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往巷子里面走,越往里面走,那种垃圾发霉的酸味就越重,向阳弄是个死巷子,走到最里面,也没有见到潘楠。我站在那里正纳闷时,手机响了,是潘楠打来的,她说电话静音,刚看见我打她电话,问什么事,然后让我赶紧去她那看看,出了巷子左拐,然后右拐就可以看见她了。

  挂掉电话后,我连忙跑去潘楠说的地方,她站在街角等我,看见我后招手让我过去。站到潘楠旁边,还来不及问潘楠怎么一声不吭的就走了,潘楠就指着前面说道:“是不是那两个人?”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驼背的老头正在翻垃圾桶,旁边还站着一个大肚子的老奶奶,眼珠全是白的。

  驼背的老头从里面翻出几个塑料瓶子,放进编织袋里,然后将编织袋放在扛在肩上,对那老奶奶大声道:“走了!”

  那老太太便把手搭在了老头的另一边肩上,两人慢慢的往前走着。

  我赶紧跟上去,假装赶路,到两人旁边,大声问老头道:“老爷爷,附近有没有厕所啊?”

  那老头好奇的看了我们一眼,不搭理我们,老奶奶哈哈一笑:“你跟一个聋子说话有什么用,要问我!”

  真的是一个聋子一个瞎子,老奶奶说道:“去菜市场看看,那里有厕所。”

  “喔,谢谢了。”我回到,然后站在他们旁边没有动步,老奶奶看不见,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老头拍了拍老奶奶的手,示意继续往前走,又到了一个垃圾桶旁边,老头又翻出几个瓶子。

  我们跟了他们两个一路,天都大亮了,他们一路在垃圾桶里翻瓶子,然后到一个垃圾回收站停下。老头数着瓶子,大概三十多个,卖给了回收站的老板,换了三块钱,然后到旁边的包子铺里,买了两个包子一个馒头和一杯豆浆,在路边坐下。

  “又卖了很多了!很快就可以给你买新衣服穿了!”老头大声说到,把包子和插好的豆浆给老奶奶,自己啃一个馒头。

  (》看M‘正、版*W章nb节z9上酷^匠网N

  老奶奶咬了一口包子,翻着白眼大声说道:“你是聋子,我不是,我耳朵很灵的,跟我说话不用这么大声。”

  老头也听不见老奶奶说什么,就干笑着呵呵几声。啃完馒头后,老头摸了摸老奶奶的肚子,大声说道:“我们的儿子踢我了!”

  老奶奶哈哈一笑,嘴里全是包子渣,笑完后说道:“你个老头子,天天说同样的话,我跟你说话又听不见,真是磨人!”

  老头虽然听不见,但是见老奶奶笑,也傻傻的笑了,但是看见我们后,笑容突然凝住了。赶紧起身拽着老奶奶离开,到了菜市场,老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厚厚的油纸,翻开几层后,买了把青菜,还有一小块肉,对老奶奶大声道:“怀孕了要补一补。”

  老奶奶笑着不做声,旁边的人也都不对这对夫妻感到奇怪,估计经常见得缘故吧。

  他们两个买好菜后,从另一条路回去,原来是要翻垃圾桶。一路翻回到向阳弄,编织袋里又装了很多塑料罐子。他们进了弄子,弄子口也有个大婶在摆摊卖水饺,见我们跟着他们,便笑道:“奇怪吧,那死老头,走哪里都要带着他老婆,生怕她老婆被人抢走了。”

  我点了根烟没说话,潘楠问大婶道:“那个老奶奶的肚子那么大,是怀孕了吗?”

  “鬼知道呢,老头天天说肚子里有小孩踢他,可是他老婆肚子都大了好多年了,估计是生了什么病。”大婶回到。

  潘楠哦了一下,满脸愁绪的看向我,说道:“他们真的好可怜啊。”

  这时大婶插话道:“可怜是可怜,但是傻子也不知道什么是可怜,他们过的还蛮挺开心的,一天到晚笑嘻嘻的。特别是那老太太,都没见她愁过脸。”

  “我要有这么个老公,走哪都带着我,好吃的都给我,我也天天笑。”潘楠昂起头嘟着嘴。

  我呵呵一笑,没理她,问卖水饺的大婶道:“那他们一直都是这么生活吗?”

  “不然还能怎样呢?幸好有个老房子,不然住都没地方住。”大婶说到,这时有个人来买水饺了,大婶就招呼客人去了。

  潘楠看着弄子里面,说道:“现在你想怎么做?”

  “我也犯愁了,进去看看再说吧。”我说着往弄子里面走,走到最里面,一个破旧的瓦房门口,那个瞎眼老奶奶坐在门槛上,听着弄子里的声音,一个背书包少女匆匆忙忙从另一间屋子里跑出来,老奶奶便喊道:“唠妹,又要迟到关学了吧!”

  那少女不回头的大声回道:“何奶奶,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别叫我唠妹了,我都大了,现在读高中,不关学了!”

  那瞎眼何奶奶哈哈一笑,竖起耳朵听别的动静。少女抬头见到我们后,显得有些尴尬,路过我们时轻声嘀咕道:“这何奶奶,一天到晚叫人家唠妹,下次走路轻点,看她能不能听出我的脚步声。”

  何奶奶坐了一会,老头从屋里拿出一个收音机,摆在何奶奶旁边,何奶奶摸着调台,听着广播呵呵笑。老头看见我们跟到这里后,又变得很警惕了,拍了拍何奶奶,把她扶回屋里后,把门关上了。

  “我一直觉得他们要么就已经死了,要么就是很痛苦的活着,但是我真没想到是这种情况,生活的很苦,但是却很开心。”我抓着头蹲了下去,“不知道老和尚知道是这种情况后,会怎么做。”

  “想了解更多一点的话,就进去看看吧。”潘楠说到,走到那门前,敲了敲门,何奶奶听见敲门声,就摸瞎把门打开了。

  “找谁啊?”何奶奶翻着白眼问到。

  “找——”我刚要瞎掰,那老头却因为突然开门,屋里光线变强了,转头看见了我们,马上抄起一个板凳追了过来。我连忙拽着潘楠躲开,老头把板凳砸出来后,大声道:“想偷我老婆走!再来我就打死你们!”

  我苦笑不得,身后一个声音道:“哎呀,你们这些年轻人,不要总是来拍他们,老头怕你们抢了他老婆和孩子,会打你们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