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小世界酒吧被封了,我晚上也没了睡觉的地方。死胖子想让我去他家,不过他老婆孩子都在家呢,当时又太晚了,我就说干脆在车里睡一夜得了。

  第二天,早晨不过六点多的时候,我就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吵醒了。睡眼朦胧地接起电话来,是光头。

  光头问我,小兔崽子你现在在哪呢?

  我说,在睡觉呢,在死胖子这边。

  光头说,别睡了,过来,我在店这边。

  光头也没说找我有啥事,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也没办法,让光头开车送了我过去,发现小世界酒吧的店门被打开了,不过店里没有别人,只有光头一个人在喝酒。

  我跟胖子进去,见了光头就说,店不是被查封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开了?

  光头说,就是停业整顿,不是封了,不能营业,但不是不能开门。

  我点点头,又说,你找我什么事呢?

  光头没有急着说,只说,等等,等小黑过来一起说吧。然后光头就没有说话,只是在那喝酒,就连死胖子想先离开都被光头给留下了,我当时就差不多明白了,应该是昨晚上的事情闯下什么祸端了。

  也没过多会,黑哥进来了,光头让他把门给关上了,屋子里瞬间黑漆漆的。我跟黑哥,站在光头的背后,感觉到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很是自觉地把头给低下,就跟犯了事的孩子一样。

  光头这也终于转过身来,终于说话了。

  他说,你们俩熊孩子,给我老实交代,昨天晚上的事到底是谁干的!

  我听到这里心中猛地一突。得,这下算是完蛋了,果然是闹腾开什么事情了,既然光头能猜着是我,那别人就算是暂时猜不到估计也用不着多久就能猜到我。

  虽然不知道是那件事情露馅了,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露馅了,但是面对着光头,面对着这个我爹说把我交给他了的人,我也没隐瞒的意思。

  我说,是我。

  (E酷匠网@+正sB版☆*首2发$

  也几乎是同时,身边的黑哥说,是我。

  我们俩异口同声说着同样的答案,然后我们俩就都愣住了,看着对方。

  光头也看着我们俩,说,得了,在我面前就别玩兄弟情义了,俩人还争着说自己,我是能把你俩卖了是咋的?到底是谁干的?或者是你俩一起干的?

  我赶紧说,不是,昨晚上我一直跟死胖子在一起,没跟黑哥在一起,事是我跟胖子一起干的,不管黑哥的事。

  黑哥说,昨晚我跟一个铁哥们一起干的,不管他俩的事。

  光头摆摆手,说我知道了,你俩熊孩子昨晚上都没消停,行,你俩昨晚上都干啥了?分别说。

  我说,我昨天晚上跟胖子一起把那个姓张的小子套了麻袋揍了一顿,然后把他给他第三条腿废了,后来又去干那个姓陈的,结果打错人了,把一个什么王主任走了一顿。该不会是露馅了,被人看出来了吧?

  光头正喝着酒呢,一口酒就喷出来了,看着我,又看看死胖子,说,好嘛,这事我都还不知道呢!你俩也够能闹腾。还有别的事没有?

  我说,别的就没了,就这个,不信你问胖子。

  死胖子也赶紧点头。

  光头点点头,点头称是。

  光头说,那就不是你俩干的,先一边站着去,黑哥,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昨晚上都干啥了?

  黑哥说,我昨天晚上找了一个哥们,把姓陈的他们在KTV腐败的视频偷拍下来了,没拍着太多的好东西,不过也些猛料,能派上用场。

  光头就说,胆子也不小,这种事情要是被他们知道了,豁出去了也得弄死你啊!你胆子是真不小!还有别的事没?

  黑哥摇头,说,再就没别的了,就这一件事情。

  我和黑哥又对视一眼,也是这才知道,昨天晚上我们谁都没闲着,都在自己的方法来跟对方做着抗争。

  一个去打闷棍,暗地里下黑手,另外一个则是去搜集对方的证据拿捏对方的把柄。

  我们谁做的都不容易,一个不小心都是要闯下大祸的,只是不知道光头要问的究竟是那件事情。

  但是光头却说,奇了怪了,那这件事情究竟是谁干的?除了你们俩,咱们这小县城还有谁这么牛这么有胆子?我还真猜不出是哪号人物了!

  我跟黑哥也奇怪了,难道昨天晚上还发生了别的事情?还有一个胆子比我跟黑哥更大的,手段比我们更狠的,干了更加惊天动地的事情?

  我说,究竟是咋了?昨晚上发生啥事了?

  光头又看着我们,最后一次确认,说,昨晚的事情,你们几个真的没做别的了?

  我们断然摇头,说绝对没有别的了,当然,吃饭喝酒上厕所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不算了。

  然后光头就说了,昨天晚上,姓张的那小子死了。

  姓张的那小子死了!

  死了!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里猛地一突,胖子的脸色更是很快惨白,因为我们两个昨天晚上狠狠揍了他一顿,还将他那里给踩坏了,该不会因为这个让他死了吧?

  死了,不是受伤,不是残废,不是别的,那是杀人。几乎一瞬间,我跟死胖子脸色都有些惨白,我说,不会吧,就是踩了一脚那地方,送医院的时候还哇哇乱叫呢,不至于就死了吧?

  光头摇摇头,说,不是因为受伤,是他杀,就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这事已经报警了,警察到现场勘察过给出的结论,就是他杀。

  我跟死胖子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姓张的死了我们没多少感觉,没多少想法,但对方如果是因为我们打得间接死了,我们会有一种杀了人的负罪感。

  光头继续说,其实想想也知道不是你们几个,因为警察都说了,动手的人手法非常老练,绝对是个危险份子,现场更是半点犯罪痕迹都没有留下,让他们很是头疼,想想也就知道不是你们。

  听到这里,我们三个就更加好奇了。我们小小一个县城,打架斗殴之类的事情虽然时常发生,就跟家常便饭似的,但平均下来几年也出不了一个凶杀案,哪来这种牛逼的高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