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陈剑舞在小树林一袭谈话后,我彻底明白权利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当我们两个离开小树林后,我和陈剑舞都回到各自的教室。

  临走的时候,陈剑舞问我能不能收他做小弟,当时我沉默一番,点点头说好。

  听到我这样说,陈剑舞很高兴,也非常激动,兴奋的离开了。

  我回到教室后,林落雪就问我,陈剑舞找我做什么?还有很奇怪,这段时间,陈剑舞也不追我了,好像变性了一样,记得以前陈剑舞可是一个跟屁虫呢。

  y最Un新s章J节上4酷*;匠$a网m

  顿时,我苦笑一声,我总不能告诉我林落雪,是因为我,人家才不追你的吧。

  坐在位置上,我看着林落雪说,落雪这个星期你有空没有,我想带你出去玩玩。

  林落雪翻了翻白眼,看着我说,苏诺,还有几天就要模考了,你就不能认真点?你可是答应我,要考上临市大学,而且其中考试的成绩,可是前十名哦。

  对此,我只好点头,有些无奈。

  我现在已经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想要考上前十名,那是分分钟的事情,都不是事。

  不过我现在也不能把我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告诉林落雪,要不然她该说我作弊了。

  中午的时候,我和林落雪一起吃的中午饭,很简单,不过吃过中午饭后,林落雪说要会宿舍睡会觉,我就把林落雪送到女生宿舍楼下,而我则准备回到男生宿舍。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微微一想,我立即知道这个熟悉的身影是谁,就是那天我在池塘里救得白灵儿。

  当时,我急忙跟在白灵儿身后,看着白灵儿有些不开心的神色,我顿时明白,肯定是白灵儿那个哥哥过来找她了,要不然白灵儿不会这个样子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跟着白灵儿走出学校,白灵儿来到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前。

  就在白灵儿出现后,宝马车里走出来一位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望着白灵儿一脸欣喜的说,灵儿,这段时间没有来看你,你不会生气吧,我这段时间可是很忙的。

  白灵儿摇摇头,强颜欢笑说,哥,我没有生气,你要忙,就忙吧,我没事的。

  顿时,那青年脸色一变,望着白灵儿说,灵儿,我都给你说了多少遍,让你不要叫我哥哥,你非叫我哥哥,我不想做你哥哥,你是知道的,我想要你做我南宫凡的女人。

  白灵儿苦笑一声,望着南宫凡说,哥,我知道你对我的心,可是我对你真的没感觉。

  南宫凡摇摇头说,不,你就是我的人,谁都不能把你抢走。

  看着霸道的南宫凡,白灵儿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面对南宫凡的时候,白灵儿经常感觉到力不从心,好像与南宫凡说什么?南宫凡都不会听的,在南宫凡心中,一切都是他最大。

  站在不远处,我听着白灵儿和南宫凡的对话,微微沉吟一番,就走上前。

  直接来到白灵儿身边,望着南宫凡说,这位大哥,白灵儿老师根本不喜欢你,你何必要去纠缠她呢。我相信,凭借你的能力,很容易就能找到好女人的。

  闭嘴!顿时,南宫凡愤怒的对我咆哮一声,伸出手指着我愤怒的说,给我滚蛋。

  而此时,白灵儿也愣在那里,诧异的望住我,没想到,我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

  依照南宫凡的个性,肯定是不会放过我的。

  当下白灵儿就担心起来。

  我冷眼看着南宫凡,深深地吸口气说,南宫凡,不要让我鄙视你。白灵儿老师根本不喜欢你,在她心里,你一只是她哥哥,你何必逼她呢?难道她不开心,你就开心吗?

  南宫凡的身躯猛地一颤,转过头看着白灵儿说,灵儿,他说的是真的吗?

  白灵儿幽幽地叹息一声,望着南宫凡痛苦的神色,也有些不忍,不过想到以后的事情,白灵儿坚定地点点头说,他说的是真的,在我心里,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哥哥。

  好好好!顿时,南宫凡一连说出三个好字,神色愤怒的盯着我说,小子,你该死知道吗?

  我望着南宫凡,没有丝毫的害怕,而是冷声说,南宫凡,幸福不是强迫的,你懂吗?

  南宫凡微微一愣,望着我深吸口气说,甭管我懂不懂,但我不会让你好过的,得罪我南宫凡,我让你没有好果子吃,你就准备接受我的怒火吧。

  在南宫凡话音落下后,我就愤怒了,你丫的竟然还威胁我。

  当下,我一脚踹在南宫凡肚子上,直接把南宫凡踢到。

  随即在白灵儿诧异的神色中,开始疯狂的暴打南宫凡,顿时间,便把南宫凡打的没有还手之力,直到南宫凡鼻青脸肿的时候,我才放过这小子。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则是想起临市七大古武家族之一的南宫家族。

  难道这南宫凡也是这个古武家族的人?要不然身子骨绝对不可能那么硬朗的。

  南宫凡鼻青脸肿的看我,有些害怕,不过有看了一眼白灵儿,顿时冷声说,有种你们和我上车,每种的话,你丫的就不是个男人。

  听到南宫凡这样说,我顿时怒了,很想拉着南宫凡暴打一顿,让他看看我是不是男人。

  不过南宫凡的速度,还是非常快,当我想去打他的时候,他已经跑到车上。

  随后我和白灵儿也坐在车上,就在这个时候,南宫凡则是立即关上窗户,开着车往前走去,而且还不断在车里面检查着,确定没啥异常后,南宫凡才看着白灵儿说,灵儿,既然有人能保护你,那我也就给你说实话吧。

  这些年,你是不是感觉我很烦,经常缠住你,不让你交男朋友,限制你什么的?

  看着点头的白灵儿,南宫凡苦笑说,灵儿,其实在我心里,我一直把你当妹妹,我也不愿意这样做,可是我不这样做的话,你就有生命危险,你还记得你十五岁那边发生的事情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