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然不愿意脱衣服,不久前在小树林里,韩诗雨逼迫我脱衣服,现在连李晓涵也逼迫我脱衣服,我真的不能接受,丹师看着李晓涵冰冷的神色,我也只好乖乖配合,把衣服脱掉。

  当我光着身子,仅穿着一条内裤,躺在床上的时候,李晓涵则满意的点点头头。

  不过当我看着李晓涵脸蛋的时候,却发现李晓涵的脸蛋很红。

  在我脱过衣服后,梦怡也不敢再去看我,脸颊红彤彤的望向一边,很害羞。

  只见李晓涵深吸口气,随即伸出手嫩白有些冰凉的小手,缓慢地在我身上划过后,我的身体猛然一颤,望着李晓涵深吸口气,恨不得立即把李晓涵抱在怀中。

  不过我这个想法刚刚升起,就立即被我否决,毕竟我们家与李晓涵家的关系不一般呢。

  李晓涵帮助我检查过身体后,确定我没事后,就望着我仅穿的一条内裤。

  随即双眼瞪着我说,苏诺,你闭上眼睛,你没看到你睁开眼睛,我不好意思检查吗?

  望着李晓涵很严厉的样子,我很识趣的闭上双眼,心里却是在狐疑,李晓涵想要干什么?

  但我还没来得及多想,就感觉内裤被人掀起,随即我就听到李晓涵惊呼一声,就跑出去,让我感觉到很疑惑,但随即我想起什么,我被李晓涵看光了,而且还是一点不剩。

  啊!当时我很愤怒,感情李晓涵让我闭上眼睛,就是为了看我的。

  我愤愤不平的穿上衣服后,就去办理出院手续,弄好一切后,我就与梦怡回到家,到家的时候,老妈还在做饭,看到我和梦怡回来,老妈不解的问道,小诺,你怎么出院了。

  我说,老妈我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住在医院里也是浪费钱。

  ‘酷|匠.S网9唯一rL正版,a其(他0都#s是/盗;(版.J

  听到我这样说,老妈也只好摇摇头,没在多说,因为老妈心里很清楚,给我说再多,我也不一定能够听进去,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说呢。

  老妈刚做好饭,我就感觉到很饿,当下不顾老妈和梦怡的目光,呼呼的大吃着。

  吃饭的时候,老妈问我这段时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怎么接二连三的出状况。

  我告诉老妈,以后不会在出现类似的事情后,老妈点点头,也没说啥,我才松口气。

  要是老妈真的打破清官问到底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

  吃过饭,老妈叫梦怡留下来陪她,把我赶去学校里后,我有些闷闷不乐。

  本来我打算问问梦怡,她给我吃下的灵果,要怎么激发能量呢,结果却没有机会。

  我到学校的时候,石浩就很关心的问我,有没有事情?

  我告诉石浩我没有事情后,石浩还是不放心,拍拍我两下,仔细检查一番后,才说,苏诺,你脑子是不是被驴给踢了,人家甄南手里有枪,你竟然和他去硬拼?

  我苦笑一声,也不做过多的解释,当时要不是林落雪和蔡芬芬,我岂能中枪?

  而这个时候,林落雪还没有进班,我坐在石浩身边问道,那甄南最后怎么样了?

  石浩摇摇头说,苏诺,你也知道,甄南家里在临市有钱有势,这点事情,他们很容易就摆平的。甄南不过被抓进去两天,就放出来的,毕竟医院里也说你没事。

  什么?顿时,我愣在那里,没想到对甄南的惩罚那么轻。

  若不是我是修士,我现在那里还有命活着,越想我心里是越生气,越愤怒。

  就在这个时候,林落雪走进来,望着我的瞬间,急忙跑到我身边,抱着我的胳膊说,苏诺,你没事吧,可吓死我了。说着,说着林落雪趴在我肩膀上哭起来。

  我深吸口气,拍拍林落雪的肩膀,把林落雪扶到座位上说,我现在不是没事情吗?

  林落雪点点头,很愤怒的说,现在的世道也太不公平了,那甄南竟然没事。

  我摇摇头说,好人有好报,坏人肯定不得好死。那甄南现在没事,只是因果没到。

  当时林落雪很诧异的看着我说,怎么感觉你怪怪的,说话也给个道士一样。

  我苦笑一声,有些无奈地看着林落雪,我要是道士的话,上哪还能找你做女朋友呢。

  中午第二节课,刚刚下课,陈剑舞就在来到班门口找我,说有事情和我说。

  我走出教室,望着陈剑舞说,找我什么事情。

  当时陈剑舞直接叫我大哥,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让我去小树林里和我说。

  我点点头,就跟着陈剑舞来到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

  望着我,陈剑舞说,大哥,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在临市古武家族出名了。

  嗯?什么意思?我不解地看着陈剑舞说道。

  对于临市七大古武家族,除了从陈剑舞口中知道的外,其他的我一点也不清楚,我怎么会出名了呢?但在我疑惑的神色中,陈剑舞则是开口说,你记得甄南吧。

  看着我点头,陈剑舞说,大哥要不是你,我们临市七大古武家族,也绝对不会知道甄南这个古武者,而且甄南还是一个魔武者,在我们国家,还拥有特殊的身份。

  别看甄南是临市一中高三的学生,其实甄南也是特别行动组的成员,而且还是个队长。

  听到陈剑舞这样说,我眉头皱起,沉声问道,那他欺负弱小怎么说?

  陈剑舞苦笑一声说,这样的事情七大家族也商议过,但谁让甄南的权利大,别人都没办法。

  顿时,我明白了,感情是这个原因。

  不过,我还是没打算放过甄南,不顾一切的对我开枪,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算。

  我沉默一番说,出现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没有给我一个解释,或许我是个小人物吧。

  但望着我这样一副表情的陈剑舞,身躯则是一颤,神色忽然凝重起来。

  虽然与我仅仅只见过两次,但陈剑舞,却是能够从我身上,感受到一种不一般的气势。

  临市平静的天空,或许也该风起云涌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言心说:

  求追书,求噜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