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都说,卫校像窑子,技校像妓院,传说中的大学更是个打炮不花钱的地方,小树林里比旅馆都繁忙,到了晚上叫声此起彼伏,是你想不到的大场面。

  我没去过卫校技校也没有上大学,我还是个高中生。但我觉得我们高中里发生过的事情比那些一点都不差。

  先说个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吧。我们学校有个妹子,外号叫大炕。大炕,意思等同于公交车,大家都懂得。

  大炕长得很漂亮,个子高挑,线条棒,齐肩头发,脸蛋带点婴儿肥,差不多属于清纯型的,表情高冷,挺符合我心中女神形象的,而且我还真的暗恋过她一段时间。不过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她就是大炕。

  那天下午第一节是体育课,正好跟她班一起。天挺热,老师偷懒给我们放羊,让我们自由活动,我们也懒得运动,都三五扎堆聊天。

  我找了个地方蹲着,老远偷看她,结果被舍友道哥给发现了。那贱人一脸坏笑问我是不是思春了。

  这种话题对那时候的我来说太羞涩了,也就道哥这种贱人才能跟没事人一样挂在嘴边。我瞪他一眼就没理他。

  道哥应该早就发现我暗恋大炕了,他说,别的事情我不敢应承,你要是真看上她了,我帮你安排,这周末大休就能上了她。

  我当时瞬间就愣了,看着他呆了老半天。我对天发誓,我当时只是感觉她长得挺漂亮,挺符合我眼光的,想要跟她交往却绝对没有想那种事情——虽然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会想一想。我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当然,最关键的问题还是道哥这小流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本事了,我看上的女的就能给我弄上床?那个时候无数的想法在一瞬间都涌上来了,不过我还能记得的就是这两个想法。

  我说,道哥,你逗我呢?我跟她还不认识呢,人家怎么可能愿意?

  嘴上虽然不信,但我心里却怦怦乱跳,恨不得相信了,万一道哥这贱人说的是真的呢?

  道哥见我这样笑得更欢了,一巴掌拍我头上,说,你想啥呢?不就是大炕吗?这有啥难的?我跟她初中还是同桌呢,关系挺好,这事保管能成,你准备好开房的钱就行。

  我看着道哥,当时他满脸淫荡的坏笑。只要他露出这种表情跟我说话,那就肯定不是在开玩笑。然后我转头看向那个漂亮的背影,原来她就是大炕。

  她就是大炕,她就是大炕……大炕的传闻我早就听过,听很多人说过,听过各种传说,然后脑子里就一片空白。

  那段美好的青春懵懂就这么扼杀在摇篮里,这个话题我跟道哥没有继续,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去偷看大炕。对我来说那是一个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女孩,感觉她好脏,甚至连自己的眼光都产生怀疑。

  也毕竟有过那么一段感觉,所以时不时地我还会想起她,心想着一个女孩子再怎么作践自己也不至于像传说中那么不堪,甚至至今都总觉得是传闻大过事实,不过人言可畏,那么多人都说着同样的话,也由不得我不信,心里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但是后来,很快地,我就忘了大炕,因为我有了个女朋友,叫小楠。

  酷?5匠)$网T首#}发l:

  小楠身材比较娇小,相貌在女生当中算是中上,不过非常可爱,追她的人挺多,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跟了我。

  这事得感谢道哥,因为我跟小楠是通过道哥认识的,中间道哥又没少搭桥牵线,为此我还专门请他吃了顿饭,表示感谢,也庆祝我的第一个女朋友。

  非常可惜的是,这段感情没有持续多久就破裂了,我跟小楠终究分手,而我们分手的理由,是因为大炕。

  我上了大炕。

  事情还得从头说,得从那天晚上说起。高中宿舍里没那么乱,晚上会有值班老师查房。不过等老师查房结束之后,房间里只要别太吵,随便做什么都不会有问题。

  我正蒙着被子,用地摊上一百块淘来的二手手机跟小楠聊天。其实我家里条件不差,不过我爹一直相信儿子要当狗一样穷养,给我的零用钱少得可怜,这点钱还是我从生活费里省吃俭用抠出来的。

  住我上铺的道哥忽然叫我,板砖别撸了,快出来!

  板砖就是我,我的外号。有起错了的名字没有叫错了的外号,我在班里是身板最壮的一个。

  舍友们没睡,都笑了,我挺尴尬,从被窝里探出脑袋就说,谁撸了,我跟小楠聊天呢!

  道哥一脸坏笑,还不肯放过我,说,都找女朋友了,别整天撸了,小心撸坏了。

  我不想理他,就说,去去去,聊天呢,没空理你!

  道哥也不生气,说,等等,跟你说正事。小楠是个好姑娘,你们俩也挺般配的,能找个这样的可不容易,你得珍惜她。

  道哥一副过来人的语重心长,我连连点头,答应着,说,我很珍惜她,很尊重她,到现在都没有牵过她的手,对她没有做半点逾越的举动。

  道哥就骂我,说,板砖你个傻,这关系你得抓紧时间推进啊,这都几个星期了,连手都没牵上!赶紧找个机会赶紧把她拿下,她就是你的没跑了。

  我实在没有想到,道哥说的珍惜竟然是这个意思。说起这个话题,我又羞涩了,吞吞吐吐说,这不太好吧,这才刚好没几个星期,是不是太快了?

  道哥没好气道,快?快什么快?不赶紧动手,好好一颗白菜就让被人拱了。

  我就问他,你咋知道她是个处呢?

  道哥说是看出来的。

  这也能看出来?我表示不信。

  道哥说,怎么就不能?信不信随便,拿下她就知道了!

  毕竟是刚刚认识,那段时间还是处在关系的上升期,我这薄脸皮怎么都不把这种话给说出来。

  后面还是道哥给我出的主意,让我先试着牵手,然后抱抱她,有机会讲点小黄笑话逗逗她,试探试探,不知不觉就能滚床单了。

  道哥的话,给我照亮了双手以外的一个新的世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脚蟹说:

新书求各种支持,求追书,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