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睡觉向来很稳,打雷都难醒,但却经常忽然就从睡梦中醒来,却根本不记得自己刚才做了个什么样的噩梦。

  身上盖着条毯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却知道肯定是我妈给我盖的。

  身边的徐黎夏和徐黎红还在熟睡,她们身上也盖着毯子。

  耳边,还能听到我妈和黎夏阿姨聊天的声音,还有时不时的轻笑,视线透过老旧的窗户,能看到我爹和光头还在喝酒,似乎还在争吵,但仔细听听内容,又不是,他们只是在聊天。

  把我的毯子给那姐妹俩盖上,我从平台上下来,跟我妈说,妈,他俩这情况不太对啊,是不是喝多了?要不要叫救护车?

  我妈还没说话,黎夏阿姨说,没事,救护车已经提前叫了,晚上十点,救护车准时到。

  说着,黎夏阿姨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说,呀,这都快十点了,这么晚了,救护车也差不多该过来了,我跟你妈去接一下,你去看下那两个醉鬼。

  然后我妈和黎夏阿姨就起身,一边走路一边聊着,我就进门去看那两个醉鬼了。

  !酷匠网正!版首发

  直到进去之后,我这才终于听清了这两个醉鬼究竟在聊什么。

  他们在比赛吹牛。

  光头说,想当年,咱手底下得有多少小弟?那时候还没有手机,电话都稀罕,不过站大街上随便一招呼,十分钟之内,怎么不出来三五十个?

  我爹说,就你那点人还敢在我面前叫唤?我当年手底下的车比全市加在一起还多,你想跟我比?大街上看谁不顺眼打也就打了,还有谁敢来找我闹事?

  光头说,光人多有个毛用?我跟那时候市委的老张拜把子兄弟,出门都开他的车。

  我爹说,你也就那个档次了,想当年,我指着他鼻子骂他他都不敢说话,打他右脸他还得乖乖把左脸递过来。

  我有点听不下去了,就说,别吹了,都当年当年的,好汉不提当年勇,你俩现在干啥的?

  俩人瞬间就安静了。过了一会。

  我爹说,种果树了。

  光头说,开酒吧了。

  我拿过个酒瓶子也喝了几口,忍不住想说话,说,别说当年那些没用的,当年你们再怎么吊,现在也是法治社会了,胡来不了,吊来吊去的有什么用?还市委呢!吊到最后,还不是一个在家种果树,一个县上开家小酒吧?

  可能是我戳着他俩人的痛处了,他们俩都没有说话,就这么沉默着!

  我也不说话,他俩是喝过了,我他妈的今天还没过酒瘾呢。我这酒瘾像我爹,也像我爷爷,更像我那已经走了的老太爷,不用练,天生就有酒瘾,打娘胎就有,听说从来不喝酒的我妈怀我的时候也破天荒地想喝酒了。

  我正喝着酒,我爹却忽然间跳起来,一嗓子嚎起来,吓了我一跳。

  他说,现在种果树了又怎么样?我现在要是出来招呼一声,怎么不得有千百号小弟出来?单挑群挑的,就算是来一百个人,你看我怕不怕?就算是玉帝惹我我也敢打!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我祸害这辈子他妈的怕过谁?谁他妈的敢瞧不起我祸害?

  我也沉默了,我没有瞧不起他的意思,却好像不知觉间伤了他的心。

  然后就见我爹指着我,又指了指光头,说,告诉你们,这些都不是事,不是事!最关键的是,再给我一瓶老白干,我还能吹了他!光头,你信不?

  光头说,有啥信不信的?这算啥?我也能!

  我爹就说,你吹牛。要不咱试试?

  光头说,行,没问题。

  然后我爹就要拿酒。

  结果这一弯腰却咚的一声倒在炕上。

  光头笑话我爹,说,怎么的?还吹一瓶呢,这就倒了?

  我爹说,没,这炕不平,是个歪的,明天得拆了重新盘。那个,狗儿子,给,给我拿两瓶酒来。

  光头也跟着说,对,你家这康不平,我坐都坐不住,老想倒,没事,盘炕的手艺我也没丢,明天帮你一起盘炕。那个,那个,我,你帮拿两瓶酒来,要大瓶装的,我们俩谁吹不下去谁是你儿子!

  炕不平?大瓶装的白酒?

  这俩人真是醉得不轻快,我算是看出来了。再看看炕上横七竖八的酒瓶子,竟然全都空了,我这才知道我手里这瓶酒就是最后一瓶。确切地说是小半瓶。

  就算不是最后一瓶酒,我也不敢再给他俩酒喝了。我说,行,你俩等等,我去拿酒。

  然后我就拎着两个空瓶子出去了,在井边灌了慢慢两瓶子井水,然后回去。

  我说,酒拿过来了,你俩喝吧。

  他俩那时候醉得已经基本睁不开眼睛,神志早就不清楚了。

  但是听到我说话,他们还是分别从我手里接过酒,确切地说,是我塞进他们手里的,否则酒瓶子就算是放到他们面前他们也拿不到。

  然后他们俩就真的开始吹了——

  我看着他们在那仰着头喝,我也喝着酒,小声嘀咕说,是酒是水都分不清楚了,还吹一瓶呢,你俩就吹吧。

  手里这瓶酒本来就不到半瓶,没几口就被我吃了,我有些意犹未尽,说,再给我一瓶白干,我也能吹了他。

  然后,就是哇的一声。

  光头和祸害谁也没能把一瓶子水喝完,没喝到一半就哇的一声吐了,趴在炕边,吐得跟两只死狗似的。

  再然后,他们就都被扔进了救护车,拉到医院里边抢救去了。

  黎夏阿姨和我妈一起跟着救护车就走了,然后留下我一个人在家。

  不对,不是我一个人,平台上还躺着徐黎夏她们姐妹俩呢。

  平台上睡一会纳凉还可以,但是想在平台上过夜,那还是痴心妄想,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都受不了。太凉。

  我爹妈那个屋,我清理了一下,又端着水把地面冲了冲,但味道还是难闻地厉害,怎么也得让风先吹一宿才能睡人,那也就剩下我的房间了。

  我上去叫她俩起来,两个女孩子都累了一下午了,又因为刚才喝了点酒,睡得正舒服,怎么都叫不醒。

  我也没辙,只能把她们给抱下去。

  先是徐黎夏,然后是徐黎红,两个人都不沉,抱着很轻松,然后抱在手里的手感真的很棒。

  然后,两个美女就并排躺在了我的床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