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陈友谅的阴兵的怨气先是从对朱元璋恨生起,而后又因为阴司不给他们一个公道,所以才怨气加重的。如果我们过去就说是大阴官派来的,那估计还没有说第二句话就被百鬼穿心了。

  “笑叔,到那里后千万不要说我们是大阴官派来的。”我提醒笑叔到。

  “为什么,有大阴官做后台不要好点吗?”笑叔纳闷到。

  “大哥,你是体制里的,当然觉得大阴官很权威,但是从我这种体制外的人来看,你们大阴官跟路边的一条狗没什么区别的。何况那些阴兵对阴差本来就有怨恨,如果我们走去就说是公家的人,我怕他们直接把我们撕了泄愤。”我说到,笑叔哦了一下,有些不满道:“你怎么可以那样说大阴官呢。”

  “我只是打个比喻而已,就像对于乡长而言,县长和市长一个比一个牛,但是对我们这些平民而已,都是路人甲乙丙,懂不懂?大阴官在你心里很权威,在那些阴兵眼里,都是不给他们住持公道的杂碎。”我解释到。

  “好吧,那我们怎么说?”笑叔问到。

  我琢磨了一下,问道:“笑叔你说大阴官给了你阴兵符?拿来给我看一下!”

  笑叔单手扶着车头,另一只手伸进怀里小心翼翼的把阴兵符掏出来给我,我看了一眼后,类似于那些令牌,顺手就给丢了,笑叔见我丢了,马上停车,惊讶道:“你干嘛丢掉啊!”

  “不丢掉万一被那些阴兵发现了我们有阴兵牌,我们的身份不就暴露了吗?”我解释到,“放心吧,笑叔,你是体制里的,什么都安规矩来。但是这些阴兵都是流氓地痞,你那套没用,应该按我这种不良青年的方法来!”

  笑叔看着丢在地上的阴兵符,依依不舍的回过头,继续往前开。

  最v新“章节_上$酷!S匠F网y

  突然前面一条巷子里走出一个醉醺醺的年轻人,看见我后突然打了个激灵愣在那里,盯着我。我正纳闷他那样看我干嘛呢,他突然伸出了手拦车,我连忙对笑叔道:“笑叔你慢一点,不要撞到他了,好像喝醉了。”

  笑叔把车停在了那年轻人跟前,年轻人摸着车头,冲我哈哈大笑道:“无人驾驶,好高级的摩托啊,啥牌子?在哪买的啊?”

  喔,原来他是看不见笑叔,只看见我坐在后面,摩托自动在开所以惊到了。

  “联合国最新研发的,全球就这一部,市面上买不到的。”我吹牛到。

  年轻人竖起了大拇指:“你牛×!”然后给我们让出了路。笑叔拧着车从他旁边呼啸而过,年轻人在后面大声喊道:“你踏马德真牛×!”

  “你们是不是都喜欢随便说谎骗人?”笑叔问我到。

  “哎,有些时候没必要那么较真的去解释,随便搪塞过去就行了。就像刚才,如果我跟他慢慢解释说其实有个神灵在开的话,那他又要问一大堆了,耽误时间!”我说到,马上又提醒笑叔道:“笑叔你还是显出身来吧,免得到时候进了城被电子警ca拍到了,明天上新闻头条了就不好了,我这人习惯低调。”

  “哦。”笑叔显出了身,让平常人也可以看见他,解释道:“我是想保存点灵力,怕跟那些阴兵有冲突。”

  “穿到桥头自然直,你保存这么一点灵力也排不上什么实际用场。”我说到,心想那些阴兵对付我和笑叔应该是绝对压制性的吧。

  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鄱阳湖了。把车停下后,我问笑叔道:“这里好像没什么灵体啊!都感觉不到怨气。”

  “在对面呢!绕过去的话太远了,得过九江都昌,要多费五六个小时。”笑叔说到,指着湖面上,我无语的翻着眼睛:“那我们还要渡江到对面去吗?有多远啊,这么晚我看不见头啊!”

  “白天也看不见头。”笑叔说到,“不用过去,我们在这边招呼他们过来!”

  “怎么招呼,喊吗?”我疑惑到。

  “泄阳!”笑叔看着我说到。

  我想起在火葬场时衡叔让胖医生不停的大炮泄阳,菊花一紧,摇头道:“笑叔我现在没这心情!强lu不行的。”

  “你想哪去了?让你划破手指,滴点血到湖里去!”笑叔说到,这个我可以接受,把手指咬破后,挤了点血滴在湖面上,可是好像也没有什么灵体过来。

  等了一会后,我问笑叔道:“行不行啊?”

  笑叔想了想后,说道:“那我们坐船过去吧!”

  “好的!”我明白笑叔的做事风格,在条件允许下是尽量不毁坏百姓财物,但是这种大局为重的情况下,当然又会不问自取用别人的渔船,便沿湖走了一段路,上了一艘渔船。

  笑叔开着渔船,直往那魔鬼三角洲的地方开。

  开了一个多小时,差不多到湖心了,笑叔把船停了下来,说道:“在这试试吧,应该有巡逻的小阴兵,尽量不要贸然走到他们腹心去。”

  “嗯。”我回到,将刚才的伤口又挤了滴血滴进湖面上,不一会,水里翻腾了一下,就有东西在拱船了。

  我连忙用船上的水瓢勺满水,用伤口的那个手指在水瓢里写了“五雷轰顶”四个字,猛地泼进水里。水里传来啪啦啪啦的声音,没有东西拱船了。

  我和笑叔就坐在船上面,等了一会后,四面八方都有雾气朝我们包围而来。

  “来了个先锋军。”我说到,提高了警惕捋起袖子站在船头。

  雾气弥漫到跟前五六米处,一个身穿汉军军服,满脸浮肿惨白的兵头从雾中浮过来,问道:“来者何人,敢这样挑衅我们!”

  “跟你们谈交易的!”我大声说到。

  “交易,什么交易?”兵头问到。

  “我知道你们在这里很委屈,原本是你们的江山,却被朱贼夺了去,而你们却只能困在这湖里,年年月月日日不得出去,很有怨气,对朱贼和阴司都很不满。”我先拉关系到,“我跟朱贼后人也有仇,但是他们人强马大,我不是他们对手,就想找你们帮忙!”

  兵头突然生气的哼了一声,转头喊道:“掀了他们的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