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你刚才干啥去了?

  小老头说,刚去上厕所了,我又不是没跟你说。

  我说,找你的人都找上门来了,你还有闲情逸致上厕所?也不对,你刚去厕所之后他们就去厕所找你了,就那么一条路过去,他们怎么会没找到你?擦肩而过了?

  但小老头一听要打他的人都已经找上门来了,哪里还顾得上回答我的问题?但也根本不用我说找来的是谁,他就一拍大腿站起来,说,坏了坏了,这快就找来了!

  小老头赶紧趴在门边,耳朵贴着门听着声音,然后又轻轻给门打开条缝。

  那些人显然是没走,开门的瞬间我都能听见外面的声音。

  小老头把门关好,也不敢出去,急的团团乱转,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怎么办。

  我说,还能怎么办?人家都堵外面了,你也没别的路跑,早晚都是这一刀,我感觉还是出去自首比较好。

  小老头连忙摇头,说,不行不行,这个是绝对不行,干这一行就要有干这一行的操守,如果自己承认自己是骗子了,今后还怎么干?就算是被他们抓了个现行,也绝对不能承认,否则没几天这一行就干不下去了。

  我很是不屑很是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说,得,那你就在这好好想想一会怎么继续骗人吧。然后我就继续喝酒,没有管他。

  小老头看了看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凑过来跟我说,小兄弟啊,咱们可是有缘分的人,今天你不能见死不救,你得帮帮我。

  看正I(版章m节上酷匠u网¤

  小老头虽然骗了我的钱,但是我也不是那么特别痛恨他,或者说就算是有点恨他,但也不想看他被那一群人给抓住,然后痛扁成猪头。

  到了后来我才明白,这是因为我跟小老头之间有很大的共性,我们都是在生活最底层挣扎着的小人物,所以难免要惺惺相惜。

  我说,那你就先在这里躲着吧,如果听着来人了就躲到床底下去吧,往里面点躲着。

  然后我就拎着酒瓶子站起来了,摇摇晃晃出门去。

  小老头说,你去哪?我说,帮他们找人去,老骗子欠我三千块钱呢,我得不知道躲哪去了,我得去把他找回来。

  然后我就出门了。

  外面,那群人还在酒吧里到处走,找人,拉着人就问看没看见刚才那个小老头,酒吧的门口也被他们的人看着,盯着每一个出去的人,反正只有这么一个出口,盯着这里,小老头怎么都跑不掉。

  黑哥这个时候还跟那个我不认识的人一起站在吧台跟前喝着酒,跟前也没有别人。我走到黑哥跟前,问,黑哥,这是咋回事啊?这么大阵仗找人。

  黑哥那时候也啥都不知道,只大概能猜到对方是被老骗子给骗了,但是具体的事情是一概不知,就只能开口说,

  被黑哥叫做张哥的人说,妈的!别提了!晦气!不想说话!

  张哥说话很冲,给我的感觉很不好,我的眉头立马就皱在一起。

  我也听得出来这位张哥应该是被老骗子骗得不轻快,但是骗他的又是我们,说话这么冲,是给谁脸色看呢?

  我刚想发作,就见着黑哥冲我轻轻摇头,我也就忍了,没跟他说话。

  然后又见着他身边带了不少人,都是些社会青年一类的的年轻小混混,知道这家伙也是个混的,而且黑哥看样子挺给他面子的,竟然任由他的人在酒吧当中找人,看来他混得挺不错。

  就这么的沉默了一会,张哥的那些小弟就慢慢凑过来了,都说,没找到,没找到。

  张哥就火了,骂他们,说,你们这一群废物,找个人他妈的都找不到,要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我养你们还不如养两条狗,找人稍微训练下,至少还能帮我找个人!

  那些小弟一个个的被他骂的狗血淋头,却硬生生不敢开口,不敢抬头,就好像被教导主任抓到现形的学生。

  就连酒吧当中的客人都朝着这边看过来——在酒吧当中这么吼,这么骂人,挺影响生意的。

  我看了看黑哥,黑哥此时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

  然后,就听到张哥说,不管怎么样,今天是必须把那个老头给我找出来,找不出来你们就被给我回去睡觉!

  他手下一个小弟立马就抬起头,哭丧着个脸,说,张哥,你也不是不知道,那老不死的滑不溜手,实在不好找啊。

  张哥更生气了,一巴掌拍在那个小弟身上,说,要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那么好找我他妈的要你们干啥?滑不溜手?不会想办法啊!不行就把人都赶出去,封了所有出口,挨个房间给我一点一点搜,我他妈的就不信找不出来!

  听到这里,终于,连黑哥都不下去了。

  黑哥说,张哥,开玩笑呢吧?开门做生意的可不容易,让你进来找人已经对得起你了,你这赶我客人可是在断我财路,这个可不行啊。

  张哥吼着,不行什么不行?不就是一天生意吗?当老子差这点钱?差了多少钱我给!卡号拿过来,我让我爹给你打一万块钱,够不够?

  差了多少钱,他给。小世界酒吧寻常时候一晚上的利润怎么也到不了一万元,这位张哥也算是干脆利落,也算是霸气,但是——他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黑哥算是被他气笑了,说,得,张哥,你卖我个面子,今天我给你一万块,算是弥补你的损失,这事就算这么完了好不好?

  黑哥这么做,在我看来已经是非常给对方面子了,也或者只是给对方的爹面子,因为我实在看不出张哥这样一个比我还不懂事的屁孩子有什么值得给他面子的地方。

  张哥说,你给我钱?你感觉我像是差这点钱的人吗?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这小老头,我今天一定得逮着他!

  黑哥笑了,说,咱们谁也不是差那一万块钱的人,说到底就是个面子的事情。我让你进来找人是给你面子,是给你爹面子,你要是赶客人,那可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光头面子,那这事可就不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