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打掉齐天的手,我冷声说,你才是废物,别人怕你,但我不怕你。

齐天骂了我一句,一脚踹在我肚子上说,打死他。

顿时,齐天的小弟,从怀里掏出钢管,桌子腿,就往我冲来。

望着这一幕,我头皮发麻,猛然抓住林落雪的手,往前跑去。

此时,林落雪那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大叫起来,很害怕。

砰砰!

齐天的一群小弟围住我,抡起钢管,桌子腿,就往我身上招呼,痛的我要哭出来,但一想到,林落雪还在我身后,我就横冲直撞。

但齐天的小弟。不在乎会不会打死我,都往我身上招呼。

当我把林落雪带出小树林的时候,我身上已经没有好的地方,头上都有几个大包。

快点跑。望着愣在那里,脸颊上挂着泪水的林落雪,我大吼一声,推了林落雪一下,就转过身,对我最近的一个混混扑去。

但我还没扑到那混混身上,他们都围住我,齐齐往我身上招呼。

啊!我痛的大叫起来,双手抱着脑袋的瞬间,被人一脚踹到在地上。

废物,就凭你也配和我齐天抢女人,看我不弄死你。齐天一脚踩在我脸上,鄙夷的说,随后抽出钢管,就往我身上打。

废物,让你跟我抢女人!

齐天一边打我,一边愤怒的说道,毫不在乎会不会打死我。

在我快昏迷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林落雪的声音。

老师,在里面...就在里面...

随后,我两眼一黑,彻底昏迷过去。

“叮....系统自动认主成功,正在完成最后融合...请稍候....”

“叮....系统融合成功,恭喜你获得极品御女系统,它是你纵横花丛的必备神器。”

“叮....系统自主检测到你非常虚弱,特赠送你心法天荒葬神诀一门,配套医术天幽九针一门。”

昏迷中,只听到脑袋里,都是悦耳的提示音,让我充满恐惧。

什么东西在我脑子里说话,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但我这个想法刚落下,一道金光就在我脑袋中闪过,随即铺天盖地的信息,充满大脑,磅礴的信息能量,撑的我脑袋仿若针扎,我凄厉的嘶吼起来。

临市人民医院住院部301病房,一位三十五六岁的女人,坐在床头边,焦急的望着躺在病床上的我,充满心疼,她就是我的母亲慕容婉。

突然间,我双手抱着脑袋,凄厉的嘶吼,让坐在病床边的母亲猛然站起身,紧握我的手焦急的说,小诺,你怎么了,不要吓妈妈啊!

无论母亲怎么晃我,我都没有感觉,只是抱着头,大声的嘶吼着。

也许是我的声音太大,很快病房里,就走来一位二十三四的女孩,神色清冷,但非常漂亮,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灵气,穿着白大褂。

看着走进来的女孩,我母亲急忙说,小涵,快看看小诺怎么了。

李晓涵点点头,走到我身边,仔细的检查一边后,有些迟疑的说,阿姨,小诺可能是受到惊吓造成的,没什么事情。

我母亲点点头,依旧紧握着我的手,满是担忧。

毕竟我送到医院三天了,三天来我都在昏迷中,一点清醒的迹象都没有。

李晓涵和我母亲说了一番安慰的话后,就离开病房。

而此时,我也不在嘶吼,安静的躺在病床上。

  b!看正@版x)章!节c9上#E酷}匠{/网

忽然融入我脑海中的信息,深深地印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当我浏览一遍脑海中的信息后,我竟然随着“天荒葬神诀”的心法,修炼起来,那感觉很怪异,但也很舒服,很快我就忘记一切沉醉在里面。

不知多久后,只觉到一缕活跃的气流,在我身体内,很规律的游动时,我修炼中醒来,微微睁开双眼,便看到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我充满不可思议。

正当我想要说话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嘴里一阵芳香,不仅伸出舌头添了添。

啊!顿时,一声刺破耳膜的咆哮声,在病房内响起,林落雪仿若受惊的兔子一样,急忙站起来,倒退两三步,惊魂未定的望着我说,苏诺,你怎么醒了。

有些无语的看着林落雪,我都昏迷好几天了,怎能不醒啊。

不过看着林落雪的样子,心里不仅一荡,开口道,大班长,你刚刚对我干啥了?

林落雪急忙摇摇头,水灵的大眼睛充满惊慌之色,故作正常的说,没...我什么也没干。

我皱皱眉头,心中一阵偷笑,但神色却是很疑惑的说,什么也没干?我怎么感觉有人在亲我啊!难道我感觉错误,不是你在亲我,而是别人?可是这病房里,就你和我啊。

林落雪大羞,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但看到我脸上露出的笑意,忽然反应过来,气鼓鼓的撅起小嘴,走到我身边,对我我胸口来了一拳说,苏诺,你这个坏蛋。

“叮...自动触发主线任务,装病获取林落雪可怜,让她答应做你女朋友。任务完成,奖励三十御女值,任务失败YW一年。”

顿时,我愣在那里,这声音怎么和我在昏迷中,听到的声音一样啊,难道我不是做梦,这是真的,究竟是什么东西转进我脑袋里面了。

但听到任务失败的惩罚,我一阵胆寒,当时也不敢多想,立即惨叫一声,无比痛苦。

苏诺,你怎么了,不要吓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林落雪焦急的看着我,双手握住我的手,十分担忧的说道。

疼,我的胸口好疼。我痛苦的看着林落雪,故作虚弱的说。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故意的,苏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等我,我现在就去叫医生去。林落雪焦急的看着我,满是心疼,水灵大眼睛中布满水雾。

看着想要出去的林落雪,我急忙握住林落雪柔软嫩白的小手说,落雪,不要走,我不想让你离开,我怕你走了,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林落雪焦急的望住我,但看着我痛苦的表情,痴情的话语,一时间感动的一沓糊涂,望着我说,苏诺,我不会离开你的,因为我真的喜欢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