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那个深色的玻璃水瓶捡起来,递给鬼灵的时候,叮嘱道:“大哥别强来啊,这可是她的地盘,我们是来者,是弱者。”

  “我有分寸。”鬼灵笑着把水瓶接了过去,将木塞拔起来,勺了半瓶湖水,将瓶子伸到王枝花面前,说道:“走吧,你已经不恨你老公了,也自然不恨其他男人。恨是你往错路走的动力,现在你的动力没了,就应该回归正路。但是你做错了事,就也会受到惩罚。”

  王枝花突然扬手把鬼灵手中的水瓶拍走了,吼道:“你想让我去受罚,凭什么?”

  鬼灵看着往下沉的水瓶,摇头道:“你原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这是在帮你。”

  “你帮我?好啊,那你留下来!”王枝花说到,笑了起来:“不敢吧?”

  “我留下来你就走吗?”鬼灵问到。

  “对,你留下来我就走!”王枝花点头到。

  鬼灵点了点头,将道袍解开,王枝花问道:“你干嘛?”

  “我本就是一个鬼魂,只是生前修道,所以鬼魂有灵根,所以才可以被封个小村当个小神。现在要留下来,就得解了封神印,重新做只游魂野鬼才行。”鬼灵说到,道袍解开了,胸膛上有个印章。他看向我道:“用你的血帮我擦了这封神印吧。”

  我连忙往后退,摇头道:“不行,我不会这样做的。”

  鬼灵走到我跟前,抓着我的手,在船沿上划破,流出了血,然后又按着我的手往他胸口的封神印上擦。快要擦到时,王枝花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把我往后一推,对鬼灵道:“你们走吧,我骗你的,就算你留下来,我也不会走的。”

  鬼灵皱起了眉头,王枝花补充道:“我对这里也有感情了,不想离开这,最多我不再害人就行了。”

  'w更新‘最k快Y4上}酷T匠j网

  “可是这样的话,你一旦被大阴官来抓了,就只有无尽的炼狱等你了。”鬼灵道明其中利害到。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王枝花摆了摆手,潜下了水里。

  鬼灵摇着头把道袍扣上,坐在我旁边,我见他没有要开船走的意思,便问道:“道长我们不走吗?还留在这里干嘛?”

  “等等吧,我觉得她会跟我走的。”鬼灵伸了个懒腰说到,“还久没有泛舟湖上了,感觉还是那么好。”

  看着鬼灵至始至终从容不迫的样子,我不得不佩服道:“道长你真是好胆色,救了我,解了王枝花的心结不说,还要带她去受判。我昨晚跟她正面冲突时,就不停的忽悠她,说我是隔壁老王的儿子,让她分心了才跑得掉。”

  鬼灵昂头哈哈大笑,拍着我的肩膀:“紧急时候是兵不厌诈的,缓兵之计也不为下策。但是要彻底解决问题,回避是没用的,得正视它,用勇气去克服恐惧。”

  “那刚才你要留下来换王枝花走,是缓兵之计还是勇气?”我好奇的问到。

  “你觉得呢?”鬼灵看我笑到,马上又说道:“荣辱平常事,做神做鬼一场戏,没必要太去计较,凡事问心无愧就行了。”

  我明白了,重重的点头道:“道长,小生受教了!有空一定去找你聊天,你是在刘家堡的娘娘庙吧?”

  鬼灵轻轻抖了一下,说道:“嗯,那什么,你要去找我的话,到村头烧三炷香就行了,我自会去找你,不要到庙祠里去了。”

  “为什么啊?我去给你烧香还不好啊?”我连忙问到。

  鬼灵回避我的眼神,看向别处,轻声说道:“在庙祠里我得化成娘娘像,穿女人装。”

  “懂了,真是为难道长了。”我忍着笑说到,而这时湖下面一个小黑点往上涌。等漂出水面时,才看清楚是鬼灵刚才落下水的玻璃瓶。

  鬼灵看着那又浮起来的玻璃瓶,笑了。瓶塞也漂向玻璃瓶,自动塞上了,然后一个水鬼化成的水猪往上一顶,玻璃瓶就弹了起来,鬼灵一把接住后,对我大声道:“好了,打道回府!”

  开了一段时间,能看见码头时,见到上面有个人在抓头找船,我连忙对鬼灵说道:“道长,你是不是偷了别人的船没打招呼?”

  鬼灵哆嗦一下,尴尬的手上运气,灵气将船身和我们都覆盖住了。船要靠岸了,那人也没看见船,也没看见我们。等我们都上岸走到那渔民后面了,鬼灵收回覆盖在渔船上的灵气,渔民看见了渔船,骂道:“哎呀,真是鬼遮了眼吧,找了一个多小时,船就在我面前愣是没看见。”

  我看向鬼灵,问道:“道长你是不是经常不问自取啊?”

  鬼灵晃悠着脑袋,把王枝花的老公丢到一边,上了大路,对我道:“你在这等等吧,四点钟有辆去包师傅那的班车路过。”

  “那你呢?”我问到。

  “我当然带王枝花去大阴官那受判啊!”鬼灵说着闭上了眼睛,消失不见了。

  我吐了吐舌头,蹲在路边,拨弄着自己的手机,还是没用。买了包烟打发时间,等了半个多小时,看见一辆眼熟的面包车过来,记起来是沙流镇接我和包师傅的那辆,我连忙招手。车停了下来,开车的也还记得我,便让我上车搭顺车回去。

  司机问我他们集镇的神像雕的怎么样了,明天是不是就可以去请回去了。我也不知道包师傅的进展如何,就含糊不清的说应该差不多了。由于跟他们并不熟,所以随便敷衍了几句后,我就看着窗外的风景。

  到晚上七点多,已经紧接沙流镇了,司机要撒尿,把车停了下来。我也到旁边撒尿,尿到一半时,停了下来,前面好像有只王八。我连忙拉上裤链,把王八捡起来,居然是王八灵。

  “你怎么走我前面了?”王八灵惊讶到,我看了看前方,说道:“这里包师傅家没多少路了啊,你怎么骗我说要后天到!”

  王八灵用头指了指它身后的岸口,说道:“我从那上的岸,已经走了三个小时了,才到这里,你说到包师傅家是不是要后天?”

  我弱弱的点了头,这时司机见我抓了只王八,便兴奋的说道:“小伙子好运气啊,这么大的王八也能找到,炖汤很补的。两百块钱卖给我怎么样?”

  “好啊!”我笑着回到,然后手心湿了,王八灵居然吓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