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说起大休,我正好先提一下我家,提一下我爹这个人。

  那天回家之后,先发现我脸上巴掌印的竟然不是我妈,而是我爹。

  那时候他正好在家喝酒,而我妈下班出去买菜了。我本以为这老不死的又要揍我,没想到他老人家乐呵一笑,问我,呦呵,小崽子打架了?赢了输了?

  我毫不犹豫地点头,说,赢了,还是二打五。我爹更乐了,倒了杯酒,叫我过去。

  我以为他老人家要赏我杯酒喝,兴冲冲就过去了,但我刚靠过去,又是啪的一声。

  今天的第三巴掌了,我爹打的。我直接被他抽倒在地上,摸着火辣辣的脸,心想还是我爹抽的更狠,相比之下我自己那巴掌就跟挠痒痒似的。

  然后我爹就开骂了,他说,你这小B崽子大了会撒谎了?当我看不出来?你那巴掌根本就是自己打自己的!你他妈得有多傻B才能自己打自己?

  靠,被这老不死的看出来了!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

  但也根本不等我开口说话,我爹一口闷下一两白酒,再次说话的时候语气也缓和了很多。他说,你这兔崽子也大了。从你小时候,我跟你爷爷喝酒的时候就喜欢争,说你将来究竟能像谁。你爷爷说你大小心眼好,性子软,将来肯定像你妈,我就说这好歹是我的种,我最了解,将来肯定跟我一德性,然后被你爷爷好一顿揍,我那时候都已经快三十了,你爷爷揍我还跟揍小孩子似的。

  我听到这里心中就在腹诽,我要是我爷爷我也揍你。

  然后我爹问我,你将来究竟像谁呢?

  我当时想,不管怎么的,我将来都绝对不能像你,要跟你一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但这种话我肯定不能说出来,否则一顿毒打肯定是逃不掉了。

  我爹他老人家,外号,叫祸害。

  但我爹最后又忽然高声喊道,咱走着瞧,我儿子将来肯定像我,是顶天立地的爷们!

  他这不明所以的忽然一嗓子将我吓了一跳,只以为他又喝多了要耍酒疯,但没想到,他喊完了就一头拱在炕上,睡了。

  这就是我爹,这就是我家,这就是我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

  那天晚上我试着联系小楠,但是不管电话短信扣扣还是微信他全都不理我,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事情我没有跟道哥提,因为我知道我该干什么。想来想去我都不想失去小楠,我感觉这件事情我要跟她说清楚,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误会,说清楚就好了。

  周日开学回来,我去小楠她班门口找她。找了个人叫她一声,她就出来了。

  应该是没想到叫她的人是我,见我的瞬间她转身就要走,却被我一把抓住手臂。

  她说,你放手。

  我说,我不放,你告诉我,你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到底怎么了?

  小楠很鄙夷地看了看我,冷笑两声。我是第一次见到她这种表情,她说,这个问题该我问你,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们都在问对方是什么意思,但是谁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但是看着她看我的眼神,我的心里莫名生出一股火气,却被我压抑在心里,我的骨子里终究住着一只恶魔。

  也或许是我俩注定没有缘分,我正要跟她将这件事情说明白,教务老师却路过这里,指着我们问,你俩干啥呢?在走廊上拉拉扯扯的,你们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拉拉扯扯的,换句话来说就是男女交往过密,再换句话来说就是早恋的问题。在我们高中,早恋以及男女交往过密是最被严打的问题之一,一旦被发现,肯定要叫家长,甚至要给警告处分。我不知道别的高中是不是这样,不知道处罚有没有这么严。

  教务老师一边说着,已经走到了我们面前,小楠的脸色已经微白,慌忙挣脱我的手,教务老师见此语气更严厉,说,一个学生,不知道好好学习,整天想这些事情,还在走廊上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这是一个学生该做的事情吗?把你们的校牌拿过来。

  小楠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呆在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却出奇地很是镇定,先把校牌给他了,然后说,老师您是误会了,她是我妹妹,表妹,她今天上午跟家里吵架了,我过来劝劝她,你要不信尽管给我家里打电话。

  我不知道那天的镇定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或许是心中的一团火撑起来的勇气,那一瞬间的感觉竟然跟昨天打架的时候有点像。

  我的镇定让教务老师一阵迟疑,没有急着说话,我说,真的,老师,不骗您,校牌在这里,您不信尽管可以联系家里。

  教务老师把校牌给我,说,就算是你妹妹,你们俩在教室外面拉拉扯扯的又算是什么?影响多不好?再有下次,直接给处分。

  教育了我们一顿,教务老师就走了,我跟小楠也松了一口气。

  小楠说,这样也好,以后你还是当我哥哥吧,咱们俩结束了。

  说完,她就回去了。

  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中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想起了大炕,忽然想到了道哥对我说过的那段话,心中更不知道怎么的就冒出一种想法:我得让小楠回来,我得上了她。

  抱着这个想法,我回到了教室。

  晚上,有晚自习,老师不会来上课,布置的作业也不算多,只有教务老师会到处溜达。

  忽然,一个小纸团飞到我的桌上,我打开后只看到四个字,跟我出来。

  没有署名,不过这一笔烂字除了道哥别人也写不出来了,我只疑惑是什么事情不能等下晚自习了再说,非要在这个时候。

  下一刻,便见着道哥捂着肚子离开座位,凑到班长跟前说,张总,我肚子疼,想去医务室。

  班长皱了皱眉头,因为不用看他都知道,道哥肯定是装的,这把戏道哥已经玩了好多次了,他自己不烦班长都烦了。

  班里立即有男生起哄,是我们班大斌,他说,道哥你这是咋了?让人给煮了还是虚了?整天去医务室?

  看~C正DZ版章S节上酷h匠a网2`

  我们班的人并不团结,男生不团结,女生也不团结,差不多就是以宿舍为单位形成的六个小团体。不对,算上走读的就是七个,甚至还有更多,因为宿舍内部也不团结。

  道哥瞪他一眼,说,你麻痹你想试试啊。

  大斌不敢说话了,低头骂了几句,摔了两下本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脚蟹说:

求追书,求撸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