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徐黎夏,到底是大家闺秀,到底是女神大人。见了我爹她没有喊出祸害叔这个称呼,一声叔叔和朋友这个身份都很好,我心里忽然就感觉很有面子。

  然后徐黎红也开口了,同样是大家闺秀,她初见我爹脸上却挂着愕然,看了我爹半天才说,不对啊,怎么跟传说中的不一样呢?祸害叔叔,你怎么这么瘦小啊?你怎么跟光头说的不一样呢?

  我爹脸上的笑容当时就凝固了,说,光头?

  然后下一刻,就看见一个光头出现在我家的院门口,光头见了我爹,一声大喊,全村差不多都能听见。他说,死祸害,我光头来看你来了!

  我来看你来了!这句话竟然被他喊出了一种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气势,有着说不出的沧桑和豪迈,让人一听就知道这其中有着无数岁月积淀下来的故事和沧桑。

  我本以为下一刻将要上演的将会是两个老兄弟拥抱在一起的基情狗血的戏码,真到了下一刻,却只见我爹怒声大叫。他说,死光头,混成这狗模样你他妈还敢活着来见我!

  然后他就拖着锄头冲过去,锄头在他的手中被抬高轮圆。

  忽然间的变故让人有点措手不及,徐黎红高喊着祸害发疯啦,我们几个慌忙躲开,光头却根本没地方躲,我分明能见到他脸色有些发白。

  危机关头,他猛地看到门口边上杵着一根扁担。二话不说就扔了手里的东西,一把抓过扁担来,堪堪挡住抡过来的锄头。

  扁担都被这一锄头给打弯了,那锄头尖距离光头的光头只有区区几厘米的距离,我分明看到了光头惨白的脸色,分明能看到那光头上已经渗透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来。

  万分惊险的一幕,就跟演电影似的,画面本该在这个瞬间定格,或者发生点什么炫酷的事情,但下一刻,我爹却忽然扔了手里的锄头,几步跑到光头的背后,拾掇地上的烟酒,刚才光头情急之下竟这些烟酒都扔了,分明有破碎了的声响,此时酒香都弥漫出来了。

  我爹爱酒如命,最见不得糟蹋酒,却还不至于干出低头舔酒或者舔酒瓶子这种没品到极点的事情。

  把碎开的酒瓶子扔开,把剩下的好酒拿出来,又看看碎裂的那几瓶酒的牌子,我爹脸上难得露出点肉疼的神色,又看着光头,说,你看你,你看你,几年没见别的没学会,就学会浪费东西!这么好的酒都被你扔了,该打!

  光头的脸色这才慢慢有了点血色,差不多回过神来,盯着我爹,用近乎惊雷爆炸一样的声音质问,说,祸害,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么多年不见面,我招着你了你就这样?

  我爹拾掇着地上的酒瓶子和烟,头也不抬地说,不就跟你打个招呼吗?你至于么?

  光头说,打招呼?打招呼有你这样打招呼的么?你这分明是得弄死我!

  我爹说,弄死你?我要弄死你你还能活?你是翅膀硬了还是要逗我!

  我爹这么说,光头的脸色却反而更好看了点,脸上的怒气也消了很多,嘀咕着说,怕你个祸害也老了,下手没个数!吓死老子了!

  说完,他就也蹲下,跟我爹一起收拾了那些酒瓶子,把碎渣扔到一边的垃圾桶,我们几个人这才进了屋子。

  我家很小。多小呢?反正是挺小的,小到带着徐黎夏进去的时候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以前我也带别的同学朋友死党来我家玩过,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生出来,好怪异。

  招呼着大家在炕边坐下,我赶紧烧水刷杯泡茶洗水果,顺带着一提,我爹在家侍弄着十几亩的果园子,这个季节家里就算啥也没有,也肯定有水果。

  这些活我从小就干,干的很熟练,没一会就弄好了,端上水果,给光头还有黎夏阿姨他们排着倒茶。

  我爹那个时候正在跟我妈打电话,让我妈请个假回来,说家里来了几个老朋友,回来看看,然后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我爹看见光头正吹拂着慢慢喝着我给他倒的茶,就皱着眉头,说,你今天是过来喝茶的还是喝酒的?

  光头愣了下,说,那肯定是过来陪你喝酒的了。

  然后又说,祸害啊,我也不瞒你,这些年我基本上都把酒给撂了,这几年加一起也没喝上一瓶去,就等今天来跟你喝个痛快。

  我爹又乐呵了说,说,那行啊,我这几年天天喝酒,但没你陪着喝的就是不痛快!还愣着干啥?把水倒了,倒酒,倒酒。

  我把他俩杯子里的茶水都倒了。光头从自己带来的酒里边挑出瓶二锅头来。我本来还没怎么在意,这种便宜的酒有的是卖的,但是我又感觉这包装纸有点不对劲,跟普通的有点不一样,而且有点陈旧的意思,想看看生产日期却没有找到。

  我知道这是一瓶陈年的老酒,打开蜡封的瓶盖的瞬间,果然闻到一股扑鼻的酒香,满屋子都是扑鼻的香味,就连徐黎夏和徐黎红都贪婪地吸着鼻子。

  光头说,这瓶酒还是当年你去买的,在渤海沿上,那天晚上喝的。这是当时喝剩下的,扔在仓库里边,这么多年就没动过。

  我爹说,哦,怪不得看着眼熟呢。那时候咱们都还没结婚呢,亏你还能一直留着——不对,当时不是剩下两瓶吗?你小子偷喝一瓶?

  光头说,什么偷喝了,刚打碎了,你没看见啊?本来打算一人一瓶的,结果现在得两个人分一瓶了。

  我爹说,行吧,两人一瓶就两人一瓶吧,不那么挑。狗儿子,倒酒。

  然后我就倒酒,我知道我爹喝酒的时候喜欢把酒倒满,所以连带着光头的我也给倒满了,满到跟杯子沿平齐。

  三两多一杯的酒杯,毕竟放了这么多年,每人倒了一杯就没了。两个人分别端起一杯,手稳得跟石头似的,一滴不撒,送到嘴边,就跟喝水似的,一人一杯,明明眉头一个个的都皱成一个结了,却偏偏咕嘟咕嘟一个劲喝,直到把这一杯酒喝完。

  各自喝完一杯,光头又拿出一瓶酒,说,这是当年最后一次喝酒时候剩下的酒。

  f最新章8节上酷W|匠}网a

  开了瓶,然后又是下一杯,每人两杯酒,这瓶酒又就见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