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不过是刚停,就有四五个小伙子走过来,给我们打开了车门。

  我甚至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叫来的人。

  徐黎夏下车之后,眼睛在周围扫过,目光很快锁定了一辆黑色的别摸我,又仔细看了看车牌号,车上的蛋糕痕迹也没有清理掉。

  然后她指着那辆车,只说了一个字,砸。

  那几个小伙子什么都没问,只点头,说,好,我们去找家伙。

  砸车自然不能用手砸,这些人散了不过三两分钟就先后回来了,手里或者拿着铁棍,或者拿着砖头,一回来,各种东西就稀里哗啦乒乒乓乓全都落到车上。

  漆黑的宝马车开始了阵阵的惨叫,吸引了不少的目光,却谁也没有敢过来。

  玻璃碎了,然后没了,车身被砸的坑坑洼洼,然后渐渐瘪了,终于是面目全非。

  我看着他们砸车,砸的酣畅淋漓,只感觉血液都要被他们给点燃了。这种事情看过多少次的小说多少次的电视都不如亲眼看到那么爽快,尤其还有仇恨的升华。

  我的血液在燃烧,拳头也在蠢蠢欲动,终于安奈不住,大步走向那辆车,看别人砸总不如自己亲自砸那么爽快。

  但是我却被徐黎夏拦了下来,她说,一个破车而已,这有什么好砸的?那死胖子就在酒吧里面,你进去揍他。

  我眼前一亮,热血瞬间涌上了脑门,冲她点点头,转身就走,走向酒吧。

  徐黎夏在我背后继续说,尽管打,只要不打死,出了什么事情都不怕!

  一时间热血上头,我根本没有考虑太多,直到徐黎夏提醒我才想起来。这里毕竟不是我家也不是学校,打架不是随便打的,搞不好就要出大事。但既然徐黎夏给了我承诺,我也就放心了。

  徐黎夏提醒了我的另一点就比较重要,那就是不打死。

  我不打死他?我不打死他!

  我这满头的鲜血和这一身的戾气,一进了酒吧就被门口的保安拦截下来,呼喝着问我是干什么来的!

  然后他们又看向我背后,不知道为什么地就给我放行了,但此时我已经吸引了好多的目光。

  我也没有理会太多,他们放行后我走进酒吧,在酒吧中随意穿梭着,目光在人群中逡巡,很多人都意识到了不妙,提前跑开,或者远远躲到一边看热闹。

  原来谁都怕恶人。

  那时候大概是晚上八九点,或者九点多,酒吧当中的人已经不少,但是还并没有到人多的时候,所以找人还算是好找。

  很快,我就找到了那个我想找的身影,那个死胖子此时正跟两个女孩子坐在沙发上,喝着酒,大声说着笑,红光满面,正是兴奋的时候。

  看着他高兴,我就不高兴了。大步朝着那边走,路过一个桌子的时候顺手带走了别人的一瓶酒,那人也没敢在我背后开口喊我。

  直到我走到跟前,那死胖子这才发现我的存在,眉头微皱,预感到不妙,但我一个酒瓶子已经抡了上去。

  瓶子碎开的那一声声响很好听,青岛五场出的雪花味道也很清香,周围尖声的惊叫充满了恐惧,我的心里,那只恶魔却感觉很爽。

  瓶子砸破了胖子的额角,差点就砸到了他的眼睛,胖子抬手捂着头,鲜红的血液从他的指缝里淌出来。他用另一只眼睛盯着我,用另一只手指着我,叫骂着说,你是哪个?敢来偷袭老子?

  竟然忘了我了,我却并没有更加生气,或者说我此时早就已经不生气了,我就是想要揍他,狠狠地揍他,我的心里感觉很爽。

  我跳向他,打算继续揍他,哪知道这胖子也不是吃素的,就在我扑向他的时候忽然猫着腰,一把抱住我的腰,向前一扑,我瞬间就摔倒在地上。

  这死胖子死沉死沉的,压得我一阵胸闷,用了半天的力气也没能推开,我这也才想起来,一整天都没吃饭呢。

  就连那一口馒头,都被我吐了出来,没有咽下。没有吃饭就没有力气。

  没有力气,不过我拳头还是硬梆梆的,多少天不吃饭也不会软下去,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软,我握紧了拳头,狠狠朝死胖子的身上捶着,却只能捶到他肉乎乎的后背,就跟打在棉花上似的。我说,你给我放手!

  死胖子没肯松手,只放声大喊,保安,保安呢?都干什么去了?

  其实也不用他喊,保安已经到了。想这种大型的酒吧,保安肯定不少,短短的时间就有十几个保安冲过来,领头的是个比我还高,比我还壮,比死胖子还胖的大胖子。

  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外号叫肉山,是光头手下的多少年的老兄弟,也是总管所有保镖的。

  53酷匠)2网首发2

  肉山过来之后见了这场景,就说哪里来的混蛋小子,敢在爷爷底牌撒野,给我上!

  我心中一紧,但还不等那些人上来,就听见黎夏好听的声音将我救了,她说,都别上!

  别说,黎夏说话就是好用,她在人群里中一声叫喊,所有的保镖都没敢动手,肉山更是几步过去,又跟在黎夏身边走过来,说,徐大小姐,你咋有空过来了呢?大哥不是说你们今晚一起出门做客吗?

  黎夏说,有点事耽搁了,估计时间不赶趟了,不揍这个胖子我们都没脸去做客了。

  肉山哦了一声,然后看着那死胖子,慢慢点头,说,死胖子,你胆子还不小,新买个宝马就跳腾了!

  死胖子应该也是认识黎夏的,急了,哭丧着个脸,说,姑奶奶,就算是您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招惹您呐!我这是哪儿招着您了我?

  所有人都看向黎夏,黎夏刚才说的严重,而且她平时可不是见风就起浪的人,这胖子肯定是干了什么极不像话的事情,但是要说他敢招惹徐黎夏,也是没人信的。

  徐黎夏指着死胖子,说,他开车撞了徐亚天,骂人,还肇事逃逸!

  哗——

  什么叫全场哗然,什么叫全场皆惊,当时就是。所有人都看着那死胖子,就跟看个死人似的,小声议论着,甚至感觉难以置信。

  敢来这条街玩的人,有几个不知道徐亚天是什么人?就算借给死胖子一万个胆子,他真的敢去撞人,然后骂人,然后逃逸?

  但说这句话的是谁?是徐黎夏,徐黎夏是谁?这个也不用多说。

  偏偏这句话跟前面的某句话还能关联到一起,形成一个完美的误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