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还说彪子借着凶狠玩村里那些留守妇女,连十几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但是大家都怕了,有怒也只能闷进肚子里面去。真是恶人做到一定份上,神鬼都怕。我看向笑叔,说道:“就这个彪子吧!”

  笑叔点了点头,土地便在前面领路,带我们到了一户门前,院子里有几只恶狗狂吠起来,土地吓了一个哆嗦,说道:“就这家了,他养了好多狗,可凶了!”

  “行了,你怕就回去吧!”笑叔说到,土地就等着笑叔说这话了,连忙闪退了。

  我推了推院子的门,上面的锁扣挂在那,但是并没有上锁,便打开了门,一只恶狗猛地朝我冲过去。我将气运在足尖上,一脚勾踢过去。那恶狗便撞到了大门上,长长的哀鸣一声,挂了。其他的恶狗见我这么凶,也不敢攻击,只是拼命的吼叫。

  大门打开了,一个光着膀子的年轻大汉走了出来,吼道:“踏马的谁啊!敢阴老子家的狗!”

  f酷X匠网;7正Z。版I首发

  “彪子是吧?”我问到。

  “你是谁,找老子干嘛?”彪子用电筒照在我的脸上,我用手遮住光。而此时,笑叔突然瞬移到彪子身后,一脚踹在他的膝关节上,彪子跪在了地上。笑叔拧住彪子的耳朵,说道:“索你命的!”

  彪子连忙挣扎着转身要揍笑叔,可是笑叔运了几成灵力,把彪子的耳朵都快拧出一百八十度了,彪子疼的呜呜叫,喊道:“你们是谁,敢阴我!知不知道我是谁!”

  “没空跟你叨叨!”我说着走向彪子,抓起他的一只手,拉直后膝盖反向压向他的肘关节,咔嚓一声,彪子的手就断了。笑叔也松开了他的耳朵,彪子另一只手捂着断手,疼的在地上打滚,大声喊道:“救命啊,杀人了,报警啊!快救命啊!”

  可是两边的邻居却没有一家亮灯,大家不是睡的沉,而是觉得彪子应由此报。

  “别叫了,配合点跟我走,少受点罪!”我拽着彪子的耳朵往外面走。

  彪子先配合的跟我走出了院子,然后突然用头撞在我的腰上肋骨处,同时从地上抄起一块板砖,往我头上砸来。因为提防不及,我闷挨了这一板砖,血流了出来,头也有些晕乎乎的。

  “来啊,敢阴老子,老子现在就弄死你!”彪子见我受伤了,发狠叫嚣道,还要来补上一板砖,笑叔突然插到我们中间,托住了彪子的手。彪子见笑叔速度这么快,有些吃惊道:“你会武功?两个打一个,赢了老子也不服,有本事单挑!”

  笑叔正要把彪子的另一只手也废了,我阻止道:“笑叔,你让让,等我来。”

  笑叔看了一眼,松开彪子的手退到一边。我运足气一下冲过去,撞在彪子身上,他被撞的往后急退几步顶在了院子围墙上。

  “你称老子是吧,不服是吧?我今天就打到你服为止。”我说着一拳抡在彪子脸上。彪子吐了口血水出来,抬膝撞我下体,但是这会我有防备,他就没那么容易得逞了。我往旁边一侧,同时挽住了他的膝关节,顺势往上一抬。彪子重心失衡往后翻,后脑撞在了墙上。

  我骑在了彪子身上,一拳抡在他的眼睛上,问道:“服不服?”

  “不服!”彪子喊着要把我拱起来,但是我运气压住,他哪里拱的了我。我又补了一拳,问他服不服,彪子还说不服。我连续抡了三拳,彪子的鼻梁都被打断了,依旧厚道:“老子不服!”

  我抬头看了下月亮,时间不早了。便从彪子身上爬起来,将彪子举了起来,往围墙上面丢过去,彪子家的围墙上面插满了玻璃,他的腰压在那些玻璃上,血溢了出来,同时浑身也没劲了。

  我走到彪子跟前,看着倒挂着的他,问道:“服了吗?”

  彪子已经没力气回我了,虚弱的哼着气。

  “服了就走!”我把彪子拽了下来,扯着他的头发,可是他的腰受了重伤根本站不起来,腿也使不上劲,所以一从围墙上扯下来就瘫在了地上。我就拽着他的头发拖着他走,走到湖边时,彪子终于缓了口气可以说话了,问道:“你踏马德是谁啊?老子跟你有过节吗?”

  “你不认识我的,更没有过节。”我说着把彪子丢上了渔船。

  彪子又问道:“那你干嘛想整死老子?”

  “代表月亮惩罚你!”我说着把船撑开了,笑叔摇响了马达,彪子靠了一声,不说话了。

  渔船哼隆哼隆的往兵头方向开去,笑叔说道:“小刀,等会我来下手,你千万不要跟我争。”

  笑叔的表情越来越静,静的让人害怕,透着一股不寒而栗的杀气。我知道他这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那个大阴官也确实过分了,明知道这的阴兵很麻烦,还让笑叔来找。可是话说回来,不找这些阴兵的话,老爷那批人也确实不好对付。

  船开了一段路后,兵头出现在我们面前,见我们真带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来,哈哈大笑道:“好!”

  笑叔把船停了下来,在船上掰了一块铁皮,抓着彪子的头发,将他的头昂了起来,铁皮架在了彪子的脖子上,问兵头道:“杀了他,你们是不是就信我了?”

  “对!能做到这一步,绝对是有诚心的!”兵头回到。

  “好!”笑叔握铁皮的手一用力,铁皮从彪子的脖子上划过。彪子已经没有力气去捂自己的喉咙了,像一只被割断喉咙放血的鸡一样,身体轻轻的抽动,直到头耷拉下去,一动不动。

  “好兄弟!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见将军!”兵头说着在前面领路,我们开着渔船在后面跟着。

  开了一段路后,能明显感觉到前面的水域上弥漫着一团怨气。

  兵头停了下来,说道:“就这了!”

  笑叔运用灵力,在渔船上结了一个结界,然后压着渔船往下沉。沉到低后,一个身穿将军盔甲的水鬼站在我们面前,兵头在我们去找彪子的时候,已经通告过将军了,所以就免了不必要的废话,将军直接说道:“朱贼后人现在在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