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后,我们坐在外面,等庙祠里面的毒气散尽。因为知道那对年轻男女可能没法恢复了,便有些忧心的问包师傅道:“包师傅,那现在人救不了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就这样呗。谁叫他们太过分。”包师傅也颇为生气的说到,叹了口气,拍了拍裤脚上的泥,“不是犯什么错都能有补救的,有时候错一次这辈子就完蛋。”

  “那你要怎么跟他们父母说?”我问到,包师傅呵呵一笑:“照实说呗,说这个香灯师在外面招了个邪灵来,坑了他们的儿女,现在邪灵被我们灭了,不会再害到其他人了,但是他们的儿女已经成定数了,大罗神仙也没办法。”

  聊天中,包师傅说那只三色蛇的功力也不是很强,但是精通蛊惑媚术,他老伴走了二十多年,一直也都很孤独,有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想再找个老伴过日子,因为心里有这个种子在,所以一下就中了三色蛇的蛊惑之术。但是他被蛊惑上身后,仍然能够控制自己的意念,不让自己的魂魄被逼出去。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包师傅是空把式呢。

  包师傅等了一会又问我找到三色蛇的肉身没,我这才想起来把事情告诉他,三色蛇很精明,特地找了一个被猫借气的尸体,钻到尸体里面去。那样就算有人趁着三色蛇的元神不在发现了它的肉身所在,也没那么容易把它的肉身给弄出来,因为一开棺的话,尸体早前藏着的猫气被人气触发,就会诈尸跑掉。

  r更{新最He快●上4酷匠‘网C

  “真够贱的。”包师傅呸了口浓痰,站起身道:“那具尸体可一定要找到啊,不然害了人就惹大事了。”

  “嗯,我找回来的。”我说到。

  包师傅点了下头,打了香灯师的电话,吼道:“你赶紧过来……没事了!把你们村几个能主事的都叫过来。”

  过了一会,香灯师带着五六个五六十岁的男人来,大家进到庙祠里面去,包师傅指着一片狼藉说道:“今天不是我师兄徒弟来帮忙,我这条命就交代在你们这了。现在的情况我跟你们讲讲,你们香灯师在外面招了邪灵来,一共有三个,一个大的,两个小的,现在都解决了。但是呢,之前被害了的那对男女,魂已经被祭了,救不回来了。”

  那些男人因为有些年纪了,也都见过些场面,所以并没有太咋呼,只是香灯师有些害怕了。包师傅咳了咳,说道:“你们谁送我们回去啊,这大半夜的,不会要我们走回去吧?”

  一个男人连忙大声道:“包主事就在这过夜吧,不用赶着回去!”

  “不了,身上太脏了,也没带换洗的衣服。”包师傅推脱到。

  那人又说道:“那等给了酬劳钱再送你回去吧。”

  包师傅看了我一眼,便对那男人点头,但是没说话。

  几个男人都看向香灯师,香灯师往后退了一步,摆手道:“这是老高的儿子和老李女儿出事了,请包主事来解决的,怎么能要我拿钱。”

  “你在外面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骗同村人的钱,现在出事了,你还想推脱?”一个男人大声吼到,香灯师吓得哆嗦了一下,看样子自己是推不了了,便点头说好吧,他回去拿钱。

  香灯师走后,一个男人问包师傅他们村原来的神明去哪了。包师傅说原来的神像烧了,那神明也被气跑了,现在他们村没神明守着,容易被些恶鬼捣乱。

  几个男人又很诚意的让包师傅再给他们村刻一个,再封个神,一个村没有神明照看着怎么行。不说恶鬼捣乱,就说盖房子啊,或者小孩游泳这些的,有危险的话,神明看见稍微托一下就好了。

  包师傅应承下来了,随后说明了价格,一截樟木是两百,雕工包上漆等是一万,一般封神是五千,但是他们村没神了,得请个来,所以要再加五千,一共就是两万零两百。

  那几个人连连点头说行行行,只要包师傅弄好,钱都好说,现在他们村也不差这点钱了,大部分的民房都改成了店面,人口也有三四千,这两三万块钱摊下来每个人口几块钱而已。

  包师傅呵呵干笑几声看着外面不说话,过了一会,香灯师回来了,从口袋里摸出三千块钱。香灯师要把钱给包师傅,但是包师傅却突然背住手,冲我挑了一眼,我尴尬的把钱接了过来。

  之前接我们来的那个人又开车送我们回包师傅家了,问什么时候来接神像。包师傅算了算时间后,说道:“你们村现在无神主位,全都要乱套,我就赶工吧,大后天来就行了。”

  等那些人走后,包师傅摇头苦笑道:“外行人说我们这行赚钱快,可是这些跟阴灵打交道的活,一不留神就把小命给交代了。赚钱不容易啊!”

  “是啊。”我附和到,把钱给包师傅,包师傅却推开我的手,有些责怪的语气说道:“不是说好了吗,你在这边的时间里,赚到的钱全给你当老婆本。胡哥的徒弟,我怎么能亏待。”

  我尴尬的笑了笑,把钱收下。

  包师傅伸了个懒腰,打开了院子里的小庙门,开了灯后,原本脏乱的房间现在整齐了很多,倒着的神像也都扶了起来,看样子确实被包师傅走时的话吓到了。包师傅点了根粗香说道:“你们谁在沙流镇有相熟的?”

  包师傅拿起一根两只脚的乩笔,让我和他各扶一边,他又提高了声音,问道:“有没有相熟的啊?有相熟的就赶紧过来上马!”

  乩笔突然往上扬,力度很大,我和包师傅的手都被带着抬得很高,我往后退了一步才稳住身子,而包师傅一下没反应过来,还是很随意的状态,所以被乩笔带的往后错了一步撞在门上。

  “想撞死我啊!这么大力气!”包师傅突然大骂到,“是谁!”

  乩笔开始颤抖起来,显然是很害怕了。包师傅见我和潘楠惊奇的样子,苦笑不得的说道:“行了行了,不怪你了,你跟沙流镇有相熟的在那当神是吧?”

  乩笔带动着我们的手轻轻上下点了点,包师傅又说道:“沙流镇集镇的村子今天晚上有个被猫借气的老女尸诈尸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们现在也都困了,你让你朋友去查查那女尸跑哪去了,给我盯紧点,回头告诉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