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我没死吧?”洪祁嘿嘿笑到,满身疲惫,却又充满杀气。

  “他怎么回事?”英俊也走到我身边轻声问到,我摇了摇头:“看神情好像疯了,这一路不知道有多少恶鬼找他麻烦,他是怎么撑到这里的?”

  说完我马上想到了洪祁的护身灵,便问道:“洪祁,你的护身灵呢?”

  洪祁把破烂的衣服一撕,彻底光着膀子,他的胸前纹着我见到的那个护身灵。可是现在的护身灵却不像我见时那样的精神奕奕,而像一个疲惫不堪的小孩,脸上和身上都是血迹,手中的三叉枪也断了两根叉。

  “你看看你的护身灵,都伤成什么样了,你还坚持个什么?”我心疼护身灵,质问洪祁到。

  洪祁不屑的笑了一声:“他是我养的护身灵,我要他出来保护我他就要出来,就算死了也应该。”

  “那你就去死吧!”小关羽突然出现在我背后,同时一把石子朝洪祁飞过去。

  石子分别打在洪祁的各个关节上,像子弹一样射穿。洪祁瘫在了地上,手也动弹不得。

  我看向小关羽,严厉问道:“你怎么变得这么暴戾?”

  “他想害你,你看看他的手就知道了。”小关羽有些委屈的回到,我走到洪祁身边,掰开他的手,手中藏着几枚三角形的铁片,这小子想暗算我和英俊。

  我知道自己误会小关羽了,转身对他投去抱歉的目光,小关羽傲娇的昂起头哼了一声后就转身回去了。英俊也走了过来,看着洪祁,问道:“这下怎么办?我们这里可养不了一个残废啊!”

  “给他做个小车,让他去讨饭吧。”我耸肩说到,“他这结局比死了好。”

  “可是晚上会有鬼灵向他索命吧?”英俊问到。

  “没事,他的护身灵会防着鬼灵,但是不会对人造成攻击的。”我说到,跑回屋里,找了四个小轮子和一块木板,改装成一个简单的贴地的小车,搬出来后合力将洪祁抬上木板车。

  洪祁大声喊道:“我不是乞丐!我不是乞丐!”

  “你想活下去的话,就用下巴搁着地,蹭到城里面去,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没人会给你一口饭吃。”我说着踹了一脚木板车,木板车往前滑了一段路,洪祁趴在木板车上,用下巴蹭着地,慢慢的转过身朝向我们,再慢慢的向我们蹭过来,喊道:“给我七星灯!我要回去改变这一切。”

  我和英俊点了根烟,吹了几口后,说道:“回去吧,让他折腾。”

  洪祁要跟过来,但是木板车被一块石头卡住了,很难移开,一直等我和英俊进去了,他还在那里折腾。回到屋里后,衡叔说做饭吃吧,别管洪祁那个要饭的,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饭做好后,唐枫也回来了,一进来就问道:“外面怎么有个要饭的要到这里来了?”

  英俊忍着笑,我问唐枫道:“那你给他钱了吗?”

  “那倒没有,我办完事饿了,买了些包子在回来的车上吃,下车还剩两个,就给那乞丐了。”唐枫有些纳闷英俊为什么会笑,我又为什么这么问。

  英俊憋着笑问道:“那他吃了吗?”

  “一开始跟我吼,说他不是乞丐,但是我走过来后回头看了下,他在那吃。”唐枫依旧满脸疑惑,英俊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对唐枫解说道:“那乞丐是鬼王,刚刚想暗算我们,结果被小关羽识破先发制人,他才成了那样子的。”

  唐枫恍然大悟的点头,坐在饭桌上,用手指沾水在桌上画了勾,意思是告诉我和胡哥,他已经把事安排妥当了。

  吃过饭后,我把唐枫拉到一边,轻声把陈道长的事告诉了他。唐枫听完后摇着头笑道:“我师父一向很心细,应该不会出事的。”边说边掏出手机打陈道长的电话,可是却一直没能打通。

  9~最#}新&g章G节上Q酷匠!0网H?

  “从那会断线后就一直打不通,你别打了。”我把唐枫的手机接过来,关了屏幕还给他。

  唐枫的手有些发抖,便捏紧了拳头控制自己的身体。我知道他从小跟随师父长大,那种情同父子的感情,便捏着他的手安慰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让一个相识的乩童找了他手下的那些正灵去帮忙了,陈道长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那乩童电话多少?”唐枫恢复了一点精神,问我到。

  我问英俊要了手机,拨通包师傅的电话,询问他安排的怎么样了,包师傅告诉我刚刚弄完,那些正灵已经去找笑叔了,有事的话会帮上忙。我让包师傅过半个小时再招一个正灵回去,询问一下陈道长那边的情况。

  挂掉电话后,我对唐枫说道:“放心吧,已经去了。”

  “我不放心,我要去看看师父。”唐枫说到。

  “可是这山高水远的,你一时也去不了,等你去了事情也都过去了,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在这等消息吧。”我安慰到。

  唐枫轻轻点了下头,虽然他的情绪稳定了一点,但还是很担心。我一个大男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便让乔雪去陪他等消息。

  我去找小关羽,想跟他说什么对不起,可是刚进他房间,他就想知道我要说什么似的,大声回道:“我没有生气,干爸说男子汉大丈夫,志向要远,心胸要阔,并且你是我爸爸,我不会生气你的。我睡了,我要去找干爸玩了,你不要说了。”

  虽然小关羽这么说,可是看他那么大声,就知道还是觉得很委屈,有情绪的人都会用大声来掩饰自己的情绪。我苦笑着摇头,地灵教小关羽的也是些积极的道理,有点动摇对地灵的看法了。

  小关羽躺下就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真睡了还是装睡。我便去找胡哥,胡哥坐在那里抽烟,自从他受伤后就很注意养生,不再抽烟了,现在怎么又抽上了。我坐到他旁边,轻声问道:“胡哥你在想什么呢?”

  胡哥用脚尖轻轻拍了下地面,示意我要提防地灵偷听,然后在手机上写道:“我在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化被动为主动,这样干等着也不是办法,就算我们对结阵设了破解之术,但我们还是被动的,并且唐枫找的那些人关键时刻会不会掉链子还难说。”

  原来胡哥在担心这个,我拖着下巴,跟胡哥一起想怎么才能化被动为主动。十几分钟后,衡叔从门口路过,给了我灵感,我立即在手机上写道:“替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