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双手他不松我肯定是拉不开的,我不答应光头肯定也不会放我走,我就说,那行吧,说好了哈,我倒了可就不许再揍我。

  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象征性地挨两拳,然后赶紧倒下,剩下的事情我也懒得理会。

  光头赶紧点头,生怕反悔似的,那样子跟刚才黑社会大哥的气质完全不一样。我心里不禁就在想,挨揍的人真就这么稀缺吗?

  光头松开我的胳膊,后退几步,跳腾着活动筋骨,晃动着脖子嘎吱作响,头顶的雪亮格外萌。我揉了揉胳膊,也没有转身逃,只是看着他,活动活动胳膊,今天早饭和午饭都没吃,也不知道打不打得过他。

  能打得过,我当然不想挨揍。

  光头活动好了,问我,准备好了吗?

  我想起了赵本山的小品,光头的口气都跟高秀敏一样。

  我说,准备好了,下一刻,我就知道我回答错了。

  别看光头差不多四十岁了,动作快得就跟闪电似的,我还没反应过来,duang的一拳头就落在我肚子上。

  肚子差点要被他打穿,一口酸水翻涌上来就要吐,又是一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在我胸膛上。胸口一闷,眼前一黑,酸水都被硬生生打下去,又只是天黑的瞬间,一拳落到我脑门上,天上顿时挂上无数的星星。

  三拳加在一起没超过一秒,绝对不超过一秒!我被突如其来的三拳打蒙了,只觉天旋地转,脑海空空白白,后退几步就要软倒,一声怒吼却在我耳边炸响。

  站直咯!别趴下!

  恍惚间我以为那是我爹在叫骂,一个机灵,顿时清醒了好多,这才知道是光头在叫我。

  模糊的视线中,光头正在向我走来,再次抡起拳头,说,还有最后一拳。

  茫茫然然间我没有什么想法,只是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握紧,握得更紧,把所有的力量都给拳头,剩下的给胳膊。

  几乎是同时,光头一拳打了过来,我一拳打了出去。

  几乎是同时,我感觉我的拳头打到了什么无比光滑的东西,又感觉一柄铁锤打在我脑袋上。

  然后,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隐约听见有人说,他醒了,然后有人走过来。

  朦朦胧胧睁开眼,光头的面孔占据了我九成的视线,然后一把搂着我,拍着我的后背,说了些什么。

  我当时头疼,不对,确切地说是脑子疼,迷迷糊糊的都不知道他在说啥,就算是当时听清了也是左耳进,右耳出。

  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发现我竟然是躺在地上,满身都是湿的,这才明白我不是自然醒。

  光头这个时候又说,以后就过来上班吧,先当服务员适应下,每天晚上放了学就过来,这里包早晚饭,工资是底薪加提成,你看好不好?

  我回过神来,说,我是住宿生,晚上得上晚自习还得住校,这怎么办呢?

  更新最◇+快上酷Y匠网sb

  这个我问题我之前就跟道哥提过,道哥说没关系,我这时又跟光头提了,光头就说,只要你答应来上班,这些都不是事!

  我想了想,点头。

  点头的瞬间,我跟他们就成了一伙的了。光头笑了笑得很爽朗,说,来来来,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大家都相互介绍下。

  光头说着,那个年轻帅哥就动作优雅地第一个走过来,笑容还是那么和煦,说,你好,我是这里的调酒师,也是这家酒吧的主管,老板不在的时候有事就找我,你叫我黑哥就行。

  我叫了他一声黑哥,又看向那边的美女,不过她当时坐在吧台前慢慢喝着饮料,背对着我,根本没有搭理我的意思。

  光头说,这是我闺女,叫徐黎夏,你看着叫就行,只要她不反对。至于我,你叫我天哥就行。

  我点点头,原来美女似乎光头的女儿。这么说,光头姓徐,然后名字当中有个天字,跟我一样。

  然后轮到我自我介绍了,我说,我也姓徐,我叫徐亚天,今年十八岁,你们叫我板砖——

  说到这里我就停了,因为他们三个都愣愣看着我,就连徐黎夏都看着我,看得我心里直打鼓。

  徐亚天就是我的名字,我的真名,除了上课的时候很少有人叫起,发小,同学,外面的朋友都叫我板砖。

  光头掏了掏耳朵,又问我,你说,你叫啥?

  我说,徐亚天,跟你一样,双人徐,亚军的亚,天地的天。

  黑哥和徐黎夏又看向光头,眼神有些怪异,黑哥分明是忍着没有笑出来,徐黎夏却直接笑出来了,只是笑得比较含蓄,嘴角挑出好看的弧线,露出可爱的酒窝,不露一丝牙齿。

  光头摸着自己的光头,表情很是复杂地问我,你爹是不是徐庆德?你爹是不是祸害?

  我惊了!这光头竟然认识我爹?不但知道祸害这个外号,还知道我爹的真名?

  根本不用我说话,只看我的表情他就有答案了。他一边掏出手机,一边说,来,来,把他电话给我,他电话号码多少。

  光头的情绪分明有些激动,但我也没多想,就把电话给他了,他拨通了号码,没一会接通,根本不等我爹说话,光头倒是先吼起来,老徐你个狗养的!还真让你儿子叫徐亚天啊!

  然后,我就听见电话里面传来我爹的声音,说,嘿,儿子,你可二十多年没给你爹我打电话了!

  然后我耳边就响起一声好听的女声,徐黎夏第一次跟我说话,她说,老光头就叫徐亚天,跟祸害叔当年是老朋友。

  徐黎夏看向我的目光亲近了不少。

  我点点头说,原来是上一辈的恩怨情仇,还真是缘分。这边,关头和我爹却越吵月激烈。

  光头说,姓徐的,你现在在哪?信不信我现在就带人过去干你!

  我爹说,姓徐的,我也告诉你,以前你干不过我,现在过来了也还是挨揍的货!

  ……

  我爹说,姓徐的,这都是当年说好的,你生不出儿子是你没本事,这能赖我吗?我有儿子,你没有,哈哈哈!

  光头大概是被我爹气得,半天都没有说话,我就听到我爹那打雷一样的声音透过了话筒,说,儿子,死光头那闺女漂亮不漂亮?

  这声儿子肯定是在叫我,他猜到我在这里。

  我犹豫了一下,回答说,漂亮,一边说一边偷看徐黎夏。

  我爹又说,那行,你小子一定得把他闺女泡到手——

  光头挂电话了,骂骂咧咧地大步往外走。

  徐黎夏在背后问他,光头,你去哪?

  光头头也不回地说,回去找你妈,给你生个弟弟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