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打算跟他们讲讲道理,道哥却二话不说,一拳头抡在对方脸上,又跟他们打打起来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一双拳头就冲我抡了过来。

  当时也是半点办法都没了,只好硬着头皮跟道哥一起上了。

  二打五,三个人打我,两个人打道哥去了。没办法,我个头比较高,长得也比较壮,看起来好像很能打,他们自然要重点照顾。但是打架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看个头看体格的,我那时候根本就不会打架。

  道哥那边还好,一个打俩,丝毫不落下风,甚至可以说占着上风,打得那两个人一点脾气没有,但我这边可就惨了。

  我几乎没有打过架,所以不管平时怎么吹牛,到了真刀真枪干的时候难免要英雄气短。面对一个人倒还凑合,至少有身高体格的优势,面对两个人我就要虚,面对三个人我更是彻底萎了,没撑几下就只能挨揍了。

  道哥那边一时半会又不能过来帮忙,我没办法,很干脆地蜷缩在地上,跟个刺猬似的蜷缩起来。任他们踹吧,反正我体格好,他们也踹不坏我。

  打架我不行,不过挨揍的本事还是可以的,毕竟练过。我爹喝醉了的时候可不是这么个打法,一拳头下来就跟铁锤捣在身上似的,得要我半条命。

  一边挨着揍,我就想,老爹总说,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当年无缘无故就揍我,该不会就是考虑着为我今天挨揍打基础吧?挨揍就挨揍吧,我就拖住这三个人,那两个人肯定不是道哥的对手,等着道哥将他们俩解决了,就变成了三打二,然后等道哥再解决两个,就成了一打二——我跟道哥一起上,看不给他虐出翔来!

  挺好的计划,本来是这样,但那天剧本偏偏又被人改了,我正挨着揍呢,余光只看到一个人冲到我跟前,抬腿一踹,当时便听见一声惨叫,倒了一个。

  因为我是趴在地上的,在我眼前最近的是一双尖跟高跟鞋,鞋里包裹着一双玉足,往上是两条笔直纤细雪白的美腿。我当时心里莫名冒出个自己也无法理解想法来,就这条腿,我能玩一天。

  顺着腿往上看,她又正好抬腿在踹人,我看到了蓝色短裙下雪白的丝质内内,待那条腿落下,我的目光越过黄色衬衫隆起的两座丘陵终于看到她的脸。

  是大炕。

  她一脚踹倒一个,趁着另外两个人还在发愣的功夫将我搀扶起来。

  美女救了笨狗熊,她看我的眼神很是怪异,没有关心,只有鄙夷。

  道哥一边打架,一边喊,板砖你个傻B,打个架怂成这B样,还不如个女人,你他妈的白长这么大个了!赶紧把那玩意切了吧!

  我羞得说不出话来,但根本没有时间反应,刚被大炕踹倒的那个人已经爬起来冲了过来,抡起巴掌说,你个死婊子,当老子不敢抽你!

  然后他就真的抽了大炕,那一声巴掌抽的脆响,大炕一个女人,直接被这一巴掌给抽倒了。

  我当时就愣了,根本不敢相信对方竟然会做出这么没品的事情,连女人都打。

  我看着他,很认真很认真地说,给她道歉,要么今天咱俩今天只能活一个。

  我当时真的是那么说的,说的就是那么认真。

  曾经我爹喝多了打过我妈,我就跟他说过同样的话,然后扛着铁锹跟他硬干了一上午。

  看正‘《版章{节上酷}M匠网@

  最后我去了医院,还进了抢救室,我妈要跟我爹离婚。我奶奶守在我床边一个劲哭,边哭边骂,我爷爷骂了我爹一宿,边骂边打,我爹在病房跪了一宿加一天,边跪边哭。

  我这辈子最见不得的就是打女人,尤其是跟我关系亲近的女人。

  如果是之前的大炕也就罢了,但今天大炕要跟我去开房,马上就要成为我的第一个女人,而且她还是因为我才挨揍的,我就忍不了了。

  听说认真的男人都很帅,当时应该就是那样。大炕,还有面前三个人都看着我,就连道哥那边都不打了,停下来,这七个人一起看着我,无数围观的人,数不清多少人,都看着我。

  我啥也没说,那时候说啥都是废话,只能跟他讲道理,拳头才是硬道理。我一拳头轮过去,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我打翻。

  一步跨过去骑在他身上,左手按着他的胸口,右手握拳,一个劲地只管往下捶,捶,捶!

  那人刚才还嚣张地跟什么似的,这个时候却连反抗都不敢反抗,嗷嗷惨叫,跟杀猪似的。

  其他几个人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冲过来,踢我,打我,想要将我拉开,但是我什么都不管,只管一个劲揍身下这个人。他们打我越重,我揍他就越狠。

  道哥见此,抡着拳头赶紧上来了。

  到底是道哥会打架。四个人在一起打我,道哥知道我抗揍,也不急着给我解围。只是随手拉过对方最弱的一个,拉过来就是一顿狂揍,几拳头把对方干懵了就换第二个。论单打独斗,这帮熊孩子哪里是道哥这老流氓的对手?

  转眼功夫五个人就全被放躺了,我身下那个人终于开口讨饶,说,哥,我错了,我服了,我再也不敢了。

  我当时是真把他打得不轻,他连说话都说不清楚了。我暂停了拳头,看着他说,给她道歉。

  他看着大炕,说,美女,我错了,我不该打你,你放过我吧。

  那人给大炕道了歉,我看向了大炕,见她点头,这才从他身上爬开,他们就赶紧灰溜溜跑了。

  总算是将他们全都打跑了,道哥过来,说,没看出来啊,你小子还能爷们起来,刚才打得够凶猛。

  能被道哥夸奖可不容易,我笑了笑,还不等我多说什么,道哥又目示大炕,问,你跟她这是咋回事?你那位呢?

  这事我当然不能跟道哥提,我撒了个谎,说,小楠在那边上网呢,我们都是一起过来的。

  这时候正好小楠也过来了,她刚才听见了声音,可是等她过来的时候什么好戏都没了,就问我发生了什么,我说没啥,刚跟人吵吵了,现在他们都走了。

  小楠没见着啥事,就回去上网了,道哥看小楠也在,就没有多想,转身去玩游戏了,围观的群众也就散了。

  而我,则跟大炕上了楼,去了旅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脚蟹说:

求追书,求撸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