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战火就开始了。

  徐黎夏说,小贱人,你叫谁老八婆。

  徐黎红说,老八婆,当时叫你了!

  小贱人,你以后别缠着我借零花钱,借我也不给你!

  哼,不借就不借,你这爱穿黑内内的老八婆!

  姐姐管妹妹叫小贱人,妹妹管姐姐叫老八婆,我实在无法理解这是怎样一对姐妹,毕竟我是个独生子女而且在我们这边一般都是独生子女,生二胎的情况很少存在。

  然后我就想,有这样一对姐妹,光头的家里平时肯定有够热闹的。

  而且我实在没有想到,传说中的女神,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实在是有些颠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然后,我们就一起上了车。

  今天黑哥没有来,光头开车,倒车甩尾都很流畅漂亮,一看就是多年老司机。

  黎夏阿姨坐在副驾驶,这两口子把前面的位子给占了,我跟徐黎夏和徐黎红就只能坐到后面。

  偏偏这姐妹俩怎么都不肯坐到一起去,我就只能坐到中间去,左手边是徐黎夏,右手边是徐黎红,我被挤在了中间。

  被两个大美人夹在中间,感觉应该是幸福的,两边女孩不同的体香同时钻入我的鼻孔,那感觉无疑是美妙的,但是双方的火药味正浓着呢,到了车上还不肯消停,我身处两个炸药桶之间的感觉——一言难尽。

  却是这个时候,我发现光头开车的方向不对,不是往酒吧的方向,我问他,说,光头,咱们这是要去哪?

  光头头也没回,说,去你家啊!

  我愣了,身边的两个女孩子也忘了争吵,一起看向光头。

  光头通过后视镜看了我们一眼,笑了笑,说,去祸害家看看,找那个祸害玩玩去!

  黎夏阿姨也回过头来,笑着说,去你家玩好吗?

  我还没做出什么反应,身边的徐黎红已经一声欢呼,说,太好了,一起去看祸害喽!

  这话听在耳朵里就好像是要去动物园里看老虎看熊猫一样别扭。

  身边的徐黎夏这个时候不跟妹妹吵架了,终于有了点淑女的形象,她对我说,一直听我爹说起祸害叔,还从来没有见过,今天可要去见识见识。

  我点点头,还是比较喜欢她这个时候安安静静的样子,好像女神一样。

  徐黎红已经站了起来,抱着光头的光头,看样子很是兴奋,也对我说,早就听说那个祸害了,还有老祸害和祸害祖宗,今天可要去玩个够!

  徐黎红跟徐黎夏不同,只要熟悉了之后她就很热情很闹腾很是活泼可爱的一个女孩,不同于她姐姐却也很可爱。

  但是我的脑子里却想着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去我家,真的好玩吗?或者说,去我家玩,去找祸害,真的好吗?

  光头和祸害他们见面,究竟会发生点什么事情?今天或许真的会很好玩。

  我这样想着,但是不管我怎么想,都已经坐到了车上走在了路上,离家,离祸害,都是越来越近了。

  酷匠s网/v正版n首发K《

  一辆漆黑崭新的四个圈停在我们村的路边,并没有能够吸引多少目光,但是村里人看到我从车上下来,尤其我身边还一左一右跟着两个妹子的时候,他们就高兴了,凑过来想聊天。

  然后,下一刻,一个高大的带着墨镜的光头从架势的位置下来,满脸带笑地冲着村里人打了个招呼,大家也就一窝蜂地散了。

  光头的表情当时就有点尴尬,黎夏阿姨也下车了,点了点光头的脑门,说,我就说你吧,整天留着个光头,都把人给吓跑了。

  光头嘿嘿笑了笑没说话,但我知道,吓跑村里人的不是那头雪亮的光头,而是光头这个人。

  我心里暗自腹诽,还说我爹是祸害呢,你个光头看样子名声也没好到哪里去。

  光头从后备箱里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东西。去别人家玩,总要带些东西才合礼节。

  我看了一眼,却发现全是烟和酒,却是种类混杂。有中华这种高档烟也有红塔山这种低档烟,还有几条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香烟,现在也都忘了名字。

  而酒水上,从茅台五粮液到最简单的红星二锅头,足足十几瓶,这些东西全都被光头一个人拎着。

  我走在最前面带路,徐黎夏和徐黎红一边一个紧紧跟在我后面,而光头则是边走边看着两边的房屋,也不知道勾起了他几多回忆,跟黎夏阿姨一起走在最后面。

  想想,我差不多也有一个多月没回家了,进门的瞬间的心里还是挺忐忑的。

  推开院门的瞬间,我看到那个瘦小却格外有力的身影正佝偻着背,挥舞着锄头在侍弄那一小片菜地。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他老人家,忽然间又见到这熟悉的一幕,心中不知道怎么的,竟还是产生些暖意来。

  我爹听见门响抬头看过来,见他看过来,我轻轻露出点笑容来,老老实实叫了声爹。

  你个狗儿子还知道回来!一个月不回来都不知道给你妈打个电话?我还当你死外面了呢!还有,这手是咋回事?又被人揍了——

  一回来,果然还是那顿劈头盖脸的骂,但是下一刻,我爹的骂声戛然而止,因为徐黎夏和徐黎红也跟着进门了。

  笑容立即出现在我爹的脸上,连带着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开来,略有佝偻的腰杆也直了,但他连一米七都不到的身高,一百二十斤都不到的体重,怎么直腰也不会给人高大的感觉。

  矮小的身材,有些佝偻的腰背,一身陈旧的衣服,还有一张半黑沧桑满是皱纹的脸,这就是我爹,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祸害的形象。

  我爹在徐黎夏和徐黎红两个人的身上打量了一番,很是满意地点点头,说,行啊,狗儿子,还学会拱白菜了?不错不错,不过你这一下子拱了俩,将来打算娶哪一个?

  我对我爹是彻底无语了,尴尬地根本说不出话来。

  刚才他骂我的声音肯定被徐黎夏姐妹听到了,这本来就挺尴尬的,但是这个时候我爹又说这种话,我就更尴尬了,在尴尬中还带着些羞涩,我低下头去,没有说话。

  还在她们姐妹俩对我爹的大名早就有所耳闻,所以不至于太吃惊。

  徐黎夏笑得非常自然,很是彬彬有礼地说,叔叔,您好,我是徐亚天的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