局里的人,还杀了一个人,最后逃出来了。然后现在就下了通缉令了。

  最后,老饕又说,姓张的现在算是真的完了,就算是逃又能逃哪里去?这下更是杀了人,现在全城通缉,各个大大小小的路口全都封锁了,汽车站火车站到处都是条子在找他,也在到处贴通缉的小广告。他根本就躲不了多久。

  但是现在,最怕的就是,这姓张的究竟为什么出来,到底是为了逃跑,跑到国外去,还是为了出来干点什么。

  干什么?我听到这里有点疑惑,他出来要干点什么?但是下一刻,我忽然间就想明白了什么,身上瞬间吓出一身的冷汗。

  我说,这家伙,该不会是出来找咱们麻烦的吧?难道他要找咱们来报仇?

  老饕叹了一口气,说,怕的就是这个啊!我一家老小现在全都接到一起住了,那边安排了十几个小弟保护着,我现在都不怎么敢出门了,吃饭都是让人出去买的,没办法啊!这几天,你也小心点吧。

  我点点头,随口聊了几句,我就挂断了电话。

  这事,反正是越来越复杂了。有人说,江湖就是一个吃人的泥潭,一旦陷进去了就别指望着出来。姓张的杀了警察成了杀人逃犯,下一刻,很有可能就要过来杀我。

  一想到他很有可能就在我身边不远暗中盯着我,下一刻就要扑出来一刀捅死我,我就实在是淡定不能。

  根本没心思玩联盟了,我就赶紧打了一段话,说,现在有人要来杀我,我要赶紧跑路了,要挂机,求各位别举报我。

  然后也没管他们的反应,也没管喜子正在毒奶粉里刷着深渊,强拉着他就走。喜子在那一个劲地喊,爆了爆了,我的无影啊,我的无影!板砖你赔我无影!

  我根本不管他什么无影不无影的,说,赶紧走吧,无影伤害再高,还是小命要紧。直到出了网吧,这才把这件事情给他解释了一下。喜子一听也有点慌了,也不管什么无影不无影的,就算是爆一地的无影他也懒得管了,一个劲问我该怎么办,用不用找什么地方躲一躲,躲到旅馆死活不出门,或者干脆躲到乡下去。

  我想了想,说,也不用那样,是不是来找我的还得两说,而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个子比你高,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也是我顶着,你怕啥?咱们该干啥干啥。

  喜子又说,那这样的话咱们走干啥?大白天的酒吧又没人,我还是回去玩游戏吧。

  说着,喜子就要回网吧捡他的无影剑。

  我考虑着张正得应该是冲我来的,我如果不跟喜子在一起喜子也不会出啥事,就没有再拦他,但我自己就不打算再回网吧了,省得牵连了他。

  自己回酒吧去。

  a;酷匠w“网首-J发

  路上,还是有些不放心,不放心家里,就给我爹打了个电话,要提醒他们一下。

  电话接通的时候,除了我爹那打雷一样的声音,还有阵阵杀猪的惨叫。

  我爹说,狗儿子总算是还记得家里有个爹,还知道给我打个电话,算是没白养活。

  我瞬间就有点尴尬。想想也是,暑假这都快过去了,我都还没回过家,是有点对不起他老人家。

  我说,这边光头出去了不在,店子得有人看着。等光头回来,我就回家住几天,然后问我爹在干啥呢。

  我爹就挺得意地说,你大舅家杀猪,我过来帮忙,中午混一顿肉吃,混一顿酒喝。

  正说着话呢,就听见那边忽然间猪不惨叫了,然后就是一阵骚乱,然后能够听到我大舅的声音,说,猪跑了!猪跑了,妹夫过来帮忙!

  然后我爹就直接过去帮忙了。

  电话他没挂,所以我能听到那边的声音,能想到那边该是什么样热闹的场景,然后嘴角就会心地笑了,然后就情不自禁有些想家。

  没几秒钟,又是一阵猪的惨叫,此外还有我爹的叫骂声,再然后就没了声音。

  又是几秒钟之后,我爹又拿起电话跟我说话了,说,好了。

  我说,这么快?这么快就抓住了?我爹说,没,懒得抓,一顿拳头打死了,反正马上也得杀了。

  我听到这瞬间就无语了,妈的一顿拳头打死猪,我这才知道自己绝*是我爹亲生的,以前打我的时候就没多用过力气,否则我这时候不知道都过了多少个忌日了。

  也得,这样我倒也放心,姓张的那小体格子跟我打都费劲,就更不用说我爹了,我也就没跟我爹提这茬子的事情,省得我妈到时候在家担心。

  约好了我这个假期结尾的时候回家去看看,然后我就挂了电话,回到了酒吧,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但是开门的瞬间,我却被眼前的人吓得猛地后退了一步,身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面前,竟然是张正得,张正得正坐在我的床上,看着我。

  时间好像是在这一刻定格,我愣在当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就听到张正得跟我说,徐爷,好几天每个像样的饭了,帮我买些吃的来行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