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关羽叫了一声妈后,便直勾勾的盯着潘楠。潘楠惊讶的把奶嘴塞回小关羽嘴里,小关羽又闭上了眼睛,安静的喝奶。

  “他还真叫我妈了,哈哈,以后得叫你爸了吧!”潘楠从惊奇中缓过来,开心的说到。

  我摸着额头的冷汗,盯着潘楠,心想事还没办呢,就当爹了,这憋屈劲,怎么受得了。小关羽喝饱奶后,便把嘴唇闭的紧紧的,又睡觉。

  “这小子真好养,除了吃就是睡,也不哭不闹。”潘楠轻轻的把奶瓶递过来,我接过后放在桌上,问道:“不哭不闹,那拉呢?一天都没拉过吗?”

  “对啊,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拉过,该不会是没屁眼吧?”潘楠说着要把小关羽翻个神,而这时小关羽突然睁开了眼睛,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完之后,噗的一声,一摊屎拉在了潘楠的腿上。

  潘楠连忙把小关羽举起来,让我去洗手间放热水,要洗洗。我忍着笑把热水放好,潘楠抱着小关羽进去洗。

  E酷d`匠…网永久H免)费看Z小;‘说M|

  女孩子都比较麻烦,我等她出来的时候往床上躺下休息,合上眼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十点多才醒来,潘楠在旁边给小关羽喂奶,见我醒了便说道:“醒了,你来抱他,我出去给他买点童装来。”

  “我还没吃早点呢!”我有些吃醋的说到。

  “饿一饿不会死。”潘楠说着把小关羽递给我,自己出门去了。

  我把小关羽放在床上,盯着他,问道:“你是不是二哥?”

  小关羽没反应,我又问道:“你是不是有二哥的记忆?”小关羽依旧不理我,我无奈的把他放在床里面,自己躺在外面睡个回笼觉。一个小时候,潘楠的笑声把我吵醒了,睁开眼,脸上湿答答的,抹了一把脸坐起来,只见小关公站在我头旁边,抖着小鸟。

  “你敢尿我脸上!”我佯装要打他,小关羽马上看向潘楠,喊了声:“妈。”

  “诶,不怕,有妈保护你!”潘楠配合着把小关羽抱过去,给他穿上新买来的衣服。但是小关羽却很排斥穿衣服,不停的挣扎,好不容易把裤子穿上去,他又蹭啊蹭的把裤子蹭下来。

  潘楠被折磨的够呛,把小关羽放在凳子上,自己退了两步往床上一坐,看着小关羽摇头道:“真麻烦,不穿就不穿,让你羞羞!”

  小关羽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从凳子上爬下来,摇摇晃晃的走到潘楠的脚前,把头埋在潘楠的腿上,轻轻的拍了两下,应是安慰潘楠的意思吧。潘楠疼爱的摸了摸小关羽的头,看向我道:“当妈真累,听我妈说我小时候很调皮的,不知道她怎么带大我的。”

  “你家那么有钱,不应该有保姆带么?”我问到,潘楠咧了下嘴,说道:“我妈说小孩要自己带才放心,别人带总怕小孩以后跟自己不亲。”

  潘楠说完把头靠在了我肩上,轻声道:“想我妈了,好久没见她了,我跑出来后,也不让她知道我电话,免得她不停的打电话烦到我,现在想想好自私啊。”

  “现在懂事也不晚。”我拍了拍潘楠的背,“想你妈的话,就回去看看呗。”

  “好哇!”潘楠突然坐正笑到,“昨天晚上我抱着小关羽睡觉的时候就想回家了,但是怕你介意不会去,所以没开口。现在既然你也赞同,那我们就回去吧。”

  我忽然感觉心里好空了,为难说道:“我也要去吗?”

  “你要每天给我施针控制蛊虫啊,你不跟我去的啊,万一路上蛊虫发作,我死了咋办?”潘楠反问到。

  我点了点头,心里七上八下的。

  “看你样子好不情愿?我都去过你家了,现在你去我家也正常吧!”潘楠有些生气了。

  “可是我现在什么事业都没有,去你家,万一你爸问我干什么的,我怎么说?说我以前打散工的,还是说现在抓鬼呢?”我纠结着问到。

  潘楠明白我的为难处了,笑道:“喔,你怕我爸看不起你啊?放心,他一个奸商,别人不看不起他就够了,他哪有资格看不起别人啊!”

  哪有这样说自己爸的?我看着潘楠,她呵呵一笑:“跟你开玩笑啦,放心,我爸想法比较开通的,不会因为这种事难为你。”

  “真的?”我还是不放心,潘楠砸吧下嘴:“真的!”

  “那好吧。”我声音小的自己都听不见了。

  “下午就走!”潘楠高兴的大声说到,我瞪大眼睛,潘楠把手机拿出来,晃了一下:“我早上查了,下午有班航班回去,嘿嘿。”

  “那车呢?”我问到,潘楠霸气的一抬手:“那破车不要了,丢掉,再说开黑车犯法的,被抓了耽误回家的行程就麻烦了。”

  “好吧。”我浑身一点力都没有了。

  下午买了机票,两个小时就到皇城了,本以为潘楠的家会是什么豪宅别墅之类的,没想到到家后,是个很普通的高档小区。到家门口后,潘楠敲了敲门,开门的是她妈,潘妈妈见到潘楠站在她面前后,一下就哭了起来,拉着潘楠上看下看的。把我丢在外面,没人搭理。

  过了一会,潘妈妈才反应过来,喊我进屋去,看着我怀抱里的小关羽,笑道:“这小家伙可真丑,红彤彤的。对了,你怎么称呼啊?”

  潘楠给她妈介绍了一下我,也道明了我们的关系,潘妈妈笑着上下打量我,拉着我在沙发上坐下,问我家里的情况。我一一回应,她都笑着点头,直到潘楠凑到小关羽面前喊道:“来,给妈妈抱。”,潘妈妈脸色一下凝住了。

  潘楠连忙解释道:“妈,这是我们捡的小孩,孤儿,不是我生的。”

  潘妈妈这才松了口气,笑道:“你吓死我了,真怕你给我生了个这么丑的外孙。”

  房门开了,一个穿着大裤衩,挺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走出来,看见潘楠后呵了一下,潘楠喊了声爸,潘爸爸扣着鼻子,问我道:“你是我闺女的男人?”

  “哎呀,爸你怎么措辞的,难为情死了!”潘楠急忙拍她爸的手到,潘爸爸却不理会,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那眼神仿佛能看穿人一样。我不自觉的感到有点寒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