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食堂。

  我,喜子,小月月三个人坐在一起刚要吃饭,大斌他们几个就过来。

  三个人把我围在中间,居高临下看着我,那样子就跟要打我似的。

  大斌说,板砖,你最近很跳啊!

  我当时就笑了,说,道哥不在,你这不也很跳么?

  道哥这个人,甚至道哥这两个字,绝对是大斌心中的痛,是个雷区。

  我这么说,大斌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当场就炸了毛了,指着我说,你妈的死板砖,一个班的同学我不惜带弄你,你还真当你牛逼了?你就他妈的是道哥一条狗,还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

  我懒得理他,身边喜子嘴含筷子,皱着眉头说,别bibi,不服就干。

  大斌是彻底下不来台了,说,麻痹的喜子管你个鸡毛事啊!要群挑啊?怕你啊!

  喜子也笑了,小月月也笑了。

  我说,行了,大斌,你bibi一百遍也没用,要干就干,一个借读生你倒是敢在学校干,你是高一就想回东北了。

  喜子在那也跟腔,说,还是别回去好,这样的傻逼丢我们东北人的脸,光敢bibi不敢干,德性!

  大斌气得跟什么似的,还是没敢动手,却也被喜子说的没脸说话了,气呼呼地就走了。

  他们几个走了之后,喜子说,就这种傻逼在外面,把我们东北人的脸都丢光了,没什么本事,又整天瞎bibi,他一个学生到了外地还这么横,早晚得挨揍!

  r看_H正|版@o章R节+上酷'H匠)网

  我没说话,倒是小月月补刀了一句,说,这跟是不是在外地没什么关系,山东和东北人本来就分不出多少区别,性格也实在,不存在欺负外来人的问题,你在这边呆的不也挺好?关键是人,道哥那种人,我感觉走到什么地方都还是那个样子,走到什么地方也不会挨欺负。

  我跟喜子都都连忙点头,赞成小月月说的话。

  小月月又说,不过,道哥不在,咱们班上还真没几个人能收拾地了大斌。

  我听到这里吸了一口气,视线里能看到坐在另外一张桌边吃饭的大斌他们,一边低声讨论什么,一边时不时朝我这里看。

  我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没完,大斌肯定得来跟我闹事,至于是下小绊子还是找人打架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道哥走了,就真的没人能收拾得住他?这恐怕不见得。

  正是这个时候,食堂的气氛忽然间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很是细微的变化,好像是一点美味的食物落入了池塘引来无数游鱼的追随继而整片池塘都不再安静。

  我们三个都抬头,朝着隐约间骚动的源头看去,就看到了传说中的女神降临了凡尘。

  优雅的身姿,像一阵轻风吹过,灵动的脚步,如冬去春临大地。

  是黎夏,黎夏出现在了学校食堂。

  一身轻巧灵秀的学生装穿在身上,简直比什么衣衫礼服都要漂亮,满头的金发,在这个不允许染发的高中无比显眼,当然,最出尘的还是她那一身不凡的气质,高贵地好像公主一样,任凭多漂亮的女孩站在她面前都要黯然失色,鲜花都要变成稻草。

  是黎夏!身边的小月月推了推眼睛,两眼都在放光,说,传说中的女神啊,传说从来没有来过食堂的女神啊,今天竟然亲自来食堂吃饭了,不容易啊!

  我好奇地问,传说中的女神?那是什么?

  小月月冲我直翻白眼,就连喜子都忍不住了,说,就是她,徐黎夏啊!三十六班的女神,咱们学校第一女神你都没听说过?

  我摇摇头,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小月月忍不住了,说,板砖整天跟道哥在一起,估计也就知道大炕了,道哥怎么可能跟他提女神?

  这句话戳中我了,不过我知道他们都不是故意的,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大炕的故事,所以我只低头没有说话。

  小月月看我低头,以为我是想念道哥了,就转移话题说,板砖呐,你没听说过她的事情也没关系,我跟你讲讲。咱们上高中也已经有几个月了,大家平时都是在食堂吃饭,走读生也经常到食堂吃午饭,但徐黎夏却从上了高中到现在从没来过食堂,连门都没进,今天可是第一次!

  传说,每天中午都有专人来给她送饭,每天送的饭可都是山珍海味,鲍鱼龙虾什么的,那日子真是跟公主一样。

  传说,每天晚上都会有人专门开豪车来接她回家,一般是个年轻的帅哥管家,恭恭敬敬给她开车门,还得说一句,小姐,该回家了。车子最次也开奥迪宝马之类,时不时开辆玛莎拉蒂,尤其是她入学的那天,来了整整一个车队,打头的是一辆带你装B带你飞!

  听到这里我就知道,他说的肯定是黑哥,不过黑哥并不是徐黎夏的保镖,见小月月说的起劲我也就没打断。

  小月月继续说,传说,她来学校没几天,她班上的男生还没来得及打她注意,一个光头墨镜保镖和一个大块头保镖就一起过来了,说想追徐黎夏的得先打得过他们俩再说,然后那个大块头一拳头把一个课桌打烂了,当场把一个学生都吓尿了。

  传说——

  我已经听不下去了,打断他说,别老传说了,越传越离谱。

  小月月不服气,说,那可是传说中的女神,一切当然都是传说了,要不你还指望跟她认识下了解她?我相信这些传说都是真的。

  我说,什么真的?不说别的,那光头就不是她的保镖,是她爹。

  小月月愣了下,然后摇头,圆圆的脑袋跟个拨浪鼓似的,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们说那光头长得很搓,一脸痞相。那么难看的人怎么可能是徐黎夏他爹?还有,你怎么知道那是徐黎夏他爹?你认识那个光头?

  小月月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身边格外安静,甚至可以说静的出奇,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那个传说中的女神的声音已经传入耳朵当中,说,那个光头长得的确挫,不过他也真的是我爹。

  小月月木然回头,所有人都转头,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徐黎夏的身上,传说中的女神第一次到了食堂,然后在一个桌子旁边停下,跟凡人们说话了。

  徐黎夏冲我们露出了微笑,霎那间春暖花开,徐黎夏抬手,将一个小小的餐盒放到了桌子上,说,昨晚店里出了点问题,我去得太晚,胖子说你已经先走了,我很抱歉,这算是补昨晚的。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