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徐黎红也能来了精神,蹦蹦跳跳就跑过来,拉着我的胳膊说,祸害哥,你赶紧考驾照。等我满十八岁了我爹也给我买辆车,你到时候给我当司机。嗯,老八婆今年十八岁了,我爹给她买了车,整天在我面前炫耀,到时候看她怎么炫耀!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冲徐黎夏做着鬼脸,然后就看到徐黎夏脸色不怎么好看,然后但淡淡地说,这你就不用想了,板砖以后每天接送我上课放学,给我当司机。

  然后,然后这姐妹俩就又吵起来了。

  我站在窗户边上,看着窗户外面,再然后,这个暑假就开始了。

  我爹和光头在医院里住了好几天,所幸两个人都没事,没几天出院之后就各回各家了。

  我没有回家,因为我爹说,这个暑假就把我扔给光头了,让我听光头的安排。

  光头说,白天随便你干啥都行,晚上准时来上班。

  徐黎夏说,这个暑假把驾照给我考出来,别的随你的便。

  我就在想,这个假期该怎么的安排呢?

  每天晚上去上班,我做的还是站在门口僵硬着笑脸迎客的工作,然后白天,除了去学车背考题之外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没事情做。

  没办法,这次我是在放假之前一个月就离开学校的,没有暑假作业做。虽然即使布置了暑假作业我也不见得会自己做,但是借别人的抄上去还是有必要的。高中的暑假作业就算只是抄袭也是一项非常浩大的工程,可以让我过一个充实的暑假,然而我现在却没有暑假作业。

  那一瞬间我忽然间好像明白过来暑假作业存在的意义只是让你这个暑假过得更充实一点,我忽然间有些想念暑假作业,但是当我想去买包红塔山却发现自己兜里连买一包红塔山的钱都没有了的时候,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我暑假空虚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没钱了,而不是没有暑假作业。

  嗯,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操蛋。

  那天早晨到了下班的时间,我去找黑哥,问他我大概什么时候才能有工资发的时候,黑哥却笑了笑,说,这还没干几天呢,就急着领工资了?怕我们不给你还是咋的了?

  *r酷w: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o

  这一问,倒是问的我有些不好意思了,以光头男和我爹的关系,以光头这么大的家业,肯定不差我那点工钱。何况我这些日子住院之类啥的,全是光头和那个死胖子掏的钱,花销肯定不少,光头从来都没有跟我提一句话,所以不管怎么说,他们都绝对不可能会拖欠我的工钱。

  如果有人说光头和黑哥要拖欠我工钱的话,我第一个不答应,但是话又说回来,既然他们那么有钱,既然我这段时间这么穷,既然他们又非常舍得给我钱花的话,为何不给我点钱呢?

  如果这几天不是天天徐黎夏给我送饭吃,我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更别提去买包红塔山抽,更别提钻进网吧撸几把坑几个人玩,更别提——

  没钱,什么都干不了。

  我正在那里唉声叹气,打算回房间睡一觉,然后干脆就这么睡一个暑假得了,黑哥却跟我说话了。

  他说,其实吧,我现在也可以告诉你,我们就是在故意不给你钱。

  然后我就愣了,要是别人说这话我肯定不干,但是黑哥自己把这个话说出来——

  我苦着个脸,说,我就知道,你们是故意不给我的,黑哥,你这是为啥呢?

  黑哥轻轻笑了笑,不给我解释,还在擦拭他的杯子,跟我说,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你,你得问光头。

  我说,就连你也不知道?

  黑哥说,我倒是知道,不过不告诉你,你还是问光头吧,不过我估计你问了他也不会说的。

  我就很无奈,不说话了,既然黑哥不肯说,那我问光头他肯定也不会说,而且这种话怎么都不太好意思说出口。

  见我沉默,黑哥就拍了拍我的头,说,别想太多了,也不是一点钱不给你,这些日子你就先这么过吧,不过你也放心,我们不会饿死你的。

  他们究竟为什么不给我钱花,这是我现在正在考虑而且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一方面因为我感觉光头和黑哥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另一方面我真的实在是没钱了。

  黑哥给我调了一杯酒,放在我面前,然后就说,好了下班了,喝了这杯酒就赶紧走吧,我要锁门了。

  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但是没钱的日子我又实在是难受,我就跟黑哥说,大不了我自己再出去找兼职去,赚点零花钱。

  找个网吧当一暑假的网管,不用他们包吃住,工资也不要多少,有个烟钱就行,最关键的是每天都可以上网,嗯,这个计划挺好。

  黑哥笑了,说,别指望了,你晚上要干活,白天多多少少肯定得睡会觉吧?何况你还得考驾照呢?根本没多少时间,而且时间太零碎了,你说哪个地方能要你?而且就算是有地方要你,他也得敢要。

  黑哥终于是成功打破了我最后一点念头,然后黑哥又拍拍我的肩膀,说,不用想了,这个事情当时老板跟我解释了,过了好些日子我才想明白过来,你要是自己能想明白,估计你跟老板要多少钱他都会给的。

  嗯,是的,要多少钱都给,就算是没有那么多的钱,他也会借着给你,嗯,就是这样。黑哥很是确定地说。

  听到这里我就不说话了,陷入了沉思,然后那未来的几天,甚至那整整一个暑假我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问题的本身并无法让我纠结,因为我不是一个喜欢纠结的人,想不明白的问题我不想多想,但是问题的彼岸有着无数的金钱在我最贫困的时期诱惑着我,这个问题陪伴了我好久好久。

  然后,那几天的日子还是特别的平淡,每天就是上班,学车,考驾照。我学车很快,很快就能开得很溜了,教练说我已经没有学车的必要了,只要等着考试就好,于是整个白天我除了睡觉发呆和偶尔陪徐黎夏或者徐黎红逛街外什么事情都没得做了。

  但是也好在,这样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这个暑假,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暑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