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酷匠网#‘首0发

  再后来,警察终于是来了,是来找我了解情况的。

  光头的那些手下一个个的被赶出去了,被赶出去的还有黄毛的家属,他们在被赶出去之前一个劲地跟警察说,一定要将凶手绳之以法,还他们一个公道,可怜他们的儿子,这么小年纪的一个大好青年就这么被毁了。

  然后警察把他们赶出去了。

  一个中年警察坐在我的床边,背后跟着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带着纸笔记录,另一个则是在录像。

  不知道是因为在录像还是因为光头找了关系,那个问话的中年警察还算是和气,让我不要紧张,有什么就说什么,实话实说就好。

  他先问我是不是我先动手打得人。

  我轻轻点了点头,说,是。

  他点点头,很满意我的配合,又问我当时是刻意过去找麻烦的,还是恰好路过,跟他们遇上了。

  我的话到了嘴边却停住了,我猛地想起来光头的话,让我说话的时候注意点,我说,不是故意的。我还是学校的学生,不过晚上在那附近打工,去的路上路过了那里。

  警察点头,没有急着问后面的问题,留了时间给属下做文字记录,也留了时间给我思考。

  警察又问,学生还打工?你晚上不上课?

  我说,家里条件困难我也没办法,不算打工,只是晚上做点兼职赚点钱。

  警察点点头,又问我,那,当时你为什么打人,你的理由是什么。

  我说,这个事情有点长。

  他说,你说。

  我说,首先,那天早晨,我在上学的路上被他们无缘无故给打了。

  我将那天早晨的情况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最后说,这件事情有我们学校的保卫科可以作证,因为他们当时赶过来把黄毛赶走的。

  警察点点头,让我继续说。

  我说,到了晚上,我回去的路上,看见他们在吃烧烤,我就过去了。然后我听到他们的聊天——聊的内容很难听。

  警察让我将当时听到的他们的原话复述一下,我尽量回忆着,尽量还原,那边一点一点做着记录。

  我说,我听到消息,我——女朋友被一个黄毛潜入学校给打了,然后还猥亵。我以为他强奸了我女朋友,所以冲动了,后来才知道是误会。

  徐黎夏不是我的女朋友,但我感觉如果我说她是我的女朋友我就更占着点道理,至少有一个打架的理由。

  按照光头的说法和我自己的只觉,我尽量配合着警察的工作,回答着他们的问题,然后话语上尽量为自己增加一点优势。

  我想为自己减轻一点刑罚,却绝对没有奢望自己能够摆脱法律的惩罚。

  我当时就是抱着这种的想法。

  警察问了我不少的问题,甚至包括某些跟案件看似无关的事情,甚至包括我的一些想法,还有许多细节的问题。

  我一半根据事实,一半根据直觉来做着回答。

  回答到最后,警察将他记录的材料拿到我面前,让我看过,然后签字。

  然后,他又将我这份资料递给黄毛,让黄毛看过,让他也签了个字。

  再然后,三个人又坐到了黄毛面前,开始问黄毛一些问题,黄毛没有办法开口说话,所以更多的是那个记录的警察写出来,递给他看,然后进行修改,或者回答是与不是。

  我几乎没心思去听对方到底说些什么,只是听到后面,听到那个黄毛发出呜呜的声音,情绪显得很激动,我这才回过神来。

  然后就见到那个警察站起身来,对他说,事情这样就很清楚了,当事人已经报案,并且医院方面已经提供了确凿的证据,法律当然会还给你一个公告。

  警察要走,丝毫不理会黄毛的呜咽与挣扎,只是临走前看了我一眼,说,徐亚天同学,虽然很难过,不过还是要告诉你,你没误会——我希望你能冷静一点,现在是法制社会,类似的事情千万不好冲动,法律一定会给他应有的制裁。

  我愣愣看着他,半天都没有想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我甚至都已经认命了,在等待这法律对我这个特祸害做出应有的审判,警察却告诉我法律会对那个黄毛做出应有的审判。

  看着警察离开房间,看着黄毛的挣扎与呜咽,我还没有完全明白怎么回事。

  直到黄毛的爹妈一声撕心裂肺的哭泣从门外传来,然后他们进了门跪在我的床前,恳求我的原谅,我这才想起警察临走前的某句话,说我没有误会黄毛。

  误会这两个字最先是我提出来的,我说我误会他强奸了我女朋友,也就是说徐黎夏,然后警察跟我说我没有误会。

  我脑子里一时间有点乱。

  再然后,我就从这个病房里转走了,转到了一个好点的单人病房,至于黄毛,我就不知道了。

  转到了好点的病房,门口的人从五六个变成了两个人或者一个人,我就知道我没事了,哪怕有事也没有大事,反正是问题不大了。

  但是我的心却更加乱了,一直乱到晚上放学,徐黎夏过来探望我。

  见了我她就跟我说,案件有些新进展,我的罪责减轻,光头花了些钱又找了些关系,我已经没事,不用担心什么,又跟我说,学校那边他已经帮我请了假了。

  接着,她又拿出刚在外面买的水果给我,问我要吃苹果还是樱桃。

  我却终于忍不住问出了我的心事,我说,徐黎夏,你到底有没有被那个?

  她知道我问的是什么,我那天晚上为什么发疯一样将火炭塞进黄毛的嘴里她当然也从光头那里知道了原因,她脸色微微羞红,摇摇头。

  我再一次确认,问她,真的?

  她有点不高兴了,等我一眼,说,我将来的老公会知道的,不用你多操心了。

  然后我顺口就说了一句,那到底是谁被强奸了?

  我只是随口一问,就看到她脸色不怎么好看,我心中就有不好的预感,我问她,到底是谁?

  徐黎夏想了半天,说,是小楠。

  我沉默了半天,终于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原来是这样。

  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还真是万万没想到。

  小楠,没有被我拿下,也没有被竹竿男拿下,她被一个社会小混混黄毛拿下了。

  想想还真是有点操蛋。

  但我不是傻子,只是想想就能察觉出这件事情有古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