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门打开了,李叔将他带来的天魂丢了进来,然后关上了门。然后只听见李叔问年轻人道:“很困吗?”

  _*酷{J匠'!网B正Za版!首gJ发

  “是啊,李叔你可以睡觉,我一直在开车,好累的啊。”年轻人有些发牢骚了。

  “等会,我给你提下神。”李叔说完过了一会后,只听见年轻人闷哼一声,然后中气十足的说道:“李叔你真厉害,这一针扎下来,我立马就全身有力了。”

  “呵呵,开车吧。对了,我睡觉的时候不要放收音机,吵到我了。”李叔吩咐到,然后又没了声音。

  车子又发动了,过了一会,一只蚊子从门缝中钻了进来,嗡嗡的飞到我的耳朵边上,轻声问道:“窃取到什么信息了吗?”

  是笑叔用灵力催发蚊子做介质,这样一来更不容易被发现了。我马上轻声回道:“老爷十五天后要用这些天魂,但是这组的李叔临时有别的任务,后天要把我们送到江口去。”

  “江口?”笑叔疑惑了,“从那出海吗?”

  “这个我暂时还不知道。”我回到。

  “那李叔别的任务知道吗?”笑叔又问到。

  “现在还不知道,我再听听,应该能探到的。”我回到,然后紧张问道:“笑叔,我的肉身怎么处理啊?”

  “已经和小七换回来了,你的肉身被我安置在一家私家医院里,很安全。我也通知了潘楠,她每天都会去给你擦身体。”笑叔说到。

  潘楠给我去擦身体?她不是要帮包师傅的忙吗?可是那乡下有那种高档的私家医院吗?我连忙问道:“笑叔你把我的肉身放在哪家私人医院啊?”

  “包家村诊所。”笑叔回到,我差点没被气晕过去,放到那么简陋的农村诊所去,却跟我说什么私家医院,害的我还以为很高档的样子,有几个护工二十四小时待命轮流值守的那种。

  “还有什么信息吗?”笑叔又问到。

  我摆了摆手:“我现在都快郁闷的烧起来了,你还问我消息,明天再来吧。”

  “好吧,你保重,千万小心。”笑叔说到,蚊子一下泄气了,落在地上,死了。

  又颠簸了几个小时,车停下来了,年轻人说到:“李叔,阴差给的资料中是这里还有一个吧?”

  “嗯,你在这等着,我下去看看。”李叔说着就下车了,过了十来分钟又回来了,说道:“他在打通宵麻将。”

  “那要等到天亮散场了,只有他一个人时下手吗?”年轻人问到。

  李叔说道:“算了,不差这一个,现在天也快亮了,直接去江口吧!”

  “现在就去?这代还有五六个名额啊,我们多抓几个再走吧!”年轻人有些诧异。

  “你在教我做事吗?”李叔的语气很冷,冷的让人发抖。

  “不是,听李叔的。”年轻人有些害怕了,车子又发动了。李叔和那年轻人除了吃饭和加油,其余时间都一直在开。听着车外的声音判断,似乎开了一天了,已经能听见海浪声了。

  车停了下来,李叔说道:“我下车去打个招呼,你在这里等着。”

  等李叔走后,我又轻轻把头从车皮中透到前面,那年轻人后脑勺上和太阳穴上插了三根银针,很精神的晃着头。呵呵,真是不知死活,这种邪术提高精神,要不了多久他就透支体力休克了。

  透过车玻璃,前面是一片大海,李叔走到一条船上,跟一个人说了一会话后,那人看向车这边。我连忙缩回车厢里,地上的蚊子突然又活了,飞到我耳边,问道:“今天探到什么信息了吗?”

  “现在就到晚上十二点了吗?”我惊讶问到。

  “对啊。”笑叔回到,“你怎么这么问,现在在哪里呢?”

  “今天一天一直在路上,他们没有停下来做事。现在应该是到江口了,因为车停在海边。”我说到。

  “哦,那我现在要去江口吗?”笑叔问到。

  “不然你以为呢,大哥,出了海我可不知道具体坐标,你找我都找不到了。”我无语到,这时听见两个人的脚步声靠近,我连忙说道:“他们来了,就这么说。”

  蚊子又死了,落在地上。

  车门打开了,李叔从手里摔出一根红绳,将我们这些天魂一起捆在一起,然后拉了过来,装进一个小盒子里。

  “李哥,小秦怎么会让你去对付那个唐枫?”一个人问到,应该是跟李叔一起过来的那人。

  “唐枫杀了阳哥,老爷怎么放过他,再说,灭了他,他师父也就等于断了左手右臂,他师父盯着我们盯得可紧了,趁现在还没发现什么,早点下手。至于为什么让我去,我听说是因为秦韵那小子在唐枫身上吃过亏,现在有点怕,所以让我们四大护法去对付他。现在唐枫在繆县的一个火葬场里,带小孩,还跟阳哥以前的随从谈起了恋爱,一点也不知道危险靠近。”李叔说到。

  “呵呵,秦韵这小子,我也早就看他不爽了。仗着老爷器重,总是对我们这些长辈指手画脚的,一点也不知道尊重长辈。”另一人说到,“不如找个机会把他给阴了。”

  “你说什么?”李叔抬高了声音,“浪这么大,你刚才说话都被浪声给盖住了。”

  “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呵呵。”另一人回到,尴尬的笑了笑。

  咯咚咯咚,听脚步声是上船了,李叔说道:“看好这些天魂了,可别弄丢了。”

  “嗯,我知道,李哥有心了。”那人回到,李叔上岸了,然后渔船哼隆哼隆的响了起来。

  我想从盒子里钻出来看看路线,可是这个盒子好像是特制的,我根本钻不出来。好在过了十几分钟,盒子被打开了,一个满脸胡渣的男人将我们倒了出来,看着我们,呵呵傻笑起来:“让你们这群傻货出来吸吸大海的灵气,免得送到老爷那里坏了就不好用了。”

  我假装跟其他的天魂一样,傻乎乎的吸气。那大胡子又到驾驶舱去了,估计是因为我们在这海里也跑不掉。

  我看着海岸上,李叔的那辆货车开走了。他是要去暗杀唐枫了,可是唐枫在火葬场里,小关羽和衡叔胡哥他们也都在,如果情势失控的话,胡哥他们势必也要遭殃。我得赶紧想办法通知他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