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氛尴尬了一会,笑叔抬头问我道:“你去过那个岛,他们的人数和战斗力你应该有所了解,你觉得以我们还有潘楠师父三人之力,可以颠覆他们吗?”

  “我觉得可能性很小,就我现在知道的而言,他们有一个鬼王,实力不清楚,但是身上时时刻刻都有十几只恶猫灵护着,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没见过他们样子,但是我估计也不简单。其次就是秦韵,潘楠的师兄跟他交过几次手,每次都不分上下,两个人都吃了亏。还有老爷,虽然说现在身体差了,但是饿死的骆驼比马大,你自己掂量一下吧。”我说到,笑叔陷入了沉思,我又补充道:“那个秦韵的战斗力应该相当于五个我,而笑叔你虽然身前修道,死后为一方神明,但是你现在毕竟是灵体,以我跟你接触这么多天来判断,你的战斗力应该跟我不分上下吧。”

  “这事有点难办啊。”笑叔抓着头,很烦躁的样子,过了一会后,说道:“这样吧,我去鄱阳湖借兵,行不行也要试试。鄱阳湖离这不远,如果有消息的话,我两个小时后会来告诉你,如果两个小时后我没回来,就不会再来了。”

  我听笑叔这话里有话,连忙问道:“几个意思?”

  “鄱阳湖那些阴兵,其实一直以来都有些小神去跟他们谈判,但是都有去无回。那些阴兵的怨气实在太重了,所以我担心我过去跟他们谈不拢的话,也会那什么。”笑叔说到。

  “靠!”我很不满的说到,“你那大阴官摆明了是让你去送死啊!”

  “话不能这么说,决策层要考虑的事情很多,要顾全大局,有时候是会有失平衡的,我们应该理解。”笑叔解释到。

  我看了看潘楠,潘楠冲我轻轻点了下头,我便转头对笑叔说道:“好吧,我跟你一起去吧,有事有个照应。”

  “我也去。”潘楠连忙说到。

  “不用吧,我们两个去就行了,你老公很滑头的,谈不成也不会惹火他们。”我安慰潘楠到。

  “不行,这次我一定要跟你去,再不让你一个人走,不然我空担心更难受。”潘楠坚持到。

  笑叔看了一下我,对潘楠道:“潘楠,其实你在家里更好,你在家里,小刀会时时想着你在等他,有这个动力在,再大的危难,他也一定会回来的见你一面的。如果你也跟去了的话,他没了这层念头,万一有危难,心想你在身边,两个人化蝶飞也不错,泄了那口气就真的回不来了。”

  潘楠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道:“好吧,但是你一定要保他平安。”

  “会的。”笑叔回到。

  我坐了一会,就又穿起衣服,跟笑叔下楼去。到楼下经过包师傅房间时,听见房子里砰砰的敲击声,知道包师傅还没睡,就想跟他打个招呼。敲了敲门后,包师傅说道:“门没关,进来吧。”

  我推开门,只见包师傅正在桌上精心弄一个王八壳。见到我后,问道:“怎么,又要出去吗?”

  “嗯,要去鄱阳湖一趟。”我说到。

  “那你等等,我一会就弄好了。”包师傅咽了口口水,说到。

  我看着他手里的王八壳,问道:“包师傅你弄这个干什么啊?”

  “哎!我看你现在天魂不在位,三魂无主,怕命魂生病,就想帮你弄个替魂壳,暂时代替你的天魂,让地魂命魂不会因为天魂不在位而紧张生命。”包师傅说到,吹了吹刻上的渣子,再用海绵沾了朱砂,在壳上抹了一篇,而后又擦掉,那些之前刻过的痕迹便留下一行行朱砂字。我拿到手中一看,是个小人形状,上面写的是我的生辰八字,以及出生地。

  “包师傅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我疑惑到。

  “之前问潘楠的。”包师傅回到,“你用绳子套在脖子上,可以暂时稳住地魂命魂。”

  “谢谢包师傅。”我感激到。

  包师傅叹了口气:“小事而已,我也只能帮你这些了。”

  我看气氛有点伤感了,便问道:“包师傅这王八壳有点湿啊,不是存壳吧?”

  “嗯,我新弄的壳。”包师傅回到。

  这时床底下钻出一只王八,委屈的哭着说道:“我的,我的,我的壳!”

  我一看这背上的壳缺了一块的王八居然是王八灵,便赶紧将他捧起来,看向包师傅。

  包师傅知道我心疼王八灵,便说道:“没事的,就像人的衣服缺了一块一样,不碍事的。”

  “不碍事?谁说不碍事!我屁股都露在外面了!”王八灵哭到。

  我摸着王八灵的头,问包师傅道:“包师傅,你不是过两天就要给沙流镇集镇的神像封神吗,能不能把这个王八灵封过去?”

  I酷B匠网p|正g=版首5…发◎

  “这个行!我能接受这个补偿!”王八灵急忙说到。

  包师傅想了想后,点头道:“好吧,把他封过去吧。不过它现在灵力被封了,得连壳一起送过去才行。”

  “我不介意啊!”王八灵急忙回到。

  “你现在只能光受供奉,干不了事,我还得再派个正灵去帮你看着集镇,替你巡逻查阴事呢!”包师傅又说到。

  “我还不介意啊!”王八灵理直气壮到。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在抽屉里找了根红线绑住包师傅给我的替魂壳,套在脖子上后说道:“那包师傅,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嗯,一路平安!”包师傅摆手到。

  我跟笑叔出了屋子,笑叔看到一户门前停了辆摩托,便说道:“你现在是肉体之身,我们骑摩托过去吧!”

  “你又要不问自取?笑叔你不是很有原则的吗?”我嘲笑到。

  笑叔却一本正经道:“原则是用来参考的,应该因事因时转变,不然就成固执了。”

  “好吧,那等会到了鄱阳湖,对着那些阴兵时,我们是应该像你说的用勇气去面对困难,还是应该兵不厌诈去忽悠呢?”我问到。

  笑叔想都没想就说道:“忽悠!大局为重!”

  “懂了!”我笑到。笑叔骑着摩托过来,让我上车后便前去鄱阳湖跟那些阴兵谈判。找雇佣兵得付得起筹码,我坐在摩托后面思索该拿什么筹码和他们谈判,不对,该怎么忽悠才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