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时水已经到我腰上了,我连忙摆手道:“不是那个老王,是另一个老王,你想想!”王枝花勾下头,我把仅剩的一点灵气提起来,拔起腿就往岸上跑。

  终于逃上了岸,不过王枝花因为再次被欺骗,并且是感情戏弄,所以更加愤怒了,在水里不停的拍手拍脚,咆哮个不停。

  看着她那凶狠的样子,真是可恨之人有可怜之处,我叹了口气,问王八灵道:“你的窝在哪?”

  更新\}最/p快上$酷匠.网

  “看见那湖神娘娘没,她的像正前面几个小屋,到那我再指给你。”王八灵说到。

  我绕了半个小岛,才到湖神娘娘的正前方,那有个码头,不过码头上已经长满了青苔,还有几个木亭子和房子。看来当地确实想把这规划成一个旅游景点,可惜当地其他的硬件跟不上,所以这里弄好后,引不来外地人带动本地经济,所以就又荒废了。几栋木房子在月光下跟鬼屋一样。

  “现在我自己过去了,等会出来找你。”王八灵从我手上跳下,飞快的往一边跑。我浑身都打湿了,在晚风下很少冰冷,打了个寒碜,哆嗦着把衣服脱下来拧干,在木房子里找了几块木板,摸出打火机和手机,手机浸水后开不了机了,想给潘楠打个电话报平安同时问下她那边的情况都不行。

  木板全都折断了,将一些碎木渣子堆在一起,想生火取暖,打火机却也没用了,汽油进了水,点不着火。我气恼的将打火机丢掉,搓着手臂发抖。

  一会后,木廊上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是只老王八。嘴里还衔着个打火机,老王八爬到我脚下,把打火机放下,开口说话道:“是我啊,看什么看?”

  “喔!”原来是王八灵,我还以为哪来的王八呢,琢磨着要不要抓着熬汤暖暖身。

  “后面那个小屋以前是做小卖部的,后来这个旅游区搞不成了,东西都搬走了,但还是有些小东西没要清理干净,我知道你要生火,就在那找了个打火机来给你。”王八灵说到,又趴下不动了。

  我生起火后,烤着火跟王八灵商量道:“我现在身体很虚,气一会恢复不了,恢复不了气,我就没法回去了。你能不能叫一两只孙子曾孙的什么过来,让我烤着吃了补补身。”

  “呵呵。”王八灵冷冷说到,“我把你吃了补身子行不行?”说完一口咬在一块小木条上,咯吱一下,木条就被咬断了。

  我连忙摆手道:“好了好了,今儿不说吃的事了。”

  王八灵得意的嘿嘿几声后说道:“行了,你在这好好休息吧,我也回我洞里休息了,争取早日把封印突破。”

  “嗯,不用太担心,那个洪伯看起来不是很厉害,一个做外围跑腿的也厉害不到哪去,等我明后天恢复了,就帮你破了封印。”我说到,然后盘腿坐好,闭上眼睛调息。

  王八灵回洞里了,我闭着眼睛,慢慢就入境了,运用老和尚教我的小周天之术,调息起来非常快,能明显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灵气被我吸进体内,沉淀在丹田后又慢慢的被吸收。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气力恢复了不少,睁开了眼,屋外已是蒙蒙亮了。原来天亮了,我将衣服穿起来,走出木屋,听见啪啦啪啦的渔船马达声,便赶紧跑到沙滩上,果然有只渔船在那收网。

  “喂,大叔!这里啊!”我跳起来挥着手,可是那大叔专心在甲板上收网,加上马达声太吵,他没听见我的喊声。

  我只好抓起一把湿泥沙,运点气后朝那大叔砸过去,泥沙砸到了大叔的头上,他抓着了抓头,回头看。我连忙挥手呼喊,大叔将最后一截网收起来,开着船靠岸。

  “大叔收网啊?”我讨好到。

  大叔没好气的说道:“难道你见过早上撒网的吗?刚才是不是你砸我的?”

  “呵呵,我这不是喊你你听不见么。”我赔礼到,“对不起了大叔。”

  “喊我干嘛啊?”大叔问到。

  我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我和几个朋友开快艇来这玩,但是昨晚他们整蛊我,居然丢下我开船走了。大叔你能不能把我送回去?我给你钱!”

  大叔拍着手上的鱼鳞,说道:“我可没有太多时间送你回家,最近的岸往那边五六里路就到了,我送你到那边上岸,你上岸后就可以拦到班车了。”

  “行行行,只要能上岸就行。”我拜谢着大树,跳上甲板。看着那几栋木屋,哎,没空跟王八灵说声再见了,回头休息好了再来吧,帮王八灵解了封印,再跟包师傅商量下,封王八灵到沙流镇去做个小神。

  船啪啦啪啦的开远了,我坐在甲板上,峡口湖的晨景确实很美,只可惜当地经济跟不上,不然这里确实可以发展成旅游点。

  离岸越来越近了,我站起了身,摸了五十块钱,准备给大叔,转过身,大叔看见我手中的钱后,显得很吃惊。然后一副看沙比的样子看着我,不会是嫌钱少了吧?

  “就这一点钱能干什么用,香都买不了一根!”大叔大声吼到,我怔了一下,五十块钱一根香都买不了,当地的物价有这么高吗?通货膨胀的也太离谱了吧?

  刚要问大叔是不是看错了,大叔却又忽然换了副笑脸,点头道:“哎呀,我看成五毛了。”

  船在一个近岸观景台上靠住了,大叔指着那说道:“从这上去,过了那座桥,就到岸上了。岸上有风景区,你出了风景区就到大马路了,会有班车经过的。”

  我把钱给了大叔,跳上观景台,终于到岸上了,伸了个懒腰,看向太阳。现在的太阳朦朦胧胧的,不刺眼,可以直视,很是漂亮。

  诶,不对,太阳怎么在西边?我连忙问大树道:“大叔现在是早上还是傍晚啊?”

  “早上——”大叔看了一眼太阳,又连忙改口道:“傍晚啊!”

  “傍晚?傍晚你收网?傍晚应该是撒网的吧!”我质疑到。

  大叔哈哈一笑,渔船幻化成了一条木板,那大叔也潜进水里,成一团绿光。四周的景色也突然暗了下来,靠,居然是幻觉,现在还是晚上。

  我连忙回过身,那桥竟是一座幽冥桥,桥那头不是岸,而是一团大大的漩涡湖水。而这观景台,也只是一块礁石,勉强只能站下两三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