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拳落在我的脸上,拳头的指节落在我牙床上,幸好我当时牙咬的紧,否则肯定得掉两颗牙。

  疼,肯定疼,很疼,非常疼!但这疼痛却真的激发了我的火气,我这一拳情不自禁便加上了两分的力量,更有心中的恶魔作祟,拳头不自觉便上抬了一点角度。

  拳头的骨节落在他的侧额,偏了一点,差一点就打到他的太阳穴上,但第二个人也被我揍倒了。

  我又冲向其他人,随手拉过来一个,一个,又一个,每个人都是几拳头放倒,一次次的单打独斗,没有人能撑下我几拳头,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这么能打。

  打啊打啊打啊打,我那天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能打,于是越打越有感觉,打着竟然好像是打上瘾了一般。

  道哥那时候打得被动,还没有察觉到我的异常,只当我打服了自己的对手开始给别人帮忙,连忙跟我说,板砖,赶紧去叫人,把阿棍还有旋风驴他们都叫过来,还有咱们另外两个宿舍都叫过来!

  看a正B-版k章`|节●,上0酷v%匠\网

  道哥这人,有着跟他年龄不相符的睿智,我想这应该跟他早期的人生经历有关,但终究是没机会知道了。他让我叫人,不只是考虑着打得过打不过的问题,而是因为这事情闹大了,这里吵吵嚷嚷的肯定是瞒不住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干脆把事情闹得更大,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好处有来两个,第一,反正都打了,宁可揍他们一顿也不能白挨揍;第二,法不责众,学校总不能把几个班的人一起开除掉。

  那个时候我不懂那么多,那个情况下我更不会去考虑那么多。更何况我正打上瘾来,只恨不得一个人把所有人都干了,我一边打一边喊,我说,不用叫,我要一个打十个!

  然后,最后,呵呵。

  呵呵是骂人的话,我不是在骂别人,是在骂我自己。

  我那天有没有打倒十个我不知道,就算没有也我就知道打到最后,他们有三个人去了医院。

  一个被我打碎了鼻梁,一个轻微脑震荡,还有一个断了胳膊。

  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社会上,我不知道要被判多少年的刑,我那个时候甚至想我会不会被学校转交给警察处理。

  后来我发现我想多了,这种事情的影响实在是太恶劣,学校比我们更怕透露出去,想尽了一切办法将一切事情给压下去,这件事情没能上报,没有记者来采访,就连贴吧里相关的帖子都被学校给删掉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学校会放过我们。相反,事情闹得这么大,学校的怒火注定要发在我们身上。

  后续的经过我不想多提,太复杂,找不到什么头绪来讲清楚,而且太浪费文字。那是我人生当中最最提心吊胆的一段时间,我不知道会面临着怎样的处罚,我不知道我打伤的那三个人需要我赔偿多少医疗费,更不知道这件事情被我爹知道之后,我会不会死在他老人家的拳头下面。

  或许是因为当时心里太害怕,以至于看到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之后,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那个时候我已经意料到了那个结果。

  事情的处理报告是发在教学区一楼的大黑板上的,整个版面只为这一段文字准备。

  上面把事情大致介绍了一下,然后就是结论和处分结果。

  道哥是最原本激化起矛盾的人,道哥是将事情闹大的人。道哥在发生事情的那天晚上叫了同学打架,道哥最后将三个人打进了医院。

  参与打架的人有三十多个,除了道哥,全都是记过处分,而道哥,被开除了。

  我的名字被写在名字堆里,丝毫不起眼,只有道哥一个人的名字被单独列出来,格外显眼,甚至说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就那么一个不可一世的男人,教务主任把我们叫到教务处,找我们了解情况的时候,他说事情起因是他,事情也是因为他闹起来的,最后也是自己主动打架惹事约战,甚至将对方的罪责都揽到自己的身上了。

  因此,最后,他说,那三个人都是他打进医院的,真真个把所有的事都揽到自己身上,所以那些人面对着教务老师询问的目光,点点头,没有把我说出来。

  教导主任一个劲地骂着道哥,骂他心狠手辣,骂他影响校容,骂他是害群之马,把道哥骂的狗血淋头,道哥咧开嘴,轻轻笑了,笑得有点腼腆和天真,却没有看我。

  就算他看我,我也没有脸抬起头来,打架的时候明明那么招摇嚣张不可一世,那么勇猛,高喊着要一个打十个,这个时候的我却成了一个懦夫,将道哥B到了绝境。

  我在心里告诉我,我不能这样做,哪怕挨了父亲的拳头,哪怕被学校开除了。看着道哥,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个时候又想起了大炕,想到大坑离开的那个瞬间,想到这样下去终将目送道哥离开的背影。我既然享受了那一时段的舒爽,不管是肉体的舒爽还是精神上的舒爽。既然有得到就要有付出,我现在这样算是什么样子?

  我看着道哥,想着大炕,胸中的一股力量忽然就涌出来了,我一步向前,说,人是我打得,三个进医院的都是我打的,不是他。

  一边说着,我一边看着道哥,说这句话的过程我心中一片忐忑,但话说完的瞬间,我心里一片安宁,说不出的平静,我没有考虑别的,只是一些念头和一些话冒出来:我不能再辜负谁了,我不能做曹操,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那一刻,大家都看向了我,教导主任看向我,就连道哥也看向我,收敛笑容愣愣看着我,我跟道哥对视着,轻轻笑了笑。

  这笑是认命的笑,在学校里把三个人打进医院,不开除就怪了!

  教导主任奇怪了,皱着眉头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谁打的?

  道哥又笑了,说,你别听他的,我好兄弟想帮我分担点责任。我也想有人跟我分担点,不过事真是我干的,不信你问他们。

  教导主任又看向那些人,道哥已经把他们身上的罪责都揽到了自己身上,他们必须听道哥的。

  最快反应过来的一个人指着道哥,说,就是他,都是他干的。

  道哥看着我,笑得更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脚蟹说:

  求追书,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