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小老头知道我把姓张的给打了,一时冲动给踢残废了,就知道我们从此注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至于什么时候撕破脸皮,只看我们能将真像隐藏到什么时候。

  但不是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不透风的墙,露馅也只是早晚的问题,这一点就连我跟死胖子也明白,所以昨天晚上打过了姓张的之后就直接去打他舅舅,虽然最后打错了人。

  小老头小声告诉我,昨天晚上,下半夜,趁着医生护士都休息了,姓张的下了床,摸到了他的病房。

  因为这事想来想去,嫌疑最大的都是小老头,也只会是小老头,姓张的虽然没有怀疑我,但却非常怀疑是小老头。

  最关键的一点,小老头就是个外来的流浪汉,不说权势,就算是被人弄死了都不一定有人能发现,所以姓张的就开始肆无忌惮地怀疑着小老头,就算是怀疑错了也就怀疑错了,啥事也没有。

  昨天晚上具体的经过不得而知,但小老头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于是一个断了腿的老头子和一个刚被骟了的小伙子都抱着干掉对方的目的打起来了,最后其中一个人被另一个干掉了,而活下来的那个人淡然地通过了警察的询问。

  小老头很是轻声地讲解了事情的经过,我跟死胖子都沉浸于震惊当中,沉默着,谁也没有说话。

  沉默了好半天,小老头说,我也是没办法,他想杀我,我还不想死。

  但是,在那个张老板还有姓陈的那位的压迫下,暗自肯定会一直查到底,到最后一定会查出真相。

  J$酷●匠网永5久免费,看小b说E

  小老头又说,好不容易才活了这么大岁数,我还不想死,所以我就得继续骗下去,一直骗到最后,骗到我死的那一刻。

  我们又沉默了,但是沉默了一阵之后,死胖子忽然开口了,他说,好不容易才不用当孙子了,好不容易这日子才有了盼头,我也不想继续当孙子了。

  最后他们又看着我,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姓张的那小子也算是该死,那个张老板还有那个姓陈的也都欠揍,也都该判刑去蹲监狱,而不该在那里作威作福。好不容易当了一会伸张正义的好人,我也还想继续当好人。

  而且——我说,而且,好不容易有了两个小弟,不能就这么让你们挂了。

  然后,然后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一句话,要跟他们干到底了。

  干到底,自然不是说说就行,得有周密的计划。小老头说,昨天晚上考虑了一宿没睡,总算是有些计划了,是个险招,招招都险,不过也招招都狠,用不用咱们三个商量下,行不行也得靠咱们三个干干试试,至于成不成,只能看老天爷了。

  小老头说这话的时候显得格外有精神,真个人的脸上都透着些不健康的红色,却也遮掩不住他整个人的脆弱和疲惫。

  腿被打断,连夜动了手术,注射了不少的麻药,但小老头依旧还是一宿没睡,也由此可见他心里究竟承受了些什么。

  我说,行,你把你计划说一下吧。

  小老头说,也没别的,说到底,就是骗,我这么多年了,除了骗人还真的不会别的,只能骗。

  然后,小老头就把计划给我们俩说了一下。

  计划挺好的(这里就不剧透了),更关键的是我们俩谁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计划,所以也不多废话,就敲定了。

  用老骗子的话来说,骗人这种事情,讲究的是真真假假。只要十句话当中有一句话是真话,就能让某些傻叉上当,如果十句话当中有九句半都是真话,只有半句是假话,那能不被骗的人就少了。

  所以在骗人之前,我们最先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去了解事实,得到各种消息,包括死胖子那里听来的或者知晓的事情,包括黑哥昨晚拍摄的那一段视频,还有其他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不敢轻易去寻找的证据。

  然后,对于小老头这种资深的骗子来说,这也已经足够了。因为骗人最关键的一点,是愿者上钩,这事小老头骗人的不二法门,也是我当时根本不理解的东西。

  小老头拿出我给他办的那张电话卡,安到了他的手机里,就拨打了第一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打得就非常出乎我们的意料,他是打给那位王主任他老婆的。

  王主任,也就是昨天晚上被我们打错了的那个人,也就是那姓陈的师兄,是市领导班子里一位不大不小的领导,今年快五十岁了,做官一直还算是小心谨慎,所以有着清廉的口碑,只是这几年,或许是人老了容易贪心,也或许是知道自己的仕途不久远了,打算捞点钱,开始有点小贪心。

  就是这么简单的消息,而关于王主任他老婆,知道的事情更是少得可怜,但就是这样的情况,小老头依然是一个电话打过去。

  第一次,电话一直在想,没人接,小老头也不着急,挂断了,重新打。

  第二次,对方直接拒绝接听,小老头还不着急,继续拨打了第三个电话。

  这一次,电话终于是接通了,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是得体地说,您好,请问哪位?

  小老头用很是爽朗的笑声笑了一阵,说,小刘啊,想打通你这电话还真不容易啊!

  王主任的媳妇正是姓刘。

  称呼是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刘女士一听小老头叫她小刘,她立即就换上笑声,说,原来是老领导下达指示来了,真是罪过罪过。

  小老头又说,哈哈,得了吧,你就是嘴巴甜,估计你早就忘了我是哪个了吧?

  对方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怎么会呢,老领导的声音没多少变化,能听得出来。

  我跟死胖子在一边听着暗自好笑。能听出来?能才怪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