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躺在床上捋着这其中的头绪,如果我们的劫真的是乔雪的话,她为什么要杀我们?还有,乔雪的眼睛到底藏着什么玄机,这其中太复杂了。

  胡哥一把年纪了,如果乔雪真的找到火葬场去,他肯定抗不住,衡叔倒是可以压住乔雪,可是又怕衡叔现在新换的肉身,各方面的能力还没有恢复过来。急的我不停的抓头,第二天天一亮,潘楠很严肃的告诉我她不想去吃喜酒了,她要回去看着小关羽。

  潘楠的态度很坚决,可是让自己的女人跑到危险地方去,我也不放心。所以只好先口头答应潘楠,我跟她一起回去算了,潘楠见我答应了,心也放松了一点,买了点早餐给我吃,说吃完就回去。

  我磨磨唧唧的吃着,想着主意怎么让潘楠没法回火葬场。宾馆房门背后的jing察提醒事项给了我灵感,退了房后,我说先去超市买包烟和一些饮料在车上喝,让潘楠跟我一起过去。

  到了超市里,门口的保安挺魁梧的,应该能制住潘楠。我先借口用潘楠的手机,把她的手机放在我身上,而后找了个机会,在监控死角偷了一个购物大婶的钱包,悄悄放进潘楠的包里。再突然大喊捉小偷,潘楠连忙问我哪里小偷,我装着不认识潘楠的样子,退到那大婶身边,说道:“大婶,这女的偷你钱包!”

  潘楠懵了,那大婶一摸自己的包包,钱包真的不见了,这时保安也赶过来了,大婶指着潘楠道:“她偷我钱包!”

  潘楠说她没偷,然后质问我发什么神经。我依旧不理她,对保安道:“查她的包就知道了,我亲眼看着她偷的。”然后打电话报警。

  保安一翻潘楠的包,果然翻出了大婶的钱包,立马别住潘楠的手。喊人报警,我连忙说已经报了,派出所很快就过来了。

  等了十几分钟,两个片警来了,人赃俱获,把潘楠带走了。潘楠歇斯底里的冲我吼道:“你干嘛,为什么要这样?”不过她也随即反应过来我不是想害她,而是想拖住她几天时间,连忙道:“你想自己回去?我梦中的事很快就要发生,是不是?”

  我凑近潘楠,低声道:“没事,治安拘留十五天而已,到时我会回来接你的。”

  片警把潘楠带走了,我担心潘楠虽然没手机,但是还会用其他方式出来,便打电话给唐枫,让他过来盯着潘楠,保护好她,尽量别让她回火葬场。唐枫现在有很重要的事,但是知道潘楠有危险后,还是答应现在就过来。

  交代清楚后,我就赶去车站回火葬场,一来一去耽误了四天,也就还剩三天时间了。傍晚时候到的火葬场,胡哥在外面乘凉,见我又回来了,连忙问我怎么了,怎么又回来了。我把事情跟胡哥讲清楚,危险不是小关羽带来的,而是乔雪。

  酷匠网正版首g发

  胡哥沉思一会后,说道:“你走的这几天,我一直在查看小关羽,算他的八字,隐隐约约感觉他命中剩下的两把刀不会无辜放出来伤到身边让,只是用来保护自己的。可是我也不敢太确定,毕竟现在没功力了,不能摆大阵势卜算。”

  “没关系,反正我现在已经回来了,潘楠也是安全的,我陪着你们就行了,如果乔雪真的找到这里来,大家在一起也互相有个照应。”我说到。

  胡哥点了点头,拍着我的肩膀道:“没事的,兵来将挡,何况我们跟乔雪没有直接冲突,她应该是个明事理的人。”

  “但愿如此,其实我也不明白,阳哥是唐枫杀的,乔雪干嘛要来找我们麻烦。”我纳闷到。

  胡哥呵呵一笑:“等她来了就知道了。”

  胡哥这种经历过风雨的笑容确实能给人一种安详感,我被他的笑容感染了,也不那么紧张了,问小关羽在哪呢。胡哥指了指里面,说道:“小家伙刚才关着房门不让我们进去,也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

  “我先去看看他吧。”我说到,进去后敲了敲房门,说道:“小关羽,你在里面干嘛呢,是爸爸回来了,开开门。”

  门里面传来咯吱声,小关羽把门打开了,露出一条小缝,看见是我后连忙让我进去,又把门反锁上。我看见房间的地上有盆火,连忙问小关羽道:“你关着房门玩火?”

  小关羽做了嘘的手势,说道:“爸爸,不要说那么大声,免得胡爷听见了。这是干爸教我的新本事,你说过干爸的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所以我关着门不让他们看见我在干什么。”

  “好吧。”我无奈的回到,指着火盆,“你干爸又教你什么东西了?”

  “干爸说日落后,月亮还没升起这段时间日月干扰人的灵力最小,可以趁着机会用来学习控制没有思想的东西。”小关羽说到,然后蹲在火盆前,皱紧眉头,双手张开,隔着一段距离压着火焰,双掌慢慢闭合,火焰也像是被挤压一样变得细挑。

  我惊讶不已,我走的这四天,小关羽已经到这地步了。小关羽看了一眼我,见我吃惊,笑道:“还有更厉害的呢。”说罢双手突然快速张开,火焰一下像被拉扯一样变得很凶。

  小关羽收手后,火焰又恢复了常态。

  “小关羽,你不要跟着干爸学这些了,好吗?你学这些有什么用呢?”我无力的劝说到,谁知小关羽瞪大眼睛道:“学这个好玩啊,爸,你看,如果我可以跟鸟沟流,可以控制水火,那多好玩啊。”

  他这么说,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复,郁闷的拿起桌上的水壶,全都浇到火盆上去。小关羽连忙托着手,咬着牙关,吃力的颤抖着,水浮在了火焰上面。

  “你又要干嘛?”我现在很反感小关羽显摆地灵教他的本事,很没好气的说到。

  小关羽以为我只是单纯的问他要干嘛,便回道:“爸,水时阴,火是阳,阴阳突然碰撞在一起的话,就会什么都没有了,但是如果他们慢慢的交融,就会产生很多很漂亮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