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十五分钟过来就是十五分钟,一分钟都没有差。

  一辆黑色的四个圈停在店门口,透过车窗能看到车里有三个人,前排开车的是一个年轻帅气西装领带的小伙子。

  他下车之后冲我笑了笑,点点头,很阳光那种,一看就是高级白领,有一种很正式的感觉。我赶紧站起来,整理了下衣服,注意下形象,但之后下车的少女更是让我眼前一亮。

  在她下车的时候,那个年轻小伙子恭恭敬敬为她打开车门,弯腰站在一边,就跟电视剧里面的下人似的。

  一脚平底鞋慢慢落地,一头金发缓缓映入眼帘,接着,整个身影从车里跳脱出来,那瞬间只觉洒脱!一头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有着说不出的美妙,金发下是一张美丽的略带婴儿肥的少女面孔。玉脂琼鼻点绛唇,柳眉压黛引春水,轻轻看了我一眼。

  她分明没有放电,我却被那个眼神给电到了。心想,满分如果是九分,这是要给十分的。

  我不喜欢女孩子染头发,总感觉那崇洋媚外却不伦不类的感觉实在怪异,但不得不说,这个小姑娘一头金发很搭配她的气质,安静中带着热烈,朴实中带着高贵。很搭配。

  只看着这两个人,我就想,

  但女孩下车的同时,车门的另外一边也被打开,第三个人出来了。

  光头,墨镜,烟斗,黑T恤,一个四十岁左右,跟我爹岁数差不多的光头大汉下了车就看着我,轻轻一笑,露出满口白牙,说,就是你小子来应聘的啊?

  我勒个擦,这个是干嘛的?拍电影呢?

  我下意识就想后退,但是后面已经是禁闭的大门,我退都没有地方退。

  光头笑得更欢了,说,就这德性还到我这里来应聘呢?一边说,一边往我这里走。

  1酷6匠*,网e首}Y发,

  我心里迟疑,问他,你们这里到底是干啥的?

  光头说,还不知道我们这里干啥的就过来了?

  我说,道哥让我过来我就过来了,他没说你这里是干啥的。

  此时,光头已经走到了我面前,我们两个距离不过一尺,我们对视着。

  光头的身高比我足足矮了一个头,但是格外有气势,只是看着我,瞬间就把我的气势给压下去了。

  他说,你也不怕他把你给卖了。

  我说,不会。

  光头没理我,掏出钥匙打开大门,很是豪气地一把把门推开,说,你小子运气好,小于那人还不错,没卖你!那你就看看吧,我们这里到底是干啥的!

  我探头往里面看了看,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个酒吧。小世界酒吧。我这才隐约想起来,曾经听同学说起过这个名字。

  小世界酒吧其实是个很出名的酒吧,也就我这种乡下来的学生不知道。酒吧地处我们县城最黄金地段,内部装修豪华,老板的后台关系极硬,生意更是好的不行,多少人挤破了脑袋都想在这里混份差使却不得门路。

  道哥给我谋这么份差事可不容易,但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

  看到这里是酒吧,我当时心里挺忐忑的,毕竟对这种地方不怎么了解,印象当中酒吧之类的地方都是乌烟瘴气罪恶从生之地。但想想道哥总不至于害我,我也就先进去看看。

  装修很棒,甚至可以说堂皇,这是我对这个酒吧的第一印象,很棒。

  然后我又看向酒吧的人,也就刚下车的三个,光头和金发美女坐在吧台前,帅气青年已经进了吧台,正在取酒,擦拭杯子和调酒器具。除了那个光头,我对另外两个人的感觉都很好。至于这光头,不知道为啥,总感觉跟我爹很像,心中没由来地就有点抵触。

  光头看着我,跟我说,虽然有小于的关系让你过来,不过我们这里不养闲人,你说说看,你有些什么本事?

  本事?我愣了,我就一个学生,除了念书之外学校也没教过我别的,而且我成绩也不咋样,在全校也就中游水平,能有什么本事?

  光头就说,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不管什么,只要你感觉你比别人强的地方,就是你的本事!

  这时候青年已经调好第一杯酒,递给光头,然后调第二杯,动作熟练优美好看。

  我这才恍然,原来这就叫本事。会调酒算是本事,长得帅长得漂亮都是本事。要这么说的话,比别人强的地方,我还真——有吗?

  那调好的酒度数应该不高,光头大口喝着酒,就跟喝水似的,眼睛却看着我,等着我的答案。我迟疑了几秒钟,看着他,试探性地问道,挨揍?挨揍算不算?

  噗地一声,光头喷酒了,顿时就是满屋子的酒香味,我知道他刚才喝的绝对是烈酒,而且绝对是好酒。因为我爹就爱喝烈酒,但平时喝的都是劣酒。

  光头擦擦嘴,看着我,那目光有点难以置信,说,你确定,你的本事是挨揍?另外两个人也看着我,那眼神都有些怪。

  他这么说我就不敢确定了,但考虑一会,我还是点头,说,我是不是格外抗揍我不知道,但要说我最擅长什么,那就是挨揍了。

  光头的双眼在我身上上下逡巡,说,是个人才啊,能打架的多,能挨揍的少,有挨揍本事的人,这年头可不多了。

  听他说话的语气应该是挺满意的,我轻轻笑了笑,但是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下一步该不会就是考核了吧?

  下一刻,果然听光头说,来来来,让我试试,你到底有多抗揍。一边说着,一边握着他那大拳头。

  听到这句话的时间我蛋疼菊紧,下意识就绷紧全身的肌肉,说道:“不行,这活我不干了!”

  说着,我转身就要走。但光头急了,一个健步冲到我跟前,无比敏捷,拉着我胳膊,说,这怎么能行呢?你要是会别的走就走了,好不容易逮着个会挨揍的,我可不能放你走!

  那手抓在我的手臂上,抓的我胳膊生疼,手劲跟我爹有一拼,我就更不干了,说,就找个活干,什么活不是干?我犯得着在这里挨揍吗?你松手!

  光头不肯松手,说,别啊,什么活都是干,但干别的不是埋没了你挨揍的才华了么?

  这话听在耳朵里就跟骂人似的,我心情更不好了,加上这光头又死皮赖脸的,我说,不行,不管了,滚!

  一边说着,我一边想把他的手拉开,但那双手就跟我爹的手似的,根本拉不开,光头又说,要不这样吧,不用你挨揍,跟我打一架,你倒了我就停,不管结果怎么样都算你合格,你看行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脚蟹说:

  求追书,求撸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