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几个面面相觑,怎么会这样,谁在地下搞鬼呢。

  这时潘楠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笑叔你怎么看?”现在这种时候也只有笑叔有足够的阅历来处理了,所以我征询他的意见。

  笑叔紧锁眉头,想了想后说道:“我现在担心的是阴司在改你们的命。”

  “这是什么意思,他刚才不是有意放我们么,怎么一回头跑到地下去改我们的命了。”潘楠疑惑到。

  “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笑叔说到。

  “那回包师傅家吗?”潘楠问到。

  “还是随便找个地方落脚吧,现在我们一身的事,去他家万一连累他了就不好了。”我说到。

  想想阴司或者大阴官要抓我们的话,我们到哪都跑不掉,索性大摇大摆的找了间小旅馆住下。住下的第二天,我和潘楠便感到胸口闷的慌,呼吸很可能,要很用力才能喘口大气。柳下鬼和笑叔向以前的旧同事打听休息,但是因为他们职位本来就不高,都属临时工级别,加上这件事可能隐蔽的比较好,所以并没有打探出什么消息来。

  “又不来抓我们,却又没有要放过我们的意思,到底搞什么啊!”柳下鬼回来后有些气恼的抱怨到。

  笑叔坐在窗前,一下午都没动一下,一直在想问题。

  潘楠的脾气急,也被这不痛不痒的事情搞的心烦,直说道:“不管了,我们回去吧,这样算什么事吗?”

  “你想回家吗?可是万一连累到你父母怎么办?”我反问到。

  笑叔终于站了起来,可他似乎还没有想起一个所以然来,只是对潘楠说道:“这里离龙虎山不远,我生前就是在那里修道的,不如我们去那里吧,风景很好,小楠你就当旅游吧。”

  “没心情。”潘楠回到。

  笑叔只好又看向窗外,说道:“天黑了,你们两口子休息吧,我们出去走走,不挨你们了。”

  而这时卍字和尚突然从墙里面闪出来,我们马上摆好架势,卍字和尚却没有要动手的样子,说道:“你们几个想去哪里?”

  “关你什么事?”潘楠问到。

  卍字和尚没想到潘楠会这样呛他,哑口了一会,说道:“是这样的,我希望你们留在房间里,不要到有人的地方去,等过了今晚就好了。”

  “是不是案子很复杂?”笑叔问到。

  卍字和尚点了点头,笑叔又问道:“到底怎么了?一切不是很明朗吗?”

  “这是高层的事,你们不需要知道。”卍字和尚很客气的回到,然后往前一步,说道:“我需要从你们每个人身上取走一样东西。”

  我看向笑叔,笑叔颔首示意让卍字和尚取。

  “得罪了。”卍字和尚说到,如果从袖子口袋里取出四个罐子,分别取了我和潘楠的头发,还有笑叔和柳下鬼的一些元气。

  取好后,卍字和尚临走前还特别叮嘱道:“今晚你们千万千万不要离开这间房。”说罢还沿着房间的墙脚用禅杖画了个圈。

  卍字和尚走后,潘楠很疲惫的把头靠在我肩上,我感觉潘楠有点不对头,仔细想了想后发现原来感觉不到她的呼吸声。回到自己身上,我也停了呼吸。

  “笑叔!”我想站起来问笑叔,但是忽然头一晕,站不稳了,又坐了回去。

  笑叔和柳下鬼将我和潘楠查看一番,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只好安慰道:“放心吧,阴司不会坑我们的,他要坑我们的话,那和尚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但愿。”我回到。

  “我洗个澡睡觉吧,总不能坐一下晚上。”潘楠说着艰难的站起来,扶着墙往洗手间走。她进洗手间一会后,叫喊了一声。我连忙跑过去,只见梳妆台的镜子里面全是火,火里面还有潘楠的身影。

  潘楠在火里面歇斯底里的呐喊着,过了一会,我的身影也出现在火里,朝潘楠跑去,跟潘楠牵着手找出路。笑叔和柳下鬼也进来了,他们不约而同的疑惑问道:“怎么回事,我怎么在镜子里面?”

  “你看的是你们?”我连忙问到。

  “对啊,你看到的不是我吗?”笑叔和柳下鬼同时问到。

  潘楠回道:“我先看见刀,然后他找到了我。”

  “我跟你相反,为什么笑叔看见的是自己,而我们先看见的是对方?”我纳闷到。

  而这时镜子里面我们四人凑到了一起,大火也烧的更急了,将我们逼的缩成一团后再瞬间湮没了我们。不一会,火焰上方冒出一阵淡蓝的烟雾,镜子又恢复了原样,只是都照不出我们四人。

  CV酷匠、◇网g首_发+x

  虽然百般困惑,但是人活当下,眼下才是头等大事,潘楠洗了脸往床上一趟,我也简单洗了一下睡觉,笑叔和柳下鬼则到洗手间里面去呆着了。睡至半夜,笑叔把我叫醒了。

  我睁开眼,只见卍字和尚背对着我们,说道:“叫那姑娘穿上衣服吧,阴司要请你们去做证人。”

  我笑了,潘楠虽然盖着被子,但是并没有脱衣服,所以就叫醒了潘楠,跟卍字和尚说不用避讳。

  卍字和尚转过身后,说道:“事情比我估计的快,你们不用在呆一晚上了。”

  “猜到了。”柳下鬼说到。

  “那跟我走吧!”卍字和尚说到。

  我们四人跟在他后面出门去,一到大街上就看见很多孤魂野鬼,我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心跳,便跑上前问大和尚道:“为什么我和我媳妇没心跳?”

  “你们的阳气都被阴司封住了,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们已经死了,现在就是两具尸体。”卍字和尚说到。

  “啥?”我惊讶到,他马上说道:“不过你放心,都是假象而已,阴司的策略,辛苦你们了,等案件完结了不会亏待你们的。”

  卍字和尚带我们到了当地的一间最大的庙里,从外面就看得出这里香火很旺,不是废弃的破庙。和尚将门推开后,就听见里面传来欢快的谈笑声。

  走过几道门,看见正前方的大殿里坐着阴司和大阴官还有这庙的神明,他们在聊天,聊的很开心。

  看见大阴官还笑的那么开心,我们四人都犹豫了,这一停歩,阴司就发现了我们,看见我们后原本欢笑的脸马上收住,换成一副严肃的面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