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注定几多别离

  一直扇着巴掌一直扇到门口,扇到门外,我忽然又是一脚,把他踹倒。

  一顿巴掌加两脚,三个人再也没有半点脾气,啥都不说了。

  这种人打起来都没意思,何况那个时候我以为他们俩肯定已经分了,所以也懒得多揍他,说了句滚,他们三个就一起灰溜溜地滚了。

  刚才一直扇巴掌扇到门外,外面不少人都看到了,正好洗漱结束的喜子和小月月也看到了。

  回到宿舍,喜子放下盆子,跟我说,板砖你这情况不太对啊!

  我说,咋了?啥地方不对?

  他说,你这是想自己把自己给开了的节奏啊!

  我瞬间沉默了,这句话戳中我了。

  尽管之前在心里用我是我爹的种,我就是个祸害来欺骗自己,但是喜子一句话把事情给点破了,我再也骗不住自己。

  不因为道哥的事,我不会这样,从内心的深处,我感觉我不应该是留在学校的那个人,道哥不应该是离开学校的那个人,就好比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面,乔峰段誉虚竹,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誓要同年同月同日死,我无法忍受苟活。

  或许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等我想明白这件事情的时候,大家早就看出来了。

  那天晚上熄灯之后,喜子和小月月安慰了我不少,但是我知道,解铃还需系铃人,我想走出来,还是得等大休,还是得等跟道哥交流。

  那几天,我过得很安分,忽而开始沉默寡言,没有跟谁起冲突矛盾,没有去揍老黑,也没有再联系小楠。

  我在等大休,然后大休就到了。

  那天早晨起床之后我甚至没有去教室点卯,让喜子随便给我编点什么理由糊弄下班主任,撒谎这种事他比我在行。

  七点刚多一点,我就到了车站,见着了道哥。

  道哥正在小卖铺买烟,那时候红塔山还是七块钱一包。

  付了钱,拿了烟,找了零,道哥看着我笑了笑,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去当兵了,下午就走。

  消息太突然,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愣了半天才说一句,这么快?

  道哥点点头,没有说话。拆了香烟的封,就要掏出烟抽。我这才想起来什么,赶紧把喜子给我的烟和火机掏出来,说,别抽那个了,抽我这个。

  道哥看到我的烟和火机惊了下,说,行啊,板砖,学会抽烟了,还黄鹤楼,zippo!

  我嘿嘿笑了笑,说,喜子给的,我就抽了一根。

  道哥从我手里接过烟和火机,却看也不看就揣进了兜里,说,没收,没收,好烟给你这种不会抽烟的拿去耍烟就浪费了。

  我自然不干,倒不是因为不舍得这烟,而是因为道哥说我耍烟。我说,谁耍烟了,不信我抽根给你看看。

  道哥说好,然后抽出两根红塔山来,一根给我,一根叼进自己嘴里。

  啪的一声,道哥打着打火机,先给我点上,然后才给自己点上。深深吸了一大口,慢慢吐出烟雾来,道哥就看着我,等着我的反应。

  这时候我自然不能怂了,深深吸了一大口,却被烟呛得流泪,呛得咳嗽,咳得差点把肺都咳出来。

  道哥在我身边笑得流泪。

  然后道哥一把搂住我肩膀,说,板砖呐,是哥对不住你。

  我说,别道哥,是我对不住你。

  然后我们俩就都哭了。

  我说,这烟真他妈的呛。

  道哥说,你是要笑死我。

  然后道哥把剩下那盒红塔山塞进我兜里,说,拿了你的烟,我也还你一盒吧。没你那个贵,不过都是烟,一样抽,黄鹤楼一般人抽不起,红塔山啥时候都能挤出钱来买一包。

  我点头,道哥又说再去买包烟,然后就去买烟了,我趁着这个时候赶紧把眼泪给抹干。

  道哥买回了烟,又是红塔山,我们俩就蹲在路边一起抽烟,闲聊,但是加在一起也没说几句话。

  抽了两根,我实在是扛不住了,跑去小卖铺买了瓶水,灌了半瓶却半点用没有,我沙哑着嗓子跟道哥说,不行,扛不住了,我不抽了。

  道哥又嘿嘿笑了,说,刚学抽烟就不会半耍半抽?

  我不干了,我说,那不是你说的吗?是爷们就别耍烟。

  道哥说,所以说你逗呢?刚开始抽烟,半耍半抽,适应了,学会了再抽烟,谁不是这么过来的?你就个死脑筋,就会钻牛角尖!都在想你是怎么活这么大的!

  我不说话了,气鼓鼓的,一个人一个劲喝水。

  又过了一会,道哥站起来,说,我走了。

  我心中微慌,说,急什么,吃个饭再走呗?咱们俩吃烧烤去,我请客。

  道哥笑了笑,说,得了吧,就你那点生活费,还请客?别请了客连家都回不去了。

  我说不会,我有存私房,一百多块呢!够了。

  道哥还是摇头,说,算了,你留着吧,多存点,等我回来之后你再请,请我吃顿好的。

  还不等我答应,道哥从兜里拿出个小纸条来给我,说,我给你找了个活干,你去多挣点钱,男人不能没钱,等你有钱了,等我回来的,你请我吃顿好的。

  我看到那是个地址,后面跟了个电话号码,就问道哥,你咋想起这茬子事了?不过我还高中,半个月就休一天半,怎么去干活呢?

  !`最0r新OR章H$节上酷匠网

  道哥说,你去了就知道了,我感觉那活挺适合你,你去了之后跟他们聊聊,能干就干,不能干也就算了。

  道哥说完,看看手机的时间,说,不早了,下午的火车,我还得回去准备点东西,先走了哈。

  我点头,说,嗯,那就走吧。

  再见。

  再见。

  然后道哥就走了,我也转身走了。

  别离了道哥,我没有坐车回家,而是去了蛋糕店。

  进去之后,先在柜台大概看了看蛋糕的大概价格款式和大小,然后我掏出50块钱来,说,我定做个蛋糕,一共五十块钱的就好,按照那个款式来,做的漂亮一点,我大概下午四点左右来拿。

  做蛋糕那个姐姐满脸微笑,点头在本子上做着记录,问我,这是给谁过生日啊?挑的那么细心,是给女朋友过吧?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那姐姐以为说中了,又问我,你女朋友多大了,我给你弄几根好看些的蜡烛,保管非常浪漫。

  我笑了笑,说,不用了。

  你们猜猜,那天究竟是谁的生日?

  谁也不知道,因为我谁也没有告诉,但是你们应该能猜得到,那天是我的生日。

  我十八岁的生日。

  从此,成年。

  十八岁生日那天,别了,道哥,别了,我的童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