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空间的肚脐到底在哪呢,我蹲在了地上,将最后一根烟掏了出来。

  潘楠想了想,缓缓说道:“额,笑叔,有没有可能这个肚脐不在地上,而在空中?”

  我马上否定道:“怎么可能,肚脐是必须与外界紧挨着的,就像吹一个气球出来扎好口子,但是吹气口也是在气球的边缘与外界相连,不会跑到中间去。”

  笑叔也赞同道:“确实不会独立在空中,最有可能的是在地上的中间位置,可是这个空间的中间位置应该就是这个村子了,村子我们都找遍了也找不到啊。”

  潘楠又说道:“笑叔,独立空间跟气球是一样的?”

  “从某种程度来讲是可以这样理解的,因为气球也是独立与外界的一个空间啊,只是那是我们常见的而已。”笑叔回到。

  “那我倒见过不是在边缘的气球。”潘楠马上说到。

  笑叔眼睛亮了一下,问道:“是怎么做出来的?你给我讲讲,或许能启发我。”

  “当时我看到一个人吹气球,但是吹气口有根罐子,他吹完之后就把管子往气球里面按,那吹气口就在气球里面了。”潘楠说到。

  我听完后也恍然大悟,说道:“有可能这个空间的肚脐在屋顶或者树梢,不管怎么样,一定是跟地上连着的。”

  “对,一定是这样的,加了一层东西,迷惑了我们。”笑叔急忙说到,“时间紧急,我们现在就分头去找,屋顶或者树梢以及高一点的杆子都要找一找!”

  “好!”我和潘楠柳下鬼回到。

  现在因为时间太紧了,所以我们没有像之前一样两两一组,而是每人一组分头找,发现可以的情况就喊几声,把人都召过去。

  柳下鬼和笑叔都是灵体,可以无视重力轻松上到屋顶和树上,而我也可以运气上瓦,只是潘楠有点辛苦了,上楼什么的都要靠脚,所以就分派她负责一下教矮的房子。

  酷匠“h网●首“发

  我跃上一个屋顶,这屋有四层高,因为太高所以还加了个避雷针,摸着避雷针我顺势往上一跳,到针尖处快速感觉了一会,没有气动,刚感觉完也落了下来。而柳下鬼则在临近的一家瓦房屋顶上摸着一个石狮子,围着那石狮子转,见我暂时停了下来,便大声问道:“我们是不是应该重点监察一下这些石狮子?”

  “好!”我大声回到,然后运气跃到笑叔所在的那个屋顶上,对笑叔道:“笑叔,我们先重点监察一下这些石狮子吧!”

  笑叔想了想后回道:“嗯,有可能掩藏在这些石狮子上,但是你们小心一点,不要触碰到,还有监察的时候暂时封住自己的气息,不要让它们感觉到,因为这些石狮子都是被激活了的,虽然被你的尿封了眼睛,但不等于失去了攻击力。”

  “好的,我跟柳下鬼说一下!”我站起身,却听见哗啦啦的瓦片掉落声,听声音是柳下鬼那边传过来的,但是隔着一栋比较高的房子,所以看不清楚那里的情况,我赶紧跳上中间那栋高高的房子,只见柳下鬼刚才所在的瓦房上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我赶紧从窟窿里跳进去,只见柳下鬼双手紧贴着地,双脚弯起来夹在胸前,头一晃一晃的,见我来了后便喊道:“这狮子咬我!”

  我立即开了阴眼,一只幼狮正按着留些柳下鬼的双手,头被柳下鬼的脚给夹住了,僵持不下。

  “搞什么啊!”我气恼到,现在时间紧,只能速战速决,这些狮子都是阴狮,所有用纯阳之气攻击很快就会没了,我运气往手掌流灌,将体内阴阳混合的气中剔除了阴气,留下一些纯阳之气后往那阴狮头上拍过去,狮子被拍的往旁边滚开,我连忙拽着柳下鬼从屋子里闪了出去。

  而那只阴狮因为还有稻草人坐镇,所以不会离开它守得的屋子,没有上追出来,又回到屋顶上去了。

  柳下鬼得救后连忙往旁边爬,坐起来后说道:“谢了,还是不要管这些狮子了。”

  “笑叔说暂时封住自己的气,不让这些狮子闻到就行了!”我回到,摸着手已经感觉很冰冷了,打了个寒碜。

  柳下鬼见我有异样,便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刚刚灌了些纯阳气出来,现在身体阴阳失衡了。”我轻声回到。

  “那你小心了,你是阳人,没了阳气就成活尸了。”柳下鬼关心的提醒到,“要不你休息吧,我们找就行了。”

  “没那么矫情,赶紧的别墨迹了!”我说着就跳到另一个屋顶上去了。柳下鬼也跟了过来,分头去检查那些石狮子,因为检查这些石狮时要先封住自己的气,所以耗时比较久,等找了一大半后,已经过去四十多分钟了,而我也在一个有石狮的屋顶上停了下来,看着旁边包师傅家屋顶的那个封符的稻草人。

  会不会肚脐就在那个稻草人身上,那张符就相当于气球的扎口绳?我一边歇息一边想着。

  “刀师兄,你在那干嘛?”潘楠在旁边的平房顶上问我到。

  “我歇一会,刚刚泄了很多阳气,现在身体好冷。”我回到。

  “哦。”潘楠看了一下手机回到,“可是刀师兄,现在最后一格信号都不稳定了,刚刚最后一个信号都没了,现在又有了。”

  我盯着那个稻草人,说道:“潘楠你把笑叔和柳下鬼都喊过来吧!我现在没力气了。”

  “嗯!”潘楠也没问我为什么,便大声喊着笑叔和柳下鬼,过了一会,笑叔和柳下鬼都过来了,柳下鬼着急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时间已经到了?”

  “快了,最后一格信号已经不稳定了!”潘楠回到。

  笑叔叹了口气,说道:“那估计找不到了,对方把肚脐掩藏的太深,而我们刚开始又耽误了很多时间。”

  我指着那个稻草人说道:“笑叔,我想撕掉那张符!”

  柳下鬼马上回道:“不行啊,你撕了那张符,那些狮子就全乱了,我们不但出不了这个空间还要被这些狮子给咬死。”

  笑叔却说道:“试试吧!被这些狮子咬死在这里比在另一个未知空间出来的结果没什么区别!”

  “嗯!”我往包师傅家的屋顶跳了过去,站在那稻草人前,一咬牙把符给撕了下来。

  没有愿景中的气流涌动输灌,反而听见了四面八方的嘶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