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

  我的内裤正在那里晒着,就说明我现在没有穿内裤,那么问题就来了:究竟是谁给我脱下的内裤?

  是谁脱下了我的内裤,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我正考虑着究竟是徐黎夏或者是某位漂亮的护士姐姐,徐黎夏说,是肉山叔叔给你换的衣服。

  原来是肉山,我的心情有点小失落,不过我又立即看向徐黎夏,她是怎么知道我心里想法的?

  这一次她没有看出我的想法,只是跟我说,学校那边给你请假了,你就安心在这里住着吧,养好了伤再回去。

  我点点头,能不用去上课当然好,何况还有徐黎夏这么个大美女在这里照顾我。

  躺在那里,很是放松,但我很快就想到另外一个问题。这个周大休我没回家,没从我爹妈那里拿生活费,我这两个周该怎么活?

  赶紧拿过电话,给我爹打了个电话,没一会电话就接通了。

  我爹心情大概挺好,说,没白生你个儿子,挣了钱这么快就想孝敬老爹我了?

  我很无奈,我说,爹啊,我这才刚找到工作还没开始上班呢,平时还得上课呢,上哪去挣钱呢?

  我爹说,那你找老子干啥?

  我说,这次大休没能回去,下个月的生活费还没给我呢,我——

  我还没说完,我爹又骂我。说,老子十六岁那年就被你爷爷赶出来了,你今年可都十八岁了!都找着工作了还跟家里要钱?要什么钱要钱?干了活还养活不了自己?自己挣去!

  说完他老人家就挂了电话了,根本不给我反驳或者说话的时间。

  我这算是被扫地出门了?

  挂了电话好半天我都没有能够回过神来,就听见我身边的死胖子跟我说,徐爷,您那要是缺钱,就先从我这拿点?多了不敢说,一个月拿万把块还是能拿出来的,孝敬孝敬徐爷,这都是应该的。

  我不是什么特别有骨气的人,所有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我猛地就看向他,心里怦怦乱跳。万把块钱,天大的一笔巨款,再看看胖子那一脸谄媚的笑脸,也是我那时年少,恨不能立马就一口答应。

  但根本不等我说话,徐黎夏又开口了,说,他倒是敢接,不过你得敢送,给他万把块,祸害叔那边你打算送多少?

  胖子脸色立马就白了,讪讪笑了笑,说,当我没说,当我没说,然后又猛地看向我,满脸认真跟我说,徐爷,你收我当小弟好不好?

  我感觉像我这种级别的屌丝男在任何一本小说里都是当不了主角的,当不了主角就享受不到主角光环,更没有什么王霸之气,所以我肯定没有什么地方能吸引到胖子给我当小弟。

  再想想胖子刚才煞白的脸色,只因为黎夏提了祸害这俩字,我问黎夏,说,祸害他到底是谁?

  黎夏说,你脑子摔迷糊了?他是你爹啊!

  我摆摆手,说,我问的不好,重新问,我爹,祸害,他以前到底是干嘛的?为什么你和你爹都认识?肉山,还有这个胖子都知道他,为啥就我不知道?

  是的,所有人都知道,但我,我爹的亲儿子,除了他是我爹,他的外号叫祸害,我啥都不知道,这也能算是亲生的儿子?

  我想想心里就有些不服气,就有些憋屈。

  黎夏没有理我,我又看向胖子,那家伙赶紧把头扭向一边,怂得跟什么似的,我说,你不是要给我当小弟吗?你告诉我,我就答应。

  胖子分明意动了,脸色很是犹豫,双眼在我跟黎夏身边徘徊。

  我看出来了,黎夏在这里,死胖子是肯定不敢说。

  我就看向黎夏,说,你还是跟我说吧,就算你现在不说,等你走了,死胖子肯定也会偷偷告诉我,然后嘱咐我千万别说是他说的。

  那一瞬间,死胖子的脸色就跟死了爹似的,嘴巴张了半天,却还是没敢说,不过黎夏终于给我做出了解释。

  她晒好了衣服,慢慢朝我走过来,说,他就算说,肯定也不敢多说,我就把他敢说的都告诉你吧。

  她顿了顿,说,先说说你家这个祸害世家吧,太久远的不清楚,你太爷爷是祸害祖宗,你爷爷是老祸害,你爹是祸害,你注定是小祸害。

  我说,怎么又扯上我爷爷和太爷爷了,他们怎么也成祸害了?我听不懂。

  她又说,你要明白,你们这祸害世家的名号不是谁给的。你爹祸害这外号,是全市人民给的,你爷爷老祸害这外号,是全省人民给的,而你太爷爷祸害祖宗的外号,是全国人民一起给的。

  我惊了,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看看黎夏,一脸认真的样子绝对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再看看胖子,轻轻点头没有说话,算是认可黎夏的话。

  我太爷爷究竟是叫啥,竟然有这等的本事,被全国人民叫成祸害?

  我愣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旁边的胖子赶紧说,你至少也得被全县人民叫祸害,否则不是埋没了你家祖祖辈辈祸害的才华?

  ?e酷KD匠网◎唯&一(}正版$L,@Q其m他a◇都是盗&。版◇/

  黎夏瞪他一眼,没好气说,那不是三草驴下蚂蚱,一代不如一代?

  我看向她,说,不是吗?全国全省到全市,下一步不就是全县了?

  黎夏说,你就不能让全球人民封你做个祸害?

  我茫然地眨眨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身边的胖子却没由来地说出了我心里的想法,他说,那我可就光宗耀祖了!

  或许是因为这个消息对于我的震撼实在太大,虽然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能够问出来,但是我那天并没有继续刨根问底。

  我纠正他,说,是我。

  他嘿嘿笑了笑,脸上的肥肉都要挤到一起去了,说,都一样,都一样。

  忘了当时都跟他们聊了些什么,总之渐渐跟这两个人熟络起来,脑袋又是一阵头晕,我又想睡觉了。

  黎夏说,你先睡着吧,我得先走了。

  我点点头,随口就问了下,要去哪?

  黎夏说,我还得去上课啊!

  上课?我又愣了,黎夏要上课?

  黎夏说,我跟你一样,都是一中的,而且是同一级的,都是08级,你是四班,我是三十六班的。

  我点点头,知道她要走,也不知道怎么的,各种问题就都来了,我问她,对了,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去上班呢?晚上晚自习的事情我去跟班主任商量,不一定能商量下来,还有,我是去小世界上班还是去金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