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的时间对于我来说是最无聊的,而且越来越无聊。

  上过高中的同学们,尤其是那些学习成绩不好的跟我一样的朋友们才知道,高中的前期一旦没有跟上进度,后期的学习只会越来越困难,化学物理之类的学科只会越来越感觉听不懂,上课就好像是在听天书一样,不一会就听得头晕脑胀。

  我基本没有过头晕脑胀的感觉,因为察觉我已经听不懂了之后我就基本再也没有听过课。因为道哥曾经跟我说,青春的大好时光全都浪费给书本,你难道就不感觉委屈得慌?

  那一下午的时间我同样没有听课,停在那里发呆又实在有些无聊,脑子里忍不住就在想东西。

  想点什么呢?

  第一节课,首先是思考有关小楠和竹竿男的事情。究竟是不是竹竿男找人打得我,这件事情毕竟还没有求证过,我还是要想办法求证一下。不过这方法……想了整整一节课也没有想出个头绪来。

  第二节课,还是关于他们俩的事情,我在想这件事情有九成九的把握就是他们,就算是求证也只是走个过场,所以我该怎么怎么来对付他们呢?或者自己一个人过去,在门口等着他们,然后当着小楠的面将竹竿男狠狠揍一顿,或者,叫上喜子和小月月他们,过去围殴竹竿男。

  我可是被围殴的,怎么也要围殴才能找回场子。

  第三节课,我依旧在想关于他们的事情。小楠我要追回来,竹竿男必须赶走。以后如果竹竿男和小楠在一起,我见一次打一次,打到竹竿男不敢跟小楠在一起为止。然后,抓紧时间把小楠给上了,这样,小楠就真的是我的了。

  整整三节课下来,想这些事情想的我头疼,想到最后就不想再想这些事情。

  第四节课,我在想徐黎夏,想她现在应该不生我的气了吧?想她中午又为什么没有出现呢?晚上我究竟是步行回去还是搭一下徐黎夏的车子呢?上次的事情虽然她不生气了,我是不是该专门给她道个歉?

  然后想的,是一个最最重要的问题,我没钱了。

  就这样想着,第四节课也下课了。

  同学们都一窝蜂冲出去,冲向食堂,我则摘了住宿校牌,戴上走读生校牌,从容离开学校。

  昨晚黑哥说过,黎夏不让我搭顺风车了,不过我心里还抱着最后一点想法,她今天已经不生我的气了,我在门口如果遇到她,她会不会让我上车呢?

  但是到了门口,这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门口没有遇到黎夏,也没有看到黑哥的车,不知道他们已经离开了,或者还是别的什么。

  算了,还是自己走回去吧。

  更M新o最快K上)酷A匠M网M

  于是我独自走上回去的路。

  但是没走几步,我就看到前面路边扎堆的几个社会青年,大概五六个人。

  不是早晨打我的那一伙,应该不是,因为这些人里面我没有看到那个半黄头发的黄毛,也没有看到别的有印象的面孔。

  而且他们当时正在路边说笑聊天,而且学校附近经常会有社会青年逗留,并不需要太在意,但毕竟有着早晨的事情,我心中暗自警惕。

  我尽量装作正常的样子,慢慢向他们走近,他们还在说笑,没有什么反应。走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们依旧没有反应,我的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

  正当我想要从他们身边路过,想要就此路过的时候,那群社会青年当中忽然有人叫喊,说,就是这小子,就他,别让他跑了!

  听到他叫喊的瞬间我立即意识到不对劲,这伙人还是冲着我来的!

  几乎是下意识地拔腿就跑,那伙人就在后面追我,边追边喊,小子,停下!别跑!

  我怎么可能会停下?他们越喊,我跑得就越快,一边跑一边回头,却看到一个矮瘦的家伙速度飞快,那小短腿跑起来的速度比兔子还快,跟我的距离越来越近!

  我咬牙,用出吃奶的劲来,跑得更快,但是那小个子也加快了速度,瞬间拉短距离,猛地一个冲刺就追上我了。

  一个小个子我不怕,打架他肯定不是我对手,就怕被他拖延住时间。正当我想要回身给他一拳头,把他撂倒的时候,他却猛地跳起,扑了过来。

  他一把抱住我,然后身体用力,猛然间扭转,瞬间就将我带倒在地上。

  我急了,抡起拳头就朝他身上打,可是这小子就死死抱着我,怎么都不肯松手,还在大喊,说,赶紧的!

  然后那些人就追了上来,然后我就再一次被人给围殴了,我连忙跟早晨一样,身体蜷缩成一个球。

  我打不过他们,就好像我打不过我爹一样。

  如果不是有什么非打不可的理由,打不过的人我就不会打。就跟面对我爹似的,我根本没有反抗的意思,挨揍就行。

  不同于早晨的那些人,这些人打我打得更狠,而且边打边骂。

  说,让你丫的打老子,老子踹死你!

  一边说着,落拳踢脚都格外得狠,这是刚才被我揍了几拳的小个子。

  还有的说,你个狗养的,跑得这么快,累死老子了,老子压死你!

  这人是个很胖的比死胖子还胖的胖子,说着,他就猛地扑在我身上压了我一阵,压得我差点没喘过气来。

  还有一个人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从声音上能分辨出来,这是那个最先认出我的人的声音。

  他是打我打得最狠的一个,他说,你个狗犊子还敢欺负我弟弟?欺负我弟弟?我不打死你!

  我这就听出来了,这是来给弟弟报仇的,不过他弟弟究竟是哪个?

  是大斌?不对劲,大斌是个借读生,在本地不认识什么人。

  难道是竹竿男找来的人?那么早晨都呃那群人又是谁找来的?

  或者这个人真的是大斌的哥哥,他在本地有个什么亲戚,又或者是他在这边找的干哥哥之类?

  我想不明白。但是也不用想。

  反正两拨打我的人都来过了,一拨是大斌找来的,一拨是竹竿男找来的,这点肯定没错。

  我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朝着学校门口方向看去,然后果然看到了某人的身影,他正远远在那里看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