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子问我,要我陪你不?咱俩一起去阳台抽。

  我说,不用,我自己去厕所抽。

  道哥平时抽红塔山,抽将军,偶尔来包二十多的黄鹤楼,穷的时候也跟我借钱买过旱烟叶子用纸卷着抽,甚至还见过他嚼烟叶。喜子家条件比道哥好多了,一个月将近一千的生活费,比我和道哥加一起还多,平时抽的都是玉溪中华,月底没钱的几天就找道哥蹭烟。

  看t1正。版R章,E节*9上¤4酷HK匠网

  我知道喜子平时都是把烟藏枕头里面的,但是那天喜子下了床,专程从行李箱里面拿出盒烟,还有个金属质感的打火机给我,还说都送我了。

  打火机是zippo的,香烟是盒黄鹤楼1916。

  我那时候就算不会抽烟也知道,这一盒烟大概就是我一个多周的生活费,那一个打火机更是顶喜子半个月的生活费。

  我没有想到喜子能给我这么好的烟,这么好的打火机,一时间甚至不敢接受,喜子就笑了笑,说,你这是第一次抽烟,是破处!当然得抽好烟,弄个好的打火机。

  我听到这就不拒绝了,说了声谢谢就去了厕所。

  厕所里空空的,什么人都没有,这个点就算是抽烟的也都睡了,我开了灯,拆开烟,学着记忆里道哥的样子点了根烟,然后很是深沉的抽了一大口。

  咳咳,呸,真呛。我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止都止不住,皱着眉头。但这一口烟下去,我就想起道哥一句话。那个时候我问道哥为什么要抽烟,道哥说,抽烟伤肺不伤心。

  这么想着,心里似乎舒坦了一些,我拿着香烟又抽了一口,这一口比较小,感觉比刚才好了点。

  慢慢喷出一口烟雾,我靠在厕所肮脏的墙上,那是道哥曾经靠过的地方。

  其实作为一个新手,我是可以耍烟的,就跟高中大部分抽烟的人一样,他们都是耍烟的,但是道哥曾经跟我说过,他鄙视不抽烟的男人,比方我,但更鄙视耍烟的男人,不会抽烟还要强制性装B,是个爷们就给我狠狠地抽烟。

  强制性装B,这是道哥提出的概念,我感觉他形容的很贴切,说的很有道理。

  所以我从第一口就不能耍烟,从此一口更是每一口烟都要深深进入肺里面,烟雾刺激肺里的感觉总能告诉我,我是个爷们。

  然后我又狠狠地抽了一大口,眼泪涌得更凶了。

  从小就没有家庭的温暖,伤害了我第一个女人,第一个女友离我而去,最铁的哥们因为我被开除。无数的事情涌上心头,不知道是因为事情太多一起压抑过来逼得我哭,还是因为我给自己的懦弱找了无数借口,我哭得一点声音没有,却哭得撕心裂肺。

  一根烟想抽完却实在没有能抽完,因为嗓子和肺里都是火辣辣地疼,烟抽到了一半,剩下那一半在我手里慢慢燃完,我的心里也已经做出了决定。

  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做祸害,至少将来绝对的不能跟我爹那样,所以,大炕那边我必须要去道歉,要去补偿她。

  道哥那边,他已经被开除了,我没有什么强大的背景和关系,我没法帮他回来留下,但是我也要想办法弥补我的过失。

  至于小楠,追也好,抢也罢,我要把她弄回来。

  除了这些以外,既然我是祸害,那就干脆做个祸害吧!那一瞬间我又想起了我爹。其实仔细想想,他老人家大碗喝酒,大口抽烟,大声骂人,而且孝敬我爷爷奶奶,除了没事就好动手打我跟我妈之外,别的也都还挺像个爷们。

  心中做了决定,心情也好多了。眼泪已经流干,只是眼睛还有些红肿,我扔掉手里的烟头正要回去,这才发现一个人站在我面前。

  大半夜的,忽然一个黑漆漆的人影站在你面前就跟个鬼似的,保管能吓你一跳,我当即就骂出来了,你妈B你谁啊!

  我这一喊,厕所里的声控灯就开了,我一看,对方是舍管。

  之前说过,我们宿舍楼一共三个舍管,一个是闷骚挫老头,这是另一个,外号叫老黑。肤色黑,脸更黑,心最黑,是三个舍管当中最讨厌的一个。

  挺尴尬的,不过心里又有点生气,舍管和值班老师这两种职业都有好轻功,走路都是没有声音的,大半夜的不声不响就进厕所了,多好的心脏都被被他们给吓坏。

  我心情不好,就没多搭理他,转身要走的时候他也没有拦。但我刚走了几步就停下来,转身看着他,我说,你要给我扣分吧?

  虽然他没有问我名字宿舍号和班级,但是我们宿舍就在一楼,距离值班室不算很远,经常能见到他,他对我应该有印象。而且老黑的名声可在那摆着呢!

  他说,现在才想起来扣分了?刚才抽烟的时候怎么不想想。

  果然是要扣分。我眉头皱了皱,说,别扣。

  他说,你说不扣就不扣啊,凭什么?

  还不等我说话,他又说,你抽的啥烟?给我看看。

  整盒烟被我拿在手里,是啥烟一眼就看到了。宿舍的三个楼管都抽烟,这老烟枪肯定比我更清楚这烟的价值。他这是在提示我,扣不扣分的,都是他一句话的事情,也就是看我懂不懂事的问题。

  我不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而且知道老黑是个什么人,所以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在我看来那已经不是懂事不懂事的问题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我人高马大,比他足足高了半个头,居高临下盯着他。

  好久时间没人说话,厕所里的感应灯很快就熄灭了。

  就在灯熄灭的瞬间,啪的就是一巴掌,响声让灯再次亮了起来。

  黑脸舍管被我一巴掌抽倒在地上。

  他瞬间急了,脸变成黑红色,不知道是被我打得很是气得,他说,你怎么打人你!

  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那样子还想要打我,我就在他刚站好的时候一拳头捣在他胸口,他又倒在地上。

  他又站起来,说,你还反了你!老师你都敢打——

  我又是一脚把他踹倒,说,给我坐着别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脚蟹说:

  追书和撸撸对老花是很重要的,请各位从贴吧、部落及其它渠道得知本书的书友,用您的QQ、百度账号登陆,点下追书和撸撸。老花谢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