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包师傅家的路上,我也大概猜出了这事情的经过,黑袍拿走小本子时还特地问阴司有没有看过,阴司也很郑重的说自己没有看过,而黑袍再次回来时提到过府君。所以那本子肯定记载着或者夹着府君一些不光彩的证据。

  Z…酷匠…《网n唯3一/^正S!版aZ,/其他O都是√盗版

  所以这事情一开始应该是老爷以收集到的府君的不光彩证据为条件,和大阴官做交易。而大阴官秉性本来就不好,能够拿到府君的一些把柄以后有什么麻烦事就相当于有张护身符。另一个阴神可能的大阴官的亲信,所以大阴官把证据放在他那里。前几天大阴官被卍字和尚抓住时,就以此为条件,想拉拢阴司。为了让阴司回不了头,就要他把我们几个全都杀了,这样阴司就彻底跟他一伙了,但是没想到阴司会弄个假身骗他们信任。

  这么一捋的话,也难过阴司不敢看里面的内容,因为这种东西是绝对不能传出来的,否则府君的权威就会动摇,那对于阴间来讲无疑是一场灾难。

  “笑叔,我猜到了。”想通后我高兴的说到。

  司机愣了一下,回头道:“你跟我说话吗?”

  我这才反应过来现在在车上,只有我和潘楠两个人,笑叔和柳下鬼都在伞里面。于是便呵呵笑道:“我脑子短路,师傅你开你的车吧!”

  到了包师傅家村下车后,笑叔现出身来,问我道:“猜出来就行了,不要说,知道不知道?”

  “其实也无所谓啊,我们也不知道具体事情,说的太笼统也不会造成什么后果。”我解释到。

  “你开了个方向,就有人会去猜,有人猜就有各种谣言,效果是一样的,知道吗?”笑叔很严肃的教到。

  我恍然大悟的点了下头,尴尬的笑了下:“还是笑叔考虑的全面。”

  而柳下鬼和潘楠还傻傻的问我们到底在说什么。

  走了几步后,笑叔突然说自己头晕,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后,说道:“我不能再过去了。”

  “怎么了?”潘楠问到。

  笑叔指着前面说道:“前面有符箓之类的镇邪东西。”

  “前面有符箓吗?可你不是小神吗,怎么也会被这些东西冲到?”潘楠不解到,柳下鬼也补充道:“对啊,我都没事呢。”

  “我们不一样,你身上还有封神印,我身上的封神印查掉了,就是一个孤魂野鬼。”笑叔解释到。

  原来这样,我便说道:“那笑叔你在这边等等,我进村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笑叔点了点头,柳下鬼留下来陪他,我和潘楠进村去。进村后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啊,都跟之前一样。到了包师傅家,家门锁着,潘楠从门垫下面取出钥匙开门进去。我则去包师傅家院子里的小庙问问那些正灵知不知道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可是开门进去后,一个正灵都没有,不但没有正灵,而且都是蜘蛛网,好像很久都没有人进来过一样。

  而这时潘楠在大门口喊我过去看看,我急忙跑过去,潘楠指着屋里说道:“怎么好像很久没人住过一样,我开灯的时候都被好多蜘蛛网蒙脸了。”

  屋里面也跟小庙里一样都是蜘蛛网,我便问潘楠道:“你去找我们的时候家里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啊,我临走之前还特意打扫了一遍呢!我这才走了几天啊!”潘楠也是一脸懵懂。

  “打包师傅电话问下怎么回事。”我提醒到,潘楠赶紧拨包师傅的电话,但是提示已关机。

  挂掉电话后,潘楠说道:“可能包师傅外出做工,手机没电了吧!”

  “也许吧,你在外面等着,我进屋看看有什么异常。”我说着就找了根棍子,扫掉挡路的蜘蛛网,往里走,打开包师傅的房间,意料中没有人。便往楼上走,到顶楼后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就是很多蜘蛛网和虫子。

  在楼梯口正要下楼时,我忽然感觉楼顶有东西,便往楼顶去。一到楼顶就看见一个人坐在太师椅上,背对着我。

  “包师傅?”我轻声唤到,没有人回应。为防止有突发危险,我特地绕了一点距离,到太师椅前面。上面坐着一个稻草人,穿着包师傅的衣服,稻草人的额头上贴着一张符。由于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作用,所以我也没有贸然去揭开符,而是用意念感觉了一下,稻草人里面没有什么灵体存在。

  我跑到楼下,跟潘楠说了一下里面的情况,潘楠听完后急的直抓头,说道:“包师傅该不会是遇上什么麻烦,或者得罪什么人了吧?”

  “去问问隔壁家他知不知道包师傅去哪了。”我说着就去敲隔壁那家小卖部的门。敲了几声后都没有人回应,潘楠直接用脚踹了,大声喊道:“看看门啊王叔,我是小潘。”

  看来潘楠在这住了那么一段时间和附近的邻居都混熟了。潘楠踹了几脚后,里面还是没有人回应。

  “不可能睡这么死的,肯定有问题,潘楠你让开一点,我踹开他。”我说到,然后退了两步,运足气在脚掌,再猛地冲上前一脚将门踹开。踹开后里面也是跟包师傅家一个情况,货架上布满了蜘蛛网。

  潘楠带我进到卧室,也没有人。

  “看来不是包师傅惹了麻烦,是这村子都遇到麻烦了。”我说到,“这事太古怪了,我们去问下笑叔,他阅历广点。”

  在村口和笑叔柳下鬼会合后,我把情况对笑叔说了下,笑叔说他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现在不如去隔壁村看看那里的情况怎么样吧。可是当我们往来路走时,走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到隔壁村,潘楠说道:“不对啊,虽然两个村中间隔着一段路,但是走五六分钟就到了啊,现在怎么这么久?”

  我茫然的扫了眼四周,心头一凉,说道:“我们还在原地。”

  “什么?”潘楠惊讶问到,尖着眼看了一下,虽然黑乎乎的,但是能看出房屋的轮廓,我们确实还在原地。

  “鬼打墙打到我们身上来了?”潘楠又气又怒说到。

  我闭上眼用意念感应了一下四周,说道:“附近并没有灵体。”

  笑叔听完后皱紧眉头陷入了沉思,我轻声对潘楠道:“看来惹麻烦的不是包师傅也不是这个村子,是我们。”

  “为什么这么说?”潘楠问到。

  “我刚才将意念探伸到一点距离后就被挡住了,我估计我们现在在一个模拟包家村的独立空间里。”我说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