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来了,女神停下与凡人说话了,女神用一顿爱心午餐给某人道歉,然后女神离开了。

  徐黎夏转身离开的瞬间,三只手同时落到了餐盒上,我,小月月,还有喜子,几乎同时抓住了饭盒,谁也不肯松手,同一句话几乎同时说了出来。

  我的。

  我的。

  是我的!!

  谁也不肯松手,那架势就跟要打架似的,还有旁边几桌的人,那架势也要过来争抢。

  这个时候,徐黎夏忽然驻足,回头,说,徐亚天,放学了去我们教室门口等我。

  一片安静中,徐黎夏终于缓缓离去,喜子和小月月再也没有理由说好吃的是他们的,却都是涨红着脸,不肯将手拿开,不过却不再用力。

  我很是得意地将他们的手慢慢拿开,却不急着打开饭盒,只很得意地看着他们,然后看看那边的大斌他们,嗯,那边的表情很精彩。

  记得某个叫泽布拉的人曾经说过,小子,不要太得意忘形啊。得意忘形的时候就是最容易出事的时候,当时就是那样,正在我满心得意的时候,一大群如饥似渴的狼就扑了过来,我们班的那些男生,甚至还有女生,还有旁边班跟我认识的旋风驴阿棍他们全都过来了,拉着我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没什么,我跟她认识而已。

  他们又盯着饭盒,有人说让我赶紧打开,分给他们吃。

  我想起昨天从黎夏那里听来的一句话,就说,我倒是敢给,这可是徐黎夏送来的,你们也得敢拿。

  这装的,我自己都有点佩服我自己,但下一刻,他们真的把饭盒抢走了,一大群人围在一起,争抢那小小的饭盒。

  更3新l最J"快wV上{酷/L匠¤:网

  我怒了,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都给我滚开,是我的!给我还回来!

  哗啦,那边撒开了,不过饭已经没了,就连饭盒都没了,我从始至终连饭盒里面有什么都不知道。抢走了东西,这些贱人就没再缠着我,各自回去吃东西了。

  再想想这盒盒饭很有可能是黎夏亲手做的,我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说,我就装,我容易么我,怎么就这样了呢?

  喜子说,板砖呐,记着这教训吧,老人的话都没错,都是真理,别装,装逼遭雷劈。

  两个人安慰了我一阵子,然后又八卦我跟徐黎夏之间是什么关系。我肯定不会说实话,就说,我姓徐她也姓徐,我们家沾点亲戚关系不过好多年没走动了。

  他们俩也没多问,估计是信了。

  然后,那天下午有件事情值得提一下,因为道哥走了,我们班就缺个人,正好有个新的借读生转学过来,就转到我们班了。

  他个头也挺高,比我只稍稍矮一点,样貌帅气,不过面皮很嫩,身材很瘦,有点站不稳的感觉,一身的名牌却很扎眼。说话的时候也挺娇羞,下午第一节课他站在讲台前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几乎就没敢抬头看大家。

  他用极其缓慢的语速说,大家好,我叫,张弛。来自祖国的东北,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我还小,比大家都小两岁,还没过十六周岁的生日。我很单纯,很容易受伤,经不起别人的拒绝,想找个女孩子来保护我。

  说实话,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样自我介绍,我们班男的当场就笑喷了,女的当场就开始尖叫,上课的语文老师是个刚从师范毕业的女大学生,一边掩嘴笑着一边维持秩序,说,这可不好,你还太小呢,不能急着找女朋友。

  他点点头,对老师说,好,老师,我听你的。

  然后,他就坐到了道哥的位子上,然后,就开始上课了。

  上课——实在没啥好写的,一笔带过。

  课间——也没啥好写的。

  转眼间到了放学的时候,就在老师宣布下课的瞬间大家就冲了出去,去晚了食堂里可就要排长龙了。

  教室没剩几个人,几乎都是走读生,等着下了晚自习回家吃饭的,还多了我一个从此不用上晚自习的。

  我稍微收拾收拾书本,正打算去找徐黎夏,却看见张弛正坐在位子上,发呆。

  我这人还算是个热心肠吧,就凑过去问他,说,你在这干嘛呢,怎么不去吃饭呢?

  他慢慢地回头,看着我,跟我对视了好半天,忽然间开口蹦出两个字来,说,你猜!

  我说,该不会是没有饭卡吧?我再看看他的胸前,连个校牌都没有,就知道了,张弛没有校牌也没有饭卡而且他刚转过来还不认识什么人。

  我把我的饭卡拿出来,说,那你先用我的吧,我的卡里还有个二三十块钱,应该够你用的了!不过你得记得还我钱。

  他又看着我,半天没有说话。正当我疑惑他是不是脑神经太长考虑什么都慢几拍的时候,他忽然一把将饭卡从我手里夺走,脸上露出笑容,冲我一本正经地说,小伙子,你很有眼色啊。

  我对他有些无奈,说,有没有眼色你都要还我的钱,别忘了。

  说着我刚刚要走,身边的张弛已经在我身边跑了过去,跟个没头苍蝇似的,瞬间冲出了教室。

  我摇摇头,有些无奈,这个张弛跟我们还真有些不一样。有这样一个上铺,想来晚上不会无聊,不过我终究终究是变成走读生了,下一次回到宿舍住宿是在什么时候?

  摘下了胸前的红色校牌,带上了蓝色的走读生校牌,我转身离开教室。

  我是四班的,而徐黎夏是三十六班的。我们甚至不是在同一个教学楼。

  不过千山万水只等闲,也没几分钟我就到了他们教室门口,朝着里面看了看,教室里没几个人,徐黎夏果然在那里。

  但是我又在教室当中看到了另外一个人,我看到了小楠的那个所谓的男朋友,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竹竿男。

  原来他是这个班的,嗯,不过我当时也没多理会他,因为那个时候我以为他跟小楠已经分开了,于是我只叫了一声徐黎夏。

  所有人都立即抬头看我,想找徐黎夏的人很多,但是真的敢来找她的却绝对不多,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第一个,反正他们都抬头看着我,当然也包括那个竹竿男,我看到他脸色不怎么好看,想来心情也不会愉悦,于是我的心情就很愉快。

  如果要用一个字来表达我当时的心情的话,那就是,哈!

  徐黎夏听我叫她就出来了,背着个小小的书包,在众人的目光下,她离开教室,和我一起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