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车就是快。

  坐着死胖子的那辆别摸我,一路风驰电掣也不过就是六七分钟就回去了。

  那个时候小世界酒吧已经关了门,门上拉着长长的封条,酒吧的服务员之类员工全都在门口。

  我下了车就问,咋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人说,妈的,看不见封条啊?店被查封了!

  还不等我说啥,身边的死胖子说,你他妈的好好说话,再他妈的骂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死胖子说话倒还算管用,那人立即就不敢骂了,我也知道他们是心里憋了一肚子火气,说,到底咋回事?跟我说下。

  他就说,也没啥说的,条子过来了看了看,就说需要停业整顿,啥理由也不给,我们问他们当头的要个理由,他们说理由自己想去,然后我们就打起来了。

  打完了,几个兄弟被带进去了,然后店也封了,现在是给黑哥打电话也没人接,给光头打电话也没人接。

  这人刚说到这里死胖子就打断他,说,这不对啊,你们这酒吧不是不搞那些事吗?你们要搞那些我肯定早就来照顾生意了。为啥封你们的店?就算是要封,也是封金滩啊!

  死胖子平时很少甚至可以说几乎从不到小世界酒吧喝酒,他一直是在金滩。他所说的搞那些,我不明白具体的含义,但是大体上也差不多。

  那人哼了一声,说金滩也被封了,具体情况不知道,反正也被封了。条子封了金滩就来封我们,金滩的那些伙计都跟到这边来吵来打了。

  死胖子骂了一句草。金滩和小世界就在同一条大街上,老远往那边看了一眼,就能看到金滩的门口,果然站了好多的人。

  死胖子骂咧了几句,说,这他妈的是搞什么鬼,要闹革命啊这是!

  一边说着,他就一边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电话里直接传来对方关机的提示。

  死胖子又拨打另外一个号码,电话里传来对方无法接通的提示。

  死胖子怒了,骂骂咧咧半天,我问他,电话是打给谁的?肉山?

  死胖子点点头,说,嗯,一个是打给老杨的,另一个是打给金滩老板的。这俩狗屎都去哪了?店都被砸了还关机,不会是被抓进去了吧?也不对,在县城这地方敢砍他们的人倒是有,但真敢抓他们的人还没出生呢!

  死胖子说到这,又打了几个电话,不知道是打给谁,但是这一次是打通了,死胖子跟那边聊了好半天,一边聊一边说着各种脏话,过了好半天才挂了电话。

  然后他跟大家说,行了,大家不用在这呆着,呆着也没用,都先回去吧,这事得你们老板去解决。

  说完,他就拉着我上车,去了金滩的门口,说了同样的话,反正是把门口站着的那些人全都遣散了。

  末了,我跟死胖子上了车,我问他究竟是咋回事,死胖子说,某人想上位,想上任之前点把火,把自己烧红。按照这样来看,也没多大的问题,他毕竟也不敢真的把这些店都封了,只是让停业整顿,给自己增加点业绩和声势,等上任之后就开始了,不过这事情办的实在是操蛋,提前也没打个招呼。

  死胖子看起来挺生气的,遇着这种事不可能不生气。

  我听到这里我也生气了,我说,某人不会说的是那个姓陈的吧?

  死胖子愣愣看着我,说,徐爷你咋知道呢?

  我沉默着,因为我感觉这事情没有死胖子说的那么简单。

  =更新c最快》O上-酷7匠}网:

  然后,我说,姓陈的这一把火,不只是为了推自己上位的一把火,更是可以算作他自己上任的第一把火,要敲山震虎,要给自己立威。

  不等他说话,我又说,小世界酒吧你也了解,我也在那里工作一段时间,杂七杂八的东西一点不搞,光头也不差那点钱,他开小世界酒吧根本就不是为了赚钱的,只是为了给那些老兄弟们弄个差事干。

  所以,所以姓陈的还要强行查封小世界酒吧,根本就不是为了业绩,而是为了给光头还有我们所有人一个下马威。

  死胖子慢慢点头,说,说的也是,原来是这样,到底是徐爷,就是聪明。

  说的就好像他真的没看出来一样。

  小世界酒吧被查封了,黑哥光头他们也全都出去了联系不上,我心中万分的窝火,但是一时间什么地方也去不了,我就让死胖子先带我到医院去,去看看小老头的情况。

  我们俩也没开车,就步行过去,反正也不算是远,穿过夜市一条街的时候还能弄点吃的。当然,是死胖子花钱。

  我们俩停在一个炸鸡摊前面,死胖子毫不客气地大手一挥,一张红票就扔过去了,说炸个一百块钱的,今晚吃个够。

  妈的,一百块钱的炸鸡,那得炸多少?估计一天我也吃不完,不过看着小小贩乐呵呵地把一大堆鸡肉块全都扔进油锅里炸着,再想想这些一会都是自己的,可以吃到爽,心里的感觉还真是爽。

  一下子买一百元的炸鸡啊,这么爽的事情我还真的从来没干过,但是正是我特别爽的时候却见到了一个非常让我不爽的人,那个就是张哥,呸,是那个姓张的。

  从方向上还有头上的纱布来看,姓张的都是从医院里出来的,刚才那一顿打让他身上有些伤痕和淤青,那些自然都是我打的。

  不过,也就只是擦点药水,缠点纱布而已,就这么简单,但是小老头,尤其是豆豆,被打找人打断了腿,我想到这里就感觉非常不爽。

  尤其是再看到他在夜市上慢慢走着,寻寻觅觅地想要买点什么吃的当宵夜,我就更加感觉不爽了。

  我眼睛看着姓张的,他并没有发现我。我又扯了扯身边的死胖子,说胖子,敢不敢跟我一起揍他一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