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事情变简单了

  你们别当我是怂了,不打大斌真的是因为不需要了,至少暂时不需要。

  我不是一个多么有心机的人,但跟着道哥那么长时间,眼力劲还是有点的。

  而且道哥说过,大斌这人坏心眼不少,但是那脑子最多只能拐一道弯,太深沉的心机这几年是别指望有了。

  根据道哥的总结的公式,再套用到这件事情上来用,于是答案就很明显,那伙人绝对不是大斌找来的。

  如果真是他,以大斌这种性格肯定忍不住会在我面前笑着叫嚣,狗肚子夹不住水油,他这人也藏不了太多的东西。

  于是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谜底已经揭开,而真相只有一个。

  我躺在床上,给小楠发了个短信,我说,你跟那个竹竿男还没分呢?

  没过一会,小楠就回了个短信过来,说,我们关系正好着呢,他可比你好多了。

  我轻轻笑了笑,不怕她气我,现在就不怕她不给我回短信。

  我又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说,周六上午有时间吗?我想见见你,陪你逛逛街。

  她回了一条,说,不行,我跟他要一起去看电影,电影票都预定好了,泰坦尼克号!谁爱跟你逛街谁就去吧!

  看到这里,我禁不住轻轻笑了,手机压回枕头底下去。

  看电影吗?

  那就周六上午,影院门口见。

  #最H新章节上uq酷H匠网

  自以为弄明白了事情,也想好了解决办法的我心情一时间大好,没钱吃饭的烦恼都被我忘在了脑袋后面。

  刚到午休时间,大家也都没睡,还在继续说话。正是这个时候,舍管忽然间进来了,粗着个嗓子说,都午休时间了,怎么还不休息!

  我一看,是老黑,我就乐呵了,说,呦呵,老黑,几天不见你学会叫嚣啦!果然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老黑肯定知道我是这个宿舍的,却似乎没有想到我竟然在宿舍,吓得脸色分明变了变,眼睛在我校牌上扫了扫,又赶紧堆起笑容,说,砖哥,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会不会是老黑干的呢?我的心里基本认定了竹竿男,但还是想试探他一下。

  我在床上坐起来,说,老黑啊,我昨天晚上没有回宿舍,你没给我记名吧?

  老黑赶紧摇头,说,没有没有,前几天就收到通知了,说你已经是走读生了,我肯定不会记。砖哥您这怎么又过来了?

  喜子见老黑这么怕我就说话了,说,板砖,这几天你不在,老黑可没少过来叫嚣。

  老黑吓得面色都有些白了,赶紧说,没有,没有啊砖哥,真不是我,我也就是提醒提醒他们小点声,别太吵,绝对没敢扣分啊!

  我看他那样子就知道肯定不是他,然后就懒得看他,说,这边的事不用你管,走吧。

  然后老黑就赶紧走了。

  宿舍几个人都奇了,上铺的张弛更是探出个脑袋惊奇地看着我,说,板砖,你这牛呢?你比牛牛还牛!

  牛牛,东北话,那玩意,不多解释。

  其他几个人也都问我究竟是咋回事,老黑怎么就这么怕我呢,我当时比较得意,就说,有次找了个机会揍了他一顿。

  那件事情他们不知道,听说我曾经揍过老黑,都啧啧称奇,也不会问我究竟是什么时候揍的他。

  上铺的驰哥目光里更是有点崇拜,一字一顿说,砖哥呐,你是真牛,我以后得叫你牛牛哥了,我得歌颂你一段。

  我笑着说好,然后就听到张弛开始唱了,但听到他唱的内容我脸都绿了。

  驰哥唱——

  牛牛哥的牛牛很牛,可以掏出来当直尺用;

  牛牛哥的牛牛很牛,可以拉出来当裤腰使;

  晚上懒得去厕所,牛牛哥扔出牛牛扔进了楼道尽头的厕所;

  春天到了,天上的风筝飞的好高,牵引它的风筝线是牛牛哥的牛牛……

  我踹了上铺的床板一脚,我说张弛你再唱我真抽你了。

  舍友已经笑抽了。

  驰哥也脸上笑嘻嘻地跟我说,抽我?你要用你的牛牛抽我么?

  舍友们已经笑疯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张弛,咱别这样,这样下去没法处了,我得跟你绝交。

  张弛又问,绝交?绝交是个啥体位?

  这次没人笑了,因为大部分不懂张弛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而唯一明白的小月月已经快要笑死了。

  等小月月回过气来,一边笑着一边含糊不清地给我们解释清楚绝交与体位之间的关系,宿舍里面再一次笑疯了。

  而我,却是真的快疯了。

  小月月终于完全缓过劲来了,说,张弛小朋友,你确定你真的只有十六岁,而不是二十六岁吗?这么多的姿势你都是从哪里学到的?你来了宿舍这几天,我们大家都跟着你学到了好多的姿势啊!

  张弛听到这里却羞涩了,说,什么姿势啊,人家现在还小,还很单纯,还未成年,不要说这些!

  然后宿舍里再一次笑疯了。

  除了我和张弛,所有人都在笑,笑个哈哈不停。

  喜子发现我没笑,就问我,说,板砖,你咋不笑呢?你该不会还没听懂吧?

  我摇摇头,说,没啥,我只是懂了。

  他们都好奇,问我说,听懂啥了,到底是咋回事。

  我说,怪不得老黑今天进来粗着个嗓子管纪律,你们晚上不会也是这样的吧?这样不好吧?

  宿舍里几个人都没怎么在意,喜子说,怕啥?反正有砖哥你在呢,老黑又不敢给咱们扣分,怕啥?

  其他几个人都点头,表示赞成喜子的说法。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在想着这样真的好吗?喜子他们的做法肯定不对,但是我呢?我不允许老黑给我们宿舍扣分的做法,又真的对吗?

  喜子又说,不单是咱们宿舍,老黑连咱班另外一个宿舍的分都不敢扣了。之前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才知道原来是靠着砖哥在这里镇着,那些家伙还跟咱们叫嚣,真是不知道好歹!

  喜子正说着话,果然就听到旁边宿舍的声音,听到那夸张的大笑声。我的心里渐渐不再迷茫。

  不过该劝的已经劝过了,多了我也不会多说,反正晚上我也不在这里。

  然后我就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