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楠用手盖住音孔,问我道:“这个东西是不是很重要?我师父没对我这么严肃过的。”

  “看你师父这个态度,应该很重要。不如你跟师父直说吧,看他怎么处理。”我回到,潘楠皱着眉头,摇头道:“但是如果师父觉得你的命不如那个灯印重要怎么办?”

  “他如果那样认为的话,肯定也有他的道理。”我说到。

  “不行!”潘楠斩钉截铁说到,“他的道理是他的道理,在我这里,家人最重要!”

  见潘楠已经把我当成家人了,满心欣慰,笑道:“没事的,你告诉师父,如果师父觉得不能拿灯印换的话,也可能会想其他方式把我的天魂要回来呢!”

  “那个鬼王那么厉害,都在他手里了,怎么可能要的回来!”潘楠犹豫到。

  这时电话那头潘楠师父用力喂了几声,问潘楠是不是出事了。我催促道:“你就实话跟师父说吧,他阅历什么的都比我们广,肯定会有其他方法。”

  潘楠只得松开音孔,说道:“师父,我跟你说实话吧,要这灯印的是一个叫洪祁的泰国鬼王,他把我男朋友的天魂抓了去,说不给灯印就不放。”

  电话那头的师父犹豫了,一会后,轻声说道:“洪祁这个人我以前打过交道,这个人心狠手辣,为达目的没有原则,不折手段。你男朋友的天魂落在他手里,只怕没那么容易要回来了。”

  “那你就把灯印给我,我拿去换不就行了嘛!”潘楠听师父这么说,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这事你容我想想再做决定行不行?”潘楠师父说到,然后又问道:“你们怎么会跟洪祁打上交道了?”

  潘楠便一五一十把我追踪丢失的天魂,又无意发现这些都是老爷要用纯阳天魂替代阳哥的事情告诉了她师父。她师父听完后激动道:“居然还有这事,我知道纯阳老鼠死了之后,老爷不会就此罢休,但是没有想到他们行动这么快,都不做休整就急着用别的方法替代。”

  我大声说道:“我有个朋友在老爷身边,他跟我说老爷的身体等不了那么久了,现在到了关键时候。”

  “那你知道他们现在的位置吗?”潘楠师父激动问到。

  “具体位置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一个小岛,从江口出发,大概五六个小时的行程。”我回到。

  “行,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江口,你们也过去吧,我会把灯印带上,做多重准备,到时候见机行事。”潘楠师父说到。

  挂了电话后,潘楠看着我,安慰道:“放心吧,师父既然说了带灯印来,就肯定会救你的。”

  “我一点都不担心这个。”我笑到。

  和潘楠回到包师傅家,他还在那里专心雕神像,潘楠做了点夜宵,吃过后便让包师傅早点休息。包师傅问了下我们的情况后,说道:“这些都是大事,我一个山野匹夫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祝你们好运了。”

  “包师傅你别说这些话,我们来这打扰你,你一点都不见外,我们已经很感激了。”我说到。

  包师傅笑了笑:“嗯,那我先睡觉了,你们办完了事后,还回来吧?”

  “回来,我老婆本还没赚够呢!”我笑到,包师傅也跟着笑了:“那就好,不然我一个老头子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也确实太闷了。”

  我和潘楠回房后,刚脱下衣服,笑叔就穿门进来,我连忙用被子盖住潘楠的身子,对笑叔道:“老大你知不知道隐私啊?门都不敲一下就跑进来!”

  “不好意思啊,我在医务所没发现你们,太急了。”笑叔转过头说到,“对了,你怎么回来了?”

  “出了点状况,我的天魂被留在那里了。”我说到。

  “啊,为什么会这样?”笑叔急的又转过了身。

  我把事情对他讲了一遍后,包括潘楠的师父也会去帮忙,笑叔点头道:“原来这样,那我们一起过去吧,会会那个老爷。”

  “可是还有很多收天魂的车没有送过去啊,怎么弄?”我问到。

  “我刚刚有事耽误没去找潘楠就是因为这件事,几个大阴官开会了,说不能由着那些收天魂的车运走,怕到时候耽误时间太久,那些年轻人的身体承受不住,会出事的。并且你已经查探到他们的位置,几个大阴官准备今天就把各地收天魂的车截住,然后让我去你那,里应外合搅了他们,但是没想到你已经回来了。”笑叔说到。

  “大哥,我不回来就再也回不来了!”我无语到,笑叔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这么说没有别的意思。”

  “行了,我知道了,我们明天去江口,你也过去吧,大阴官一起去吧?”我问到。

  “不啊,大阴官坐镇一个省的阴事,日理万机,他们一走的话,就会——”笑叔还没说完,我就不耐烦的打断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领导都一个鸟样,有事让下属往前冲,有功自己领。人间阴间的领导都这德性!那他给你派阴兵了吗?总不可能让你一个人过去入虎穴吧!”

  笑叔尴尬道:“呃,这个嘛,大阴官也想到了,只是他们的阴兵都是处理些文职,或者压压恶魂之类的,很久没有实战了,怕战斗力不行,还损失了阴兵就不好。并且那些阴兵还要负责今晚劫车,然后将各个天魂送到肉身所在,就算他们有时间过去的话,又不熟悉水战,所以——”

  “所以阴兵也没有派,还真让你跟我去送死?”我无语到。

  “也不全是,他给了我一道阴兵符,让我去鄱阳湖借阴兵。”笑叔说到。

  “找雇佣兵啊?鄱阳湖有很厉害的阴兵吗?”我问到。

  笑叔点头道:“有的,元朝末年朱元璋和陈友谅在那打了一仗,据说是朱元璋用了术数,以二十万兵力全歼陈友谅六十万,那六十万汉军原本胜利在望,却被全歼在那,死有不甘,怨气很重,一直盘踞在那,要讨个公道。可是兵家胜负是常事,就没判他们,他们仗着自己兵强势众,最近几十年便开始在那作乱,有上半只船舶被他们弄沉。”

  “呵呵。”我笑了。

  笑叔不解的问道:“你笑什么?”

  酷$匠J◎网唯Z?一正。b版/W,其,他bc都Ja是x/盗W版~Z

  “笑叔,你是聪明人,怎么现在就犯傻了?按你说的,陈友谅那些阴兵怨气那么重,大阴官都不敢去招惹他们,却让你去收他们帮忙,你觉得可行性有多少?”我苦笑到。

  “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些?”笑叔勾下了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