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神马的,习惯了也就好,这操蛋的人生注定几多别离,只是年岁大了之后看遍了世事,早就平淡,一颗青春的青翠琉璃心却格外易碎。

  我说下午到傍晚的时候会过来拿蛋糕,就没打算回家过生日。

  最初的打算是自己一个人过,后来的打算是跟小楠一起过,再后来的打算是跟道哥一起过,现如今,又只能自己过了。

  出了蛋糕店,看了看地址,我打算去看看道哥给我介绍的工作。

  距离蛋糕店这边有些远,不过我没坐公交也没没有打车,反正时间也充足,我就干脆一路走过去。

  南通路,这是我们县城最最繁华的商业街,那家店在这里开,应该很不错。我按照地址找到了地方,停下。

  小世界。这就是那个店的名字,根本看不出是个什么店,而且大白天的,这个店竟然关着门,侧面一个小牌子写着营业时间,下午六点到凌晨四点。

  我就纳闷了,这是个干什么的地方,怎么大白天的还要关门,晚上营业。

  我没办法,拿出电话来,按照纸条上的联系方式拨通了号码,没响两声电话就被接通了。

  我说,喂,您好。

  电话另一头的人说,哪位?

  我说,我是我是过来应聘的。

  应聘?

  嗯,是道哥介绍来的。

  道哥?是小于吧?

  嗯,是他。

  道哥本名姓于,我答应着,就听见电话里的声音小了很多,对方在跟另外一个人说,是应聘的,小于介绍来的。

  那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过了一会才有人继续对我说话,应该是换了个人,问我是不是还是个学生。

  我说,我还是高中学生。

  那边又问我什么时候能过去。

  我说,我现在就在店门口,不过店现在关门了。

  那边说了句,大白天的开什么门,开门也没人来。然后又说,那你在那儿等会,我们十五分钟就到。

  挂了电话,我看了一眼时间。

  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我这才想起来,这个时候打电话太冒失,人家可能正在休息,不太好,然后又想起自己连饭都没吃呢,没吃早饭也没吃午饭,肚子都饿了。

  想吃个饭,但是看看周围根本没有什么小吃摊,只有各种餐馆和高档的饭店,再想想自己的兜,也就算了。两顿不吃也饿不死,等着面试结束了再吃饭吧。

  我这么想着,但是肚子越想越饿,加上又走了这么远的路,就干脆坐下来休息。

  背靠着小世界紧关的大门,我盘腿坐在那里,看着街上的繁华,看着路上行人来来往往,最后目光落到一只狗的身上。

  我特别喜欢狗,特别特别喜欢,可惜我家那情况注定没法养狗,我也不敢养,怕我爹喝多了拿狗撒气。所以每次看到狗,我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而且我这辈子绝对不吃的东西只有一样,狗肉,除了狗肉我生冷不忌。

  关于我吃东西生冷不忌的事情,又是另话了。

  还说那条狗。我能看出来那是一个流浪狗,因为他走路夹着尾巴,因为他走起路来寻寻觅觅的,随口舔到什么东西都用舌头卷进嘴里咬一咬,能咽则咽,咽不下去就吐出来。

  我对于狗还算了解不少,最喜欢的品种是金毛,小萨。看这只流浪狗年纪应该不大,一岁到两岁之间,是杂交的土狗,不过看身形和头型应该是串了金毛和农村大狼狗,也不知道我看得对不对。全身的毛发漆黑,偏偏四个爪子和肚子下面是白色的,好像个腾云驾雾的麒麟。

  我正这么想着,那只狗已经走到我前面不远的地方,似乎发现我在看他,也转头看我,我们就这么对视着。

  那是饿了的眼神,在跟我讨吃的。但是我那时候自己都饿着呢,啥吃的也没有,当然没吃的给他。

  那期待的眼神一直看着我,我就冲他笑了笑。然后他就朝我走过来,走到我跟前。

  都说狗通人性,这话是半点不假,养过狗的人都知道,当然,二哈那种一辈子不认识主人找不到家的二货除外。

  他能感受到我的善意,就靠近过来,凑到我跟前,摇摆着尾巴,低下头,似乎在等待我的抚摸。

  我越发喜欢这狗,心想真好,真想养着,但这是不可能的。

  我把手放在狗的身上摸着,摸过他的头,摸过他身上的毛发。虽然灰尘遮掩了毛发的光泽,不过他的毛发很顺,很硬,摸着感觉很不错。

  似乎很享受我的抚摸,流浪狗闭上了眼睛,安安静静地享受着,我能感受到他的幸福。

  酷匠网.i正版/首!发

  但摸了一会,我就放开手,说,我也饿着呢,我没吃的,你去别的地方讨吧。

  他凑得更近了,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脸。我没有躲,嘴角不自觉地上挑,会心地笑了。又摸了他几下,他这才满足地转身走了。

  他肯定很满足。尽管他没有吃到东西。

  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对于一个狗来说更重要的是什么,对于他来说最怕的是什么。

  大多数人应该是不知道的,那些回答是一口食物,或者回答是主人的人。

  忠犬守护主人,生死不离不弃的故事,多得我都数不过来,相信大家也都看过不少。农村里养狗的人很多,我亲眼见过的都数不过来,我们村甚至还有两个人狗合葬的。

  我们村村西头那家老光棍无儿无女,死了好几天臭味传出来才被人知道,村里给他下葬的时候,他家的狗哀鸣着,不让埋,好不容易埋了他又想要把土刨开,被人制止后一头撞死在坟碑上。村里人商量了下,给他坟挖开,把狗放了进去,让他们在一起。

  还有个在我们那片几个村捡破烂,每天晚上睡人家草垛里的流浪老头,带着一只陪他十年的老狗。后来狗死了,应该是老死,那老头就抱着狗,在村头哭了整整两天一夜,最后活活哭死了。他不是我们村的人,但大家还是给他俩葬了,因为那狗是从我们村要的。

  这些事甚至是我们村人的骄傲。

  不止家养的狗,哪怕是一群流浪狗,他们会因为争抢食物和配偶而打起来,但是打过架之后,他们会彼此舔舐伤口,相互安慰。

  亲眼见过的,乱说我割舌头!

  最重的,是情谊,最怕的,是孤独。

  所以,见了面,没有吃的,就给一阵抚摸,一段安慰,一片温暖。

  这是我跟流浪狗之间的默契,这是流浪狗跟我只见的默契,这是流浪狗与流浪狗之间的默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脚蟹说:

  求追书,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