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光头是真的回去给徐黎夏生弟弟去了,我感觉他既然说了就做得出来。

  光头走了我们这边就冷场了,谁也没有说话。坐了一会,感觉沉默地有些压抑,黑哥看了看时间,说,这才四点,现在开店还太早,咱们先走吧。

  原来已经四点了,只是春末夏初的白天已经很长,我才没有发现。我又想起我在蛋糕店订做的蛋糕,点头说,是啊,咱们走吧,我也还有事情。

  黑哥就问我,什么事情啊?我开车送你过去?

  我笑笑,说,谢谢,这倒不用,也不是什么急事,我坐公交车就好了。

  然后我就先走了,黑哥和徐黎夏在后面锁门。

  本来,我是打算坐公交车回去的,还走走到走到路口的公交站,我又遇到了中午那只流浪狗。

  只见他蔫头耷脑的,无精打采,老远发现我之后,抬起头,摆摆尾巴,这才有了点生气,轻轻冲我叫了一声,算是打了个招呼,不过并没有走过来。

  我看着他那瘪瘪的肚子就知道他今天收成不怎么好,怕是饿了不止一天了。

  那个瞬间我就改变了主意。

  我冲他招招手,我说,过来,今天我请客,我过生日,请你吃个蛋糕去!

  他兴奋地汪了一声,就朝我奔了过来,跟在了我身后。带着他,我就自然不能坐公交车。就这样,迎着夕阳,走在路边,一只流浪狗跟在另一只流浪狗身后,穿越了大半个城区去吃一顿饱饭。

  走到蛋糕店,差不多五点的时候,我们走了整整一个小时。

  没办法,肚子实在是饿,一整天没吃饭,刚才还挨了一顿揍,双腿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等我走到的时候更是连饿的知觉都没了。

  在门口,店员就拦着,说,不让狗进去。

  我说,我家的狗很乖的,绝对不捣乱,放心好了。那店员迟疑了一会,就放我进去了。

  进去之后,蛋糕和奶油的香味就飘了过来,嘴里瞬间满是口水,肚子再次有了饥饿的感觉。

  而身边的流浪狗,更是贪婪地嗅着鼻子,一双眼睛睁地格外大,大眼睛格外明亮,明亮中透着的满是幸福。

  我想,他应该是第一次进入这种地方,世界虽大,但是对于一只生活在都市的流浪狗来说也就那么大而已,他这一步好像是踏入了新的世界,好像阿姆斯特朗踏足月球。

  中午那个姐姐还记得我,见了我就说,你的蛋糕正在做呢,约好是四点取,不过今天下午比较忙,真是抱歉。

  我看看那边正在做蛋糕的师傅,笑着摇摇头,说没事,等会就行。

  那姐姐似乎有些过意不去,取来一块蛋糕,又从厨师那里取来些奶油抹了上去,跟我说,还没吃晚饭吧?来,先吃点东西吧。

  我自然不会拒绝,连忙说了声谢谢,然后接过蛋糕。

  那时候我是真饿了,恨不能一口就把这块蛋糕给吞下去,这时候身边的流浪狗汪的叫了一声,提醒我还有他的份呢?

  他蹲在我身边,眼巴巴地看着我,哈喇子都流出来了,急的恨不能扑上来。我笑了笑,就把蛋糕分成两半,一半递给他。

  啊呜一口,差点连我的手都给吃了,流浪狗一口咬住蛋糕,三两下咽下去了,眼睛却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我的另一只手,没有离开那块蛋糕。

  扑哧一声,身边那位姐姐笑了,我有些不好意思,说,我家的狗最馋,跟个馋猫似的。

  她说,也很可爱呢,估计是饿了吧?

  我说,嗯,今天跟我玩了一天了,估计是饿了。

  然后,我没办法,就只能把剩下的一半给他,他又是啊呜一口,吞下了蛋糕。

  我咽下一大口口水。

  那个姐姐应该也挺喜欢狗,蹲下身子想要抚摸流浪狗,但是被他灵巧地躲开了,根本不让靠近,一副很是傲娇的样子。

  那姐姐却高兴起来,说,这么傲娇,一定是个男孩子。然后又问我,这狗叫什么名字。

  一只流浪狗,当然没名字,我支吾两声,说,一直没给他起名字呢。

  她说,养狗怎么能不起名字呢?难道你就喊他狗?那么多狗,他怎么知道你叫他呢?

  我反驳说,我就这一只狗,只要喊狗,他就知道我是在叫他,肯定没问题。

  那姐姐点点头,感觉我说的有道理,然后又摇摇头,说,这也不行,养狗就是得有名字,得起一个。

  她停了一会,大概是在思考,说,我老家也养了一只狗,长得跟他很像,叫豆豆,要不这只狗也叫豆豆吧。

  豆豆。我重复了一边这个名字。

  豆豆立即汪了一声,看起来挺满意的。

  我就说,还行,就叫豆豆吧。

  然后她又逗豆豆玩,我闲着无聊,就看那师傅给我做蛋糕。

  做蛋糕的师傅手艺挺好,我也没有在这里等太久,蛋糕就做好了。

  拿着蛋糕,告别了那位姐姐,她很是客气说有空带着狗狗过来玩,我说好。

  出来的时候大概已经五点半了,天依旧没有黑,但是夕阳沉得更深,没有相切与地平线,却已经被眼前的高楼完全遮挡。

  在都市里就是这样,不站在高处,你根本看不到夕阳。

  不过我现在该考虑的事情是,去什么地方吃蛋糕呢?

  酷x-匠¤网!正t版5I首MW发

  我的朋友很少,道哥不在,就只有一条流浪狗陪我吃蛋糕。

  我很穷,存了很久也没存几个钱,在小楠身上花掉了我大半的积蓄之后身上一共只剩一百多,我又买了这蛋糕,剩下多少自然不用我多提,想去ktv包厢之类都是妄想,就算去网吧包个包间的钱我现在都不想多浪费。

  但又总不能坐在马路边上吃蛋糕吧?

  我往周围看了看,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去处。

  就在马路的正对面,在两栋大楼之间,我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巷子。

  宽度不过一米多,不到两米,除了巷子口放了两个垃圾箱之外远远看着还算是干净,我觉得那个地方不错。、

  我说,豆豆,走,就那边,咱们过去。

  豆豆也很兴奋,兴冲冲地往那边跑了,直接冲过了路边,冲到了马路,但那个时候,人行道是红灯,马路上无数车辆疾驶。

  我下意识大喊,豆豆!

  豆豆听我叫他,立即就停住,硬生生停在马路中间,一辆疾驰而来的车子眼见着就要撞到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